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李斯的老鼠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李斯的老鼠人生 关中一雄 3061 2005.08.08 05:40

    “你就是李斯?”一个身穿帝王服饰的孩童问到。

  “是,大王,臣就是李斯。”李斯跪在地上回答道。

  他抬头微微望了一眼站在身前的大王。心里的激动心情还是难以平复下来。同时他也明白了吕不韦对这件事重视的原因。

  今天一早,他在吕不韦的安排下来到了王宫,并到指定地方报道。那一道道严格的程序,那一个个严肃的官员,等等都向他昭示了这一次任命的不平凡。就在他心惊胆战的通过最后一旦检验的时候,负责带领他的官员小声告诉他,这次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职位缺的时间太长,而他又有吕丞相的推荐和担保,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通过检查,最起码也要等各十天半个月。如果需要对身份核对,那日可能就要更长了。

  随后,李斯又昏昏噩噩的隔着这个官员转了几个地方,领了官服,学了些基本礼仪,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现在他还对自己身份的转变有些难以相信,同时他也知道自己飞黄腾达的日子不远了。

  “听说你是仲父举荐的。”

  “是,臣来咸阳之初,就在丞相府作食客,除了帮助丞相分担一些事物外,就是在丞相的指导下编篡《吕氏春秋》一书。”

  “哦,你也参与了此书的编写?”

  “是,大王”

  “那么开来你也是有些才华的,仲父最此书十分重视,集三千门客中之佼佼者各述己见,在公开讨论并有专门人员记录,最后再交给文辞优美者润色,最后自己还要亲自过目。可谓是下了极大的心血,而你竟然也能参与其中,真是不简单啊。”

  “谢大王夸奖。臣师从于当代儒家大师荀卿,丞相可能是看中了这一点吧,毕竟丞相所编之书包罗万象,囊括众家学派,臣虽学艺不精,但在众食客中也算佼佼者。故此才能才遇着千古盛会。”李斯一面回答,一面心里暗惊。赢政虽贵为秦王,但现在也就是十几岁的大孩子,况从小流落在外,回到秦国也不过数年,竟然也有如此心计,对丞相所做之事如此清楚,并且这还是在赢政没有亲政,而吕不韦大权在握的情况下发生的。真真是李斯觉得冷汗直冒。第一次,接近这个权力中心,就让自己感到了其中的波涛汹涌。再想深一层,自己是被吕不韦派来的一个眼线,而吕不韦则早已被眼前之人摸得一清二楚,这代表了什么,并且赢政还点到他是吕不韦举荐过来的,李斯想到这更是绝身体发冷,险险的就有要晕过去的感觉。

  现在,再抬起头来看向这个孩子大的秦王。李斯感到了无限恐惧。

  “啊!原来是荀卿的弟子啊。怪不的能受到仲父的重视。荀卿为当代硕果仅存之宗师,你能在他门下学习也是你的运气。”

  “是的,大王。”

  “刚才听你的口气,好像并不是荀卿最好的学生啊。”

  “大王真是观察入微,心思慎密啊。”

  “呵呵,那荀卿最出色的弟子是谁呢?”

  “师尊平时最推崇的学生是臣的同窗韩非。”

  “韩非?”

  “是,韩非此人乃韩国贵族,聪颖好学,文辞犀利。师尊对他的推崇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过,此人又一个最大的缺陷。”

  “缺陷?什么缺陷?”

  “韩非他天生口吃,说话断断续续,难以连贯,再有怒气更是糟糕,观其人之文笔,在听其话语,简直就难以想象出自同一个人。”

  “唉,天妒英才啊。”

  “是,是。”李斯有些不自然的接到。在李斯心里对自己的才学其实一直都是十分自信的。他的老师也是比较赞赏的,但一跟韩非比起来,他的师尊的态度就让他受不了,不就是一个口吃嘛,竟然比自己更受师尊器重,这让李斯自尊心十分难以接受,而这也是他离开荀卿来到秦国的原因之一,虽不最主要的,但如果不是如此,他要走也会再等几年。

