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073 2019.09.22 16:41

  好在给小朋友的礼物都整理的差不多了,不用再消耗她多少能量,说是礼物其实就是一些本子和笔,岳嫮晴本来还想带一点书包、笔袋、篮球什么的过来,可惜太占地方,只能带点孩子们特别需要的东西了,书包和篮球等到她有时间去镇里看看吧,没有合适的就让杨慕义买了寄过来,她再拿去给孩子们。

  日子过得比岳嫮晴预想的还要快,离她第一次给孩子们上课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岳嫮晴焦虑不安的心也在每天忙碌的生活里逐渐安定下来。

  她和孩子们相处的很好,有些自来熟的小孩还会带着她去只有村里人才知道的地方抓鱼,尽管岳老师的抓鱼技术很渣,去了两次一次都没抓到。

  和同事也相处的很融洽,虽然只有那一个同事,王老师是个很干练的人,年纪差不多在三十岁左右,岳嫮晴也不太好意思问人家具体多大岁数,女人嘛,超过十八岁就不愿意别人问起她的年龄了,反正岳嫮晴只要知道王老师比她大就行,等到离开仙茶小学,大家应该就不会有联系了,何必知道对方太多的信息,徒增牵挂。

  幼儿园再小也会有园长,仙茶小学好歹是个公立学校,岳嫮晴以前没见过校长就算了,怎么她现在教了孩子们都一个星期了还是没见过校长的身影,在学校里该走的程序还都是王老师帮她弄的。

  王老师也猜出了岳嫮晴的疑问,她对岳嫮晴说仙茶小学是有校长的,几年前校长还会和老师们一起教孩子,然而病来如山倒再加上校长的年纪也不小了,前些年生的病到现在也没好利索,现在基本上除了校庆之外校长是不会来学校的,校长他也想时不时地回来看看,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现在走路全靠拐杖支撑着,平地上都走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这种山路。

  岳嫮晴听罢不由得长吁一口气,本来仙茶小学的师资力量就紧缺,再加上校长身体抱恙,她要是不来的话孩子们的学业就要全都交给王老师一人,时间久了估计王老师的身体也坚持不住。

  她在没来仙茶小学之前就知道现在学校里只有一个老师教书,可她不知道校长生病了,她还以为校长会帮着一起教孩子们,幸好她选择过来支教,村长没和岳嫮晴提校长的的事估计是不想岳嫮晴有压力吧。

  待着仙茶村的这一个星期里岳嫮晴和杨慕义只通过一次电话,山上的信号时有时无,岳嫮晴怕打电话时突然没信号让杨慕义担心,就没有播过杨慕义的号码,但是她又和杨慕义说好了至少每三天联系一次,而且她不联系杨慕义的话杨慕义肯定比通话时突然没信号还要担心她,岳嫮晴只能厚着脸去村长家借用座机给杨慕义打电话了,虽说信号还是不怎么好,但总比她那基本上收不到信号的手机高强。

  杨慕义没有说太多的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岳嫮晴说他在电话的另一头安静地听着,岳嫮晴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满活力,杨慕义听见她的声音后就把这些天的担心全都咽进了肚子里,他的小朋友比他想象中适应的还要好呢,突然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的通话时间不长,毕竟是借用别人家的电话即使主人不介意打多长时间岳嫮晴还是会有点不太自在,没来得及说的事下次再说好了,她也要打个电话给岳妈妈报一下平安,总不能有了男朋友就忘记父母吧。

  岳妈妈的性格特别酷,知道岳嫮晴适应的很好以后就把手机给了岳爸爸,让他们父女两说些体己的话,岳爸爸到是一反常态,他平时是不会过问自家闺女的温饱问题的,反正在有人的地方只要你有钱就不会被饿死冻死,但是岳嫮晴是一个人住在职工宿舍,听说离那里最近的一户人家都有千八百米呢,他家闺女半夜要是冷了饿了都没法找到人,他可不得担心一下。

  岳妈妈在岳爸爸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忍不住吐槽,平时没看出来多关心闺女,现在才想起来做一个称职的老父亲,不觉得晚了吗,而且尽瞎担心,没听闺女说那边什么都有吗。

  岳嫮晴一开始还没觉得想家,可当她听到父母日常拌嘴的声音时,却是红了眼眶,原来平常司空见惯的一切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会显得那么珍贵。

  岳爸爸和岳嫮晴都不怎么会说肉麻的话,难得嘘寒问暖一下还怪不好意思的,岳妈妈在一旁听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这么多年怎么没发现这对父女还怪会‘作妖’的,听不去的岳妈妈把手机抢过来和岳嫮晴叮嘱两句就挂了,有本事别在电话里说肉麻的话,在家说啊。

  今天又是岳嫮晴去村长家打电话的日子,在杨慕义那里她听说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

  岳嫮晴嘱咐过杨慕义让杨慕义多关心一下季衍,其实不用她说杨慕义就已经注意到季衍的不对了,只是季衍不主动提及他也不好问。

  季衍受岳嫮晴之托有时间就会找杨慕义出来吃顿饭,他们在某一方面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都是‘留守儿童’,一个对象在山区,一个对象在他国,一定比以前更有共同语言。

  按照杨慕义平时的风格季衍约他三次他都不一定出来一次,但是这些天只要季衍提出来见面杨慕义全都应承并且赴约了,事出反常即为妖,季衍和杨慕义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他要是察觉不出来杨慕义有问题才奇怪呢。

  “哎,老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我这么频繁的约你出来你没有一次回绝的,甚至连酒吧都跟我去,你平时不是最讨厌嘈杂的地方吗?”

  “我不拒绝你你还不舒服了,什么毛病?”

  “我喜欢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仍就如初恋的感觉不行吗?”

  “滚,恶心死了。”

  “说真的,阿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没有。”

  “噗嗤,阿义,晴晴有没有和你说过你说谎的时候会抿嘴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