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227 2019.08.15 22:27

  为了保证自己的仕途不被任何人左右,即使再卑劣任家川也在所不惜,他现阶段能够利用的只有流言,自古以来被流言打败的人不计其数,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任家川怎么会轻易放过。

  引导舆论不过是开胃小菜,让大家将流言信以为真才是正餐,任家川若是作为一个阴谋家那他是成功的,可他是个医生,医德这种东西还是要有的,而在这方面他无疑是失败的。

  杨慕义不过在仁心医院待了短短一个星期,他走后门的流言就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最近这几天的流言比之前的还要夸张,连一些莫须有的事儿都在传播,内容恶心的令人难以启齿。

  什么杨慕义是被医院的一个负责人潜规则后靠着这层关系才进来的,以前还乱开药导致病人死亡才从T市跑回G市等等,诸如此类,花样繁多,编的天花乱坠,乍一听跟真的一样,故事细节都有鼻子有眼的,传的煞有其事。

  甚至连李院长都听说了,他不放心打电话给杨慕义问要不要他出面解释,不能再放任事情发展下去了,不然杨慕义的前途着实堪忧。

  杨慕义谢绝了李院长的好意,这点儿事他自己还是能解决的,毕竟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站在风口浪尖上,之前放任流言四起杨慕义自是有他的用意。

  和岳嫮晴分开后杨慕义就去了医院,刚到神经外科就有人看着他指指点点的,他向来不在意这些与他无关的人,目不斜视地走进入了办公室。

  任家川看见杨慕义面色不虞地走进来不禁感到畅快,然而这只不过是任家川他自己脑补的,杨慕义就是目无表情地走进去而已,除了在岳嫮晴面前,其余时间杨慕义基本上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

  陷入自己美好幻想中的任家川忍不住对杨慕义幸灾乐祸道:“杨慕义,我原以为你是靠自己家关系进来的,没想到你是靠潜规则才进来的,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没想到是个靠女人吃软饭的货色。”

  “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旁边的同事觉得任家川说的话太难听忍不住出声阻止,大家都是有心有眼的,在一起相处时间不长但也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如何,神经外科的其他人都知道杨慕义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

  “我讲的都是实话,干嘛不让说,和他这样的人一起工作简直让人恶心至极。”任家川能昧着良心说出这种打脸的话,真是让人觉得无语又可笑至极。

  杨慕义平时也算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有些事情他刚开始并不想计较。

  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适可而止的,任家川不停地在挑衅他,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任家川的行为早就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被惹毛了的杨慕义即将开始他的反击。

  “你说够了没有,你说够了就轮到我说了,任家川,事已至此,我也不想知道你针对我的原因了,你以为散播我的谣言就没留下证据吗

  你知不知道恶意诽谤是要坐牢的?与其天天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不如多读点有关法律方面的书,不然到时候在法庭上说不出反驳的话怎么办?可不能浪费了你乱嚼舌根的能力。”

  “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散播谣言了,可别因为我说实话刺激到你你就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任家川虽然没有什么靠山,但也不是好欺负的!”任家川嘴硬道,他就不信他做的那么隐蔽的事儿杨慕义能有证据。

  杨慕义从口袋里拿一个U盘扔到了任家川的办公桌上,“你看完之后再说这种话吧。”

  任家川不信邪,可看着杨慕义一脸笃定的样子,不由得心虚,不敢把U盘打开。

  旁边本就相信杨慕义的同事看不下去拿起了在桌子上的U盘,“任家川,你是不是心虚啊?你不敢点开我来。”说着就把U盘插进电脑点开了里面的内容。

  里面是一个视频和一段录音,视屏的内容是截取的一段监控录像,画面里任家川一直在打电话,可是离得太远听不见声音,播放几分钟后视频就结束了,大家都有些疑惑的看向杨慕义。

  看到这样的场景任家川瞬间有了底气,大声喊道:“我还以为你会怎么污蔑我呢,没想到就是一段监控,谁不打电话啊,拿这种东西当证据,你脑袋坏了吧!”

  “别着急啊,监控只是起辅助作用,录音才是关键,这段录音和监控是同一时间段的,听完之后再说吧。”

  杨慕义示意同事把录音点开,“你把这件事儿办好,钱不是问题,什么!你没干过散播谣言的事儿就揽这活?我花钱请人还得手把手教吗?

  行了行了,算我倒霉吧,你听好了,过会儿你就穿着白大褂到处晃,看到人多的地方就站在那儿假装打电话,声音大一点让所有人都听见,把昨天编的有关杨慕义的流言全部讲出去!’

  录音到这儿便戛然而止,办公室内一阵沉默,看不下去的人说到:“任家川,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大家在此之前都认为你只是有点小心眼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连恶意诽谤这种事儿都做的出来!”

  大家纷纷出声附和,“就是说啊,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见事情瞒不住任家川干脆破罐子破摔,“是我做的又如何,杨慕义,即使你掌握证据又能怎么样,你这是没有经过本人同意非法拿到的证据,不做数的。”

  他接着又指了指众人,“还有,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舔狗罢了,你们以为巴着他就能得到好处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功利,我们就是看不下去才说话的,没有要攀附谁,别把所有人想的和你一样肮脏。”有人反驳到。

  杨慕义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弄的大家都不开心,“大家平复一下心情,知道你们是为我着想,在此谢过,改天请大家吃饭。现在大家都散了吧,快要到巡房的时间了。

  对了,警察过会儿就来把他带去警局调查了,这件事可以说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一个女同事没想到杨慕义会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非常吃惊的看向杨慕义,“啊!你报警啦?”

  “当然要报警了,这都涉及恶意诽谤了,可不是道个歉就行的。”旁边有人解释道。

  杨慕义点头,“正是这个理,人啊,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他既然做了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任家川,要是不报警我怎么能拿到证据?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吗?我可是守法公民来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