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捡了一袋仙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黑色布袋

我捡了一袋仙缘 考拉蜀黍 2035 2019.11.15 00:21

  黄泉部的天永远都是灰色的。

  一夜过后,袁成义父母去了前山,袁成义去了青玄大陆,家中已空无一人。

  隔壁洛爷爷家,却显得比平时更热闹。

  在他家木门前五十步开外,守着上百名封神卫。

  木门十步开外,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戴纯黑面具的白袍男人。

  白袍男人背手而立,束长发戴白玉冠,完全不像黄泉部之人,但能让封神卫跟着守门,其地位显然不低。

  吱呀一声,木门被轻推开,浑身雪白的小狐狸伸出小脑袋,只看白袍人一眼便怯生生地退回门内。

  它小跑几步,噌的一下跳回到木桌上,靠在洛爷爷右手腕上后,才敢再看向白袍人。

  洛爷爷宠溺看它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望向白袍男人。

  “何事?”

  “你动了手脚?”

  他的声音悦耳,却又冰冷。

  洛爷爷轻哼一声,冷声道:“你不该选他,更不该选上他们一家。”

  “这是他们自己选的,况且……前山每天死那么多人,你怎么不去管?”

  “他们就在我眼前。”

  “你!”

  白袍男人怒极却无话可说,于心中计较一番,转身冷笑道:“你可知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条狗?”

  洛爷爷双眼微眯,冷冷地盯着白袍男人的背影。

  他反问道:“你又何尝不是?”

  白袍男人心有怒气,却没有回应,眼前这人的气息他很熟悉,自知压不住他。

  难道外边已经有这么大的变化?

  白袍男人侧身瞥一眼洛爷爷,冷笑一声,甩手离去。

  见此,洛爷爷神色缓和,他左手不舍地轻拍几下小狐狸。

  “明桐……你也该出去了,记得帮我把东西带到那里,若是遇到那小子,也麻烦你帮着照看一二。”

  小狐狸盯着洛爷爷叫唤几声,犹豫着跳下桌子,又立马回头看向洛爷爷。

  小跑几步后它又回头,一直到洛爷爷挥手示意,它才直跑向黄泉口。

  ……

  黄泉海上,日已至中天。

  渡舟随海浪前行,已行至黄泉海边缘,再有一个时辰就要进入星屿海。

  温暖阳光照在袁成义身上,让仍处于昏迷中的他不禁发出了阵阵呓语。

  “这是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好温暖……好舒服……”

  呓语声渐小,袁成义猛地睁开眼睛,直盯着头顶刺眼的太阳。

  他只看了几眼,便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昨夜的一幕幕随之浮上心头,如蛇虫般的血藻,海底骸骨堆……

  他们……都死了!

  袁成义又回忆起自己被困海底时那一幕幕,越发不解。

  在海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又回到渡舟上了?

  正疑惑间,他感觉右手掌下似乎压着什么东西。

  他摸索着撑起身子,往身侧一看,原来是压着一把剑柄系黑色布袋的玉黄色长剑。

  “呵,真是奇怪的搭配。”

  袁成义干笑一声,不以为意地挪开右手,又抬头看向头顶太阳。

  同星空月亮以及这碧海蓝天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太阳,第一次看到同黄泉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他坐起身子后,周身被温暖阳光包裹的更彻底,让他感觉更舒服。

  这种舒服让他不想起身做别的事,但偏偏腹中饥饿又催着他起身找寻食物。

  昨晚那盘豆子他没吃几口,后来又跟血藻在海中争斗,耗费不少体力,此时已是中午,自然是饥肠辘辘。

  他回身往船舱内望去,除了满眼狼藉,船舱内几乎什么都没有,更别说食物和水。

  “奇了怪了,难道往年被黄泉封神送出来的人也是这待遇?”

  袁成义不信,可船沿不低,海浪再怎么颠簸,东西也不会洒出去,若真是准备了食物,绝不可能什么都没留下。

  而血藻,自己是从洛爷爷口中得知,渡舟上其他人显然不知情。

  真想把人送出去,怎么可能对这无可避免的危险只字不提?

  “难道这就是一个圈套?”

  袁成义想到海底那堆成小山的骸骨,心间骤然冰冷,更有些担心身在前山的父母。

  呆了一小会儿,他站直身子,朝更后方看去。

  神木崖已经变成天边的一条若有若无的线,黄泉所在位置更无法辨出。

  “原来都漂了这么远了。”袁成义皱着眉头转身,又看向前方。

  前方人迹全无,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带着暖意的海风吹来,特有的腥味让他不禁眉头微皱,腹中饥饿再次袭来,难忍的口干舌燥让他忍不住舔一圈嘴唇,眉头却皱的更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袁成义坐回到甲板上,余光瞟见剑柄上系着的黑色布袋,扭头看了过去。

  黑色布袋扁扁的,不像是装了东西的样子。

  可万一有呢?

  袁成义迟疑片刻,将它从剑柄上拆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将袋口松开。

  黄光一闪,原本轻飘飘的布袋刹那间有了重量,咚的一声垂到甲板上。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颗黄色果子从袋口蹦出,咚的一声落到甲板上。

  “还真有?……这是果子?”

  袁成义伸手想去捡,却又有果子蹦出,打到他伸出的手腕上。

  然后,一颗接一颗的果子不停蹦出口袋,落到甲板上各处。

  蹦出的果子实在不少,就连海风中的腥味,也被香甜果香冲淡。

  袁成义半张着嘴,又惊又喜地看着这一幕,被果子砸中的手忘了收回,又被更多的果子砸中。

  这些果子带把,手掌大小,形状就像是大小两个圆的粘在一起,在黄色果皮上还有着数不清的棕色小点。

  他努力回想着洛爷爷所说过的那些果子,却没一种跟这黄色果子长的一样。

  但在此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黄色果子能吃吗?

  要不试试?

  袁成义干咽一口,被砸的有些通红的手顺势从甲板上捞起一颗果子送到嘴边。

  清香扑鼻,更为诱人。

  袁成义张嘴便对着果子一口咬下。

  汁水四溢,甘甜脆爽。

  让他忍不住想要咀嚼,想将果肉中的汁水榨个干净。

  咀嚼声不止。

  很快,咬下的果肉被袁成义吞入腹中,看着还剩大半的果肉,他舔舔嘴唇,再也不管能不能吃,毫不犹豫地又咬下一口。

  这一咬就再也停不下来,他一口接一口,一个接一个,一直到再也吃不下,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此时,布袋已变回原本扁扁的样子,正随着海风不停摆动。

  甲板上已堆满了果子,甚至还有几个果子挤进了船舱。

  “你到底是什么?是洛爷爷所说的仙缘吗?”袁成义望着如聚宝盆般的布袋,不由生出几分庆幸。

  如果不是这布袋,自己只怕会饿死渴死在这黄泉海上。

  既然这布袋都如此神奇,那这玉黄色的长剑又会是怎样的神兵利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