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李斯的老鼠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李斯的老鼠人生 关中一雄 2532 2005.08.13 02:40

    这一日,赢政身穿华服,静静的看着墙上的地图,这是一张名为天下争雄图,秦、齐、楚、燕、韩、赵、魏,七国及其他小国全部一清二楚的表明在图上,虽然还有许多空缺,但也是当时世界上最为精确的一张军事用图了。而为了这张图,秦国所花费的人力物力那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的没有明确标注的地方。

  这张图也寄予了秦国历代统治者对这个天下的期望,而现在赢政成为了秦国的君王,他也接手了这个秦国历代君王的愿望,那就是把这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让这个天下以后都只飘扬大秦的旗帜。

  李斯像往常一样站在赢政身后,在他第一眼看到这张地图时,他的心也是震撼的,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赢政的愿望,为此他激动不已。他相信,只要赢政如他所想,那赢政就必然需要自己,他也就可以走上自己人生的顶点了。不过他也在等,等赢政问自己,等自己飞黄腾达的时代的到来。不过,他没有想到,赢政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的,赢政不会去等带机会的到来,他要自己去掌握时代的脉搏,去完成自己的心愿。当然,也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给李斯准备。

  “李斯。”突然,本来安静得有些沉寂屋子里响起了声音。

  “大王,臣在。”李斯再稍微一愣神后立马回到。

  “你看,这大好的山河,却被分成了七块,我大秦具有关中,巴蜀之地东接韩、赵、魏三国,东南为楚,隔三国而望的是齐、齐之上为燕。我大秦疆土以淹有天下三分之一,我大秦带甲之士有百万之众,楚君昏庸,齐国暗弱,燕地困小,韩、赵、魏日与我战,几无可用之兵,然他们却拥有天下三分之二,是何道理?所谓,天下乃有能之人可居,山东六国皆无能之人,寡人实不堪忍受。”

  李斯听到这,明白赢政正如自己心中所想,要争霸天下。而自己也必须马上表示,否自,再让赢政说下去,自己还有什么用。于是,接着说道。

  “大王,你说的对极了。平庸的人往往失去时机,而成大功业的人就在于他能利用机会并能下狠心。

  从前秦穆公虽称霸天下,但最终没有东进吞并山东六国,这是什么原因呢?原因在于诸侯的人数还多,周朝的德望也没有衰落,因此五霸交替兴起,相继推尊周朝。自从秦孝公以来,周朝卑弱衰微,诸侯之间互相兼并,函谷关以东地区化为六国,秦国乘胜奴役诸侯已经六代。

  现如今诸侯服从秦国就如同郡县服从朝廷一样。以秦国的强大,大王的贤明,就象扫除灶上的灰尘一样,足以扫平诸侯,成就帝业,使天下统一,这是万世难逢的一个最好时机。倘若现在懈怠而不抓紧此事的话,等到诸侯再强盛起来,又订立合纵的盟约,虽然有黄帝一样的贤明,也不能吞并它们了。”

  说到这里,李斯嘭的跪下,惊动的说:“臣愿意追随在大王身边,为完成秦国的统一大业奉献自己的力量。请大王恩准。”

  听完李斯的话,赢政的眼中的光彩更盛,说:“好好,李斯你既有此心,那就让我们君臣来完成这个千古大业吧。”说完便哈哈的大笑起来。

  李斯也赶紧在一边配合着称颂着赢政。同时也为自己能把握如此的好机会而高兴。明天会越来越好,李斯在心中不由得对自己说。

  这同样是是一座宫廷,但这里的气氛却没有秦王宫那样的朝气,那样的肃穆。这里给人的感觉就是糜烂,就是日暮西山。

  “怎么办?秦朝新君即位,就施展血腥手段除去了醪毐跟吕不韦,就连太后也是连死了二十七个谏臣才有齐人茅焦说服成功,不然也还是被软禁着啊!对自己亲人都如此狠毒,他又怎会放过我们呢?你们倒是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拖住秦军的脚步?”

  韩王刚一说完,地下忠臣就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要从新和纵,也有人说要割地求和,甚至有人说要纳地效玺,也有说要加强军备,跟秦军鱼死网破,反正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而且大多不切实际,由此也就可以看出韩国政权的腐败。

  韩王气恼的看着乱作一团的人群,心想要是能打,我还要你们出主意,真是一群废物,他在骂这句话的时候,却没有想象是谁把这群废物集中在自己身边的。

  看着不知何时才能停下议论,韩王不由大喊了:“都给寡人停下来,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现在就告诉寡人一个不需费一兵一卒就可当秦军于门外的方法。”

  众人一听,不费一兵一卒,今天当王怎么这么有想象力啊,但却没有人敢说出来,同时看着韩王的表情也知道,今天不那个注意出来,是没好的。

  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说到:“大王,臣有一计可使秦十年之内无力侵韩。”

  “哦,那你快说,寡人自会重赏。”

  “谢大王,臣之计,可寻一水工,使之为间与秦,说服秦王修一条大渠,秦虽富强,也必然需倾国之力才能完成,则十数年之内,必无力东侵。”

  “妙计,好计,重赏,重赏,此时就交你办理,办好之后还有重赏,臣谢大王。”

  退秦之计一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君臣尽欢,退朝而去。

  韩非,韩国公子,但不为韩王所喜,也不得重臣之欢,故不得参与朝政,但却关心中朝政,每每像上书言事,今日,一听所议,大惊失色,大呼“亡国之策,亡国之策啊!”于是,又上书劝谏,但结果依然相同,不由得更加担心国家未来。

  不几日,水工便被寻找,乃是当时一种名水工,名曰郑国。有人问到,即使用间,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好的水工,这不是对敌国输送人才吗,立即就有人回答,不用此等水工,秦人如何能信。如此则在无异议。郑国也就带着韩国的任务踏上了秦国的土地。

  而韩非则依然在为着未来担心,为着自己不能参政而恼怒,向自己周游各地,从事荀卿,满腹之国之策,但却不能用于韩王。而自己同窗则大都仕于列国,位虽有高低,却也能倡言胸中报复,可自己位同窗之冠,却只能闲于家中,思之再三,便开始学习老师,著书于家中,以表胸中气氛。不久的将来,那些发家的代表作就将出现这里,而韩非也将为世人所牢牢记住。

  ——————————

  我的电子信箱是wga123@163.com\大家谁想跟我交流,可以发电子邮件

  还有就是,因为对历史事件的顺序事件把握不清,所以吕不韦还没死,我就写他死了,所以进行了修改,希望大家原谅,并且如果以后发现了类似错误,请大家告知,我也会随时发现随时修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