  “李斯,既然你已来到此处,并作了郎官,以后陪侍在寡人身边,可要好好作事。”

  “是,大王,臣一定谨遵大王的教导。”李斯听着赢政大似的口气,却没办法生出一点好笑的感觉,反而恭敬的回答者。

  “李斯,在这里你要搞清楚你效忠的是谁。”再沉默了一会,房间变得安静无比时,赢政突然开口说道。

  “啊!”李斯只觉得这句话如一个霹雳般炸在自己耳边,不禁得叫出声来。然后立马出声到,“臣一定效忠大王,万死不辞。”

  赢政看着李斯一言不发,是要考虑他的画是不是真的,而李斯则觉得全身都好像冻在了冰窟里,心里紧紧地,气都不敢出一口。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才听赢政说道:“如此最好,你现在可以下去了,准备一下,明天正式上任吧。”

  李斯赶紧行礼,然后退出房间,只觉得全身都好像泡在水里一般,原来刚才在房间里他一出了几身冷汗,整个衣服都湿透了。但他却没有心情去管,只觉得今后的路是那么崎岖,早上刚来时的那种飞黄腾达的感觉早已消失。

  “李斯。”

  李斯刚回到休息的地方,就听到有人叫他,连忙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吕不韦,忙回答道:“啊,丞相你怎么在这?”同时心里也在不住的叹息,见过赢政的事他还没有好好的想想,这吕不韦又来等他了,他的心里感到极大的压力。

  “李斯,见过大王了。”声音依旧显得很沉稳。

  “是的,丞相。”

  “都谈了些什么。”

  突然之间,一个路口就摆在了李斯面前,是效忠吕不韦呢还是效忠赢政。两个人都是如此的强势,对李斯来说这个抉择是如此的难下。但是,却又不能叫那两只船,不期然的,李斯有抬头看了一眼吕不韦,同时脑中回响着刚才与赢政的谈话,最终,他选择了赢政,因为他觉得吕不韦比赢政少了一份霸气。

  “禀丞相,大王只是问了微臣的师承,并勉励微臣努力工作。”

  “哦,就这些吗?”声音中带这些疑问。

  “是的,丞相。”

  “哦,就问了这些啊。”语气显得有些失望,同时又有点轻蔑,稍微沉默了一下,就在李斯想着要不要借口是,声音又再响起,“你对大王的印象如何?”这次,沉稳的声音中显得有些急躁。显示出了内心中的急切。

  李斯稍微感到有些诧异,但接着就十分公式的答道:“大王在丞相的调教下必然会成为一带霸主。”

  “我问你对他的看法。”声音里带了些怒气。

  “以有人君之样。”李斯连忙说道。

  “还有没有?”

  “由于谈话时间比较短,臣只感到这些。”李斯生意有些轻颤。但吕不韦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李斯只是与赢政见了一面就背叛了他,但他恐怕更没有想到他心中儿子早就对他独揽大权的做法感到了极大威胁,已经有准备除掉他的想法。

  吕不韦在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后,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还是很快恢复了正常,并勉励了李斯几句,同时再一次强调自己才能保护他,然他好好的当自己的眼睛。而李斯也就顺着他的意思回答。但心中早已将他列入到了地对面。同时,想到明天正式上任后一定要再次向赢政效忠,并把今天的谈话告诉赢政,以表自己的忠心。毕竟在这个权力中心是没有两条船可以踏的。

  第二天一早,李斯就穿戴整齐,等待赢政。

  终于,赢政召见他,并让他随侍左右。他立马将想了一晚上的话语都说了出来。并再次向赢政效忠。

  赢政眯着眼睛看了看他,然后说:“李斯,你好好干,朕不会亏了你。”

  听了这句话,李斯才咽下了胸中的一口气,大声道:“为了大王,臣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然后站起来,立在赢政身后,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李斯看着赢政的脊背,虽然还没有成年,但依然给以一种强壮的感觉,而等眼前这个孩子长大成人后,自己也必然会在他的带领下,打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天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