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天运龙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离开

天运龙婿 瓮城老六 1920 2021.04.20 10:29

  运气这种东西说起来虚无缥缈,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人有三运,天运、人运、气运。

  天运也就是先天的运势,先天运势一般是改变不了的,就好比人的出生。

  人运也称之为德运,人这一辈子任何一个举动都是会有因果,所以人运就是一个人的德行,常年做好事的人,人运必定不会差。

  最后一个气运,这里面关系的东西就多了,不仅受天运和人运的影响,还有一些外力因素,比如一个人的气运弱,但是在他身边的人气运都很强,那他的气运就会受到影响从而改善。

  运气之中最让人头疼的莫过于煞气,煞气又分为很多种,其中以黑煞为凶。

  李财德,也就是与我定娃娃亲的女孩父亲,女孩叫李清洛,他们的名字是我妈告诉我的。

  他走的时候黑煞上身,这代表他之后将会祸事不断,甚至家破人亡……

  关于这门亲事,说实在的我虽然心有不舍,但是我知道现在这个年头定娃娃亲太不现实了。

  你想想看从出生面都没见过对方,就要嫁给那个人,换做任何一个女孩都不可能会愿意。

  对于李清洛我也没有厌恶,反而觉得她挺可爱的。倒是我觉得是自己有些配不上她。

  外公定下来的婚事就这么没了,一下子我也变得迷茫起来。

  这天我来到我“干爹”面前发牢骚,谁知道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在梦里我梦见了我外公,他还是那副慈祥的模样,他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和我说:“君阳,凡事都有定数,你要记住你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你是林家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渡过劫数……”

  我问外公什么劫数,他老人家叹了口气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千万记住一定要完成我给你定的婚事。”

  等我醒来的时候,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

  于是一咬牙给自己卜了一卦!

  按照我们这行的规矩,一般是不能够为自己卜卦。

  为自己卜卦就相当于破坏了规矩,坏了规矩就会惹上麻烦。

  可现在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该听梦里外公的话,还是好好的待在家种地过日子。

  从口袋里掏出八卦铜钱,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卦阵,我开始默念自己的生辰八字,左手掐诀,右手将铜钱丢到卦阵之上。

  只见两阴两阳,四枚铜钱,两枚掉到了东方,两枚掉到了南方。

  按照卦象的意思就是,我接下来会离开家乡,要么去东方要么去南方。

  去东方的话一路平稳,毫无风波,但会不得志,闯不出什么名堂。如果去南方的话,会一路坎坷甚至九死一生,最终会怎么样也不知道。

  南方?

  想到这里,我不由想到了李清洛,她家不就是在南方的香江吗?

  想着我又想到了刚才做的那个梦,瞬间我算明白了。

  既然外公给我定下了这门婚事,我怎么就能这么轻易放弃了呢?

  拿定主意之后,我站起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的老柳树忽然晃动了起来,只见柳树上的枝叶瞬间枯萎,速度极快,一直蔓延到了树干,最后没了一点生气。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干爹?”

  话音一落,柳树上瞬间掉落下来一根树枝,树枝长一米左右,通体光滑透亮。一头尖如刀尖,一头好似剑柄。

  “干爹,你这是做什么?你是要把这个送给我吗?”我问。

  只见老柳树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捡起地上的柳树剑,入手那一刻让我全身都忍不住清凉了起来。

  虽然这是柳树枝幻化的剑,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它上面蕴含了很多能量磁场。

  收起柳树剑我双膝跪地,在老柳树前磕了三个响头:“谢谢干爹!”

  回到家之后我便把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告诉了我妈,她听完之后犹豫了好一会,整个人好似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缓缓开口说:“君阳,你长大了有你自己的选择,我们不阻挠你。我只希望以后你出去,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有时间多回来看看。”

  我重重的点头,说:“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看您和爸爸的。您们二老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妈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我。说这里面的钱是之前李财德给的,让我拿着。

  我有些犹豫,忍不住问:“妈你们不留一点吗?”

  我妈笑着说:“我们要钱也没用,家里不是还有地吗?每年我和你爸够吃了,钱多而了反而会坏事。从小到大你也受了不少苦,以后出去千万不要亏待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

  说着我妈站起身,从胸口掏出来一个吊坠,那吊坠透明如玉,像一颗子弹一样。他把吊坠系在我的手腕上,叮嘱道:“这是娘出生的时候,你外公给我的。现在我把它给你,以后你要是遇到了喜欢的女孩,你就把这个送给她。还有,你外公临终前的信里交代过,你这辈子有三个劫数,第一劫你干爹帮你挡了,后面两劫就要靠你自己了。在没有渡过第二次劫数之前,千万不能太过张扬。”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我妈这样,瞬间我鼻子有些酸酸的,眼睛也跟进了沙子一样。

  我爸回来之后得知我要走,也很是舍不得,把珍藏了几十年的酒从地窖里拿了出来,非要让我和他喝两碗。

  喝完之后,我爸给了我一个拥抱,和我说了一些类似我妈的话。

  最后我带着行囊便离开了家,坐在拖拉机上,看着站在村口的父母我的心不由有些堵得慌,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要回来,要让父母安享晚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