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天运龙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毛半尺

天运龙婿 瓮城老六 1524 2021.04.23 14:45

  来者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只见他一身黑色布衣,整个人气势不凡,手持一把黑色墨尺,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就在他破门而入之后,手中的尺子便好似活了一样,在掌心转了起来。

  只见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宣纸,铺在地上,将手中的墨尺放在宣纸之上,掏出一支毛笔便开始在纸上书写了起来。

  伴随着他毛笔落在纸上的瞬间,屋子里的空气显然开始慢慢转暖。

  笔落。

  他将地上的宣纸猛地拿起,朝着李清洛就冲了过去,直接将整张纸裹在了她身上。

  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里忍不住一惊!

  竟是正气驱邪术!

  天地正气,古法驱邪。

  正气又称之为阳刚之气,正所谓一身正气,诸邪辟易!

  “好一个怨气不散,区区怨鬼,休得在我毛半尺面前放肆!”

  男子冷哼一声,直接将手里的墨尺挥了出去,只听到那红衣女鬼一声惨叫,顿时便不知所踪。

  这人不简单!

  虽然我没有见过多少厉害人物,但是眼前这一位,显然比那个马一手厉害得多。

  见红衣女鬼被他给驱走之后,我这才松了口气,将锁魂决散去。

  “多谢毛先生出手相助!我李财德定当重谢!”李财德这个时候从门外冲了进来,一脸感激地道。

  谁知道,那毛半尺没有理会他,而是将手里的墨尺收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打量着我。

  “你就是白龙王的外孙?”

  我微微一愣,看了他一眼点头,双手抱拳:“晚辈林君阳见过前辈。”

  “没想到当年一别,如今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只可惜白龙王……”毛半尺说着叹了口气。

  “您认识我外公?”我有些诧异的问。

  他眼底闪过一丝伤感,许久道:“何止认识……”

  “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死?!”马青这个时候冲了进来,指着我就吼了起来:“本事没有,装逼的能耐倒是挺大。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把洛洛给害死了?”

  “聒噪!”毛半尺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开口训斥道。

  “你是哪根葱!本少爷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马青,休得无礼。”马一手走进来,紧接着看向毛半尺:“真是巧了,毛兄今天怎么有空跑这里来了?”

  “哼!我想去哪,还得通知你一声不成?”

  “通知倒是不必,不过毛兄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马一手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财德见自己女儿没事,便来到众人面前,一个劲地感谢毛半尺。

  原来这毛半尺是李财德打电话叫过来的。

  “感谢倒是不必了,今日我过来还有其他的事情。”毛半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财德:“当年白龙王给你女儿订婚的时候,我也在场。你拿了白龙王的聘礼还想悔婚?这事情婚事可不是任由你说悔就能悔的!”

  “什么时候你还管上了别人家的闲事了?”马一手讥笑道:“这是李老板的家事,由不得你操心。”

  毛半尺冷冷道:“我只不过是好言相劝罢了,听不听随你们。”

  说完,他看向我:“君阳,跟我走。”

  我犹豫了一下,见昏迷的李清洛此时已无大碍,冲李财德抱了抱拳便跟着毛半尺离开了李家。

  出来之后,毛半尺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穿过一条小路,来到一片无人的树林边他才停下脚步。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毛半尺转过头,态度十分和蔼。

  我想了想问他和我外公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原本坚毅的眼神之中划过一些忧愁。

  看着不远处的一棵桦树,眼神之中多了一些追忆。

  “你外公算的上是我的半个老师,当年要不是有他老人家指点,恐怕我早就……”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向我:“既然你已经来了香江,以后若是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找我。”

  说着他就把自己的号码还有地址给了我,拿过来我想了想问:“半尺叔,你也觉得我外公当年帮我订下的婚事另有深意?”

  他笑了笑说:“一龙二凤,三拐四菩提。能够在风水界以一人之力技压群雄的白龙王,怎么可能会做无用之事?虽然不知道他老人家此番用意何在,不过我相信你和李家那女娃必有渊源。”

  的确,我也觉得外公帮我订下了这门婚事绝非儿戏,要是我猜得不错,肯定是为了帮我渡过第二次劫数才有此婚约。

  想到这里,我心里越发坚定起来,无论如何我一定得和李清洛成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