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无限金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稻香斋二三事(六)

网游之无限金钱 云叶松荣 2023 2020.03.14 12:01

  稻香斋,夜,会客大厅。

  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举办,而参与宴会的人数相比前一天少了两成左右。其中有一部分是之前出言不逊的那些人,还有一些因为宿醉而迟到,没有及时点卯的人,还有那些在今天的考验中成绩极差被淘汰掉的人。

  王天行并不像那些准备跻身于朝堂的士林中人一般豪饮狂欢,仿佛已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一般。他只是在思考究竟大夏朝廷派这些身怀功名的读书人来参与江湖的传承究竟有何用意,其实看过前篇的读者们都知道,这就是一种糖衣炮弹式的“合理”战略,以“去武林化”。试想一个从来没有过练功底子的读书人拿到这些武功心法,是绝不可能像玩家一样,把武功往脑袋上一拍就可以学会的。所以最后只能把这些武功心法交给朝廷换取升官发财的功劳,以达到快速升迁的目的。个别聪明的小狐狸知道在朝堂之上找一个大靠山,以泼天功劳为投名状,换取朝堂之上的地位平稳。

  王天行并不知道大夏朝对于武林的渴望就好像一只黄鼠狼看着鸡窝里的鸡一样,这送到嘴边的东西不去吃,就真的是极度的奢侈和浪费行为了。

  “老夫敬诸位人杰一杯,恭喜诸位通过了今天的考核。”郑元庆站起身来,手拿酒杯环视众人。如果不是知道他只是个管家,王天行下意识地觉得这个老头很像某个枭雄,就差一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了。

  但,是不是枭雄并不是王天行说了算的。

  “下面就由呼延管事抽出明天的考核题目!”只见郑元庆大手一挥,四名仆从又将昨天的那个大桶拿了进来。从座位上站起了一位胡子修长的长者,只见他童颜鹤发,俨然是所有管事中年龄最老的一位。

  呼延管事伸出右手,只见他凭空一抬,整个铜制大桶竟然凭空被抬起。呼延管事伸出另一只手,以掌心对应之前伸出的手掌,缓缓以顺时针摆动,只听得桶中签“呼啦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手以深厚内力抽签的功夫看呆了场上的众人,王天行也不例外。大小姐见王天行如此惊讶,轻声说道:“这老者的内功几近炉火纯青的巅峰,再往前一步就是开山立门的宗师境界了,只可惜寿元有限,怕是再难以突破。”

  王天行扭过头,像看着怪物一般地看着大小姐问道:“大小姐何以看出此人功力深浅的?”

  “因为妾身与他也只是伯仲之间,只是对战经验上与武功招式的纯熟程度当比妾身强。”

  须知大小姐从不屑于做所谓“扮猪吃虎”的事情。这种手段看似隐藏强大,实则毫无底牌,只能示人以弱。春秋时期的楚庄王便是这种人物的典型代表,还有越王勾践。但若是实力强横,底牌无数,又何必示之以弱(这词打字法常备云字库里都没有,可见正常人很少会用到这个词),博得对手轻视呢?

  “上兵伐谋”的本质是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节约成本的可持续战略部署,但示敌以弱则只会助长贪婪之人的嚣张气焰(日常贪婪它来了)。与其说是惩戒教训他人,还不如说根本不想给别人活路的残忍手段,以彼之过诱之以错,不论是否有悔改之意一律无情灭杀,这种行为除了制造恐怖氛围,逼迫所有有小过者犯大错,犯大错者铤而走险,不仅不能从根本上消灭罪恶,甚至激化起所有人的矛盾。

  没错,秦始皇就是这么干的,这套思维就是封建时期统治者重用法家酷吏的惯用套路,用今天的话就叫做开挂反杀、鱼塘炸鱼或者欺负新手,犯一个错误就扣个大帽子然后以仁义道德对线,最后以残暴言辞劝退,搞得好像这个世界上新手必须死一样。

  没想到吧,你看个小说里面还能分析一波现在的游戏环境为何恶劣。

  所以说不要小看现在的网络文学能够传达的力量,支持推荐本书,将正能量传达给周围所有的暴戾玩家不好吗?这玩意比口诛笔伐和心灵鸡汤香多了。

  话归正题,大小姐作为一个很有气度和格局的人,是绝不会在需要展示自身的时候装成一个软弱无力,虚弱娇贵的小女子的。与其利用一个男人的力量从而对别人重拳出击(冷汗抖),为何不从一开始就大大方方地以自身的实力面对一切呢?

  王天行终归是又一次惊讶地掉了下把,虽说他还是很有出息的没有趴着地上抱着大小姐的鞋去舔,但是又不禁很佩服大小姐这种气度。只是这个时候他心中有一个疑问,此时不禁问出来说:“大小姐,在下唐突,这一路上遭到道士围攻,在下并无感到大小姐武功卓绝,却觉得‘诱敌将军’比大小姐更强……”说罢小心翼翼地看了大小姐一眼,生怕大小姐翻脸。

  大小姐笑道:“诱敌本人乃是在沙场之间以性命相搏之人,对战重杀伐,重力道,重气势。妾身并未久居沙场,而招式路数多以切磋为主,几乎没有杀戮。即使一路赶来,也多重伤那些道士,并未取其性命,倒是公子补剑补得比妾身勤快。”

  王天行顿时感觉十分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不知大小姐曾手刃过什么人?”

  “妾身只手刃过一个人,他死之前问的就是你刚才那个问题。”大小姐笑得很灿烂,“现在他的坟头草都有五丈高了,妾身每年都会去看望他呢。”

  王天行脸色惨白,拿酒的手微微颤抖,酒撒了一袖口。

  远处的呼延管事见王天行与旁边女子耳语几句,看向自己时的脸色惨白,手腕颤抖,只当自己这一手功夫震慑江湖众人,不由得想到,现在这年轻人是一年比一年目光短浅了,都一副没见过高手的样子。

  只见一只筒签飞出,郑元庆一挥衣袖便接住,随即大声说道:

  “下一场考核的题目是:暗器!”

举报

作者感言

云叶松荣

云叶松荣

气抖冷。   

2020-03-14 12: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