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未来家公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51 2019.05.01 08:00

  第二天一早,我们把家收拾得温馨,干净,甚至有了过年的气氛,这才出发去机场。叔叔从新疆出发,至越城约需三个小时飞程,故中午才到。

  我们开车在机场停车场等了一会儿,快到时间时,才去出闸口。来接机的人很多,有的悠闲自在地边等边玩手机,有的一直望着出口的方向,翘首以盼。我属于后者。

  我一直畅想,叔叔长什么样子,至少与阿元有几分相似。身形或许也相近。加上多年的历练,应该会有种威武的气势。我照着自己的猜想寻找着。不过,一直没有等到我们要等的人。

  “阿元,你有没有搞错?会不会不是这趟航班?”我们事先没有告知叔叔,会不会他从其他出口走了?如今,人都走光了,偌大的大厅空荡荡的。连接机的人,也陆陆续续接到自己要接的人,欢欢喜喜地离开了。

  “我打个电话。”阿元拿出手机,正要拨打,这时我看到一个头发有些泛白的老人,矫健而来。“是不是这个?”我指着前方。他似乎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嗯。”得到阿元的肯定答复,我不禁向对方招手。虽然他不认识我,但阿元在我旁边鹤立鸡群的样子,他应该也会注意到我们。

  叔叔果然看到我们后,径自朝我俩走来。他有些精瘦,但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他没有阿元高,看来遗传因素在母亲那里。不过这张脸,却与阿元有几分神似,一比较,便能猜想到他俩的关系。

  待叔叔走近,我礼貌地打招呼,笑容可掬,大方洒脱。“叔叔好。”叔叔笑着看了我一眼,一连说了几句“好”。这才跟阿元说,“我没想到你们会来接我。刚刚遇到一个老朋友,闲聊了几句”。

  “嗯。”阿元没有其他话,推着叔叔的行李箱,便向停车场走去。我只好扮演润滑油的角色,打开话闸子,与叔叔聊起来。

  “叔叔,坐这么久的飞机,累不累?”作为一个晚辈,理应关心长辈,而这是最好的话题。

  “还好,别看我长了那么多白头发,身体好着呢!”叔叔高兴地说。见到儿子,还带了女友接机,他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喜悦。

  “叔叔那么年轻,自然身体好。”我夸赞道。每个从中年步入老年的人,最易感叹时光易老,却也最喜欢别人说他年轻。我这是马屁拍对了位置。

  果然,叔叔更高兴了。但他嘴里却谦虚地说道:“老了,我都快要退休了。哪能和你们年轻人比。”看他走路,身体确实健朗。也是,在那样艰苦的环境,只有身体健康,才能耐住风沙和寒冷。

  “叔叔,那边应该特别冷了吧?”我只是穿了件大衣,而叔叔穿的,可是厚厚的羽绒服。

  “嗯,都零下三十多度了。”叔叔感叹地说,“还是越城好啊,温暖如春。”

  越城即便冷,也还有七八度,相对新疆的极寒天气,这自然算春天了。越城极少下雪,几十年才会下一次,有的年轻人一辈子都没见过雪。还是前几年,越城飘了十几分钟的雪,便成为越城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

  “那这次在家里多住一段时间呗。”我热络地说。不过,像叔叔这种国家重要高端人才,许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即便退休了,必定也不会真正清闲下来。

  “不行啊,走不开。”叔叔不无遗憾地回答,“要不是前段时间忙完了,这次也不会放我的假。”记得前段时间,发射了一台什么卫星,各大网站都报道了此事,好像这台卫星,就是叔叔他们研制的。

  “叔叔德高望重,大家自然什么都向您请教,况且——”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元无情地打断,“马屁精,到了,上车吧。”

  我嘟囔了一下嘴,“你才马屁精”,然后不情愿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叔叔坐在了后排。不过他一坐下,便问我们:“为什么我感觉一路上都有人在朝我们拍照?我回越城的消息,并没有散播出去啊!”叔叔还以为,那些记者是为他而来。

  “您不用理他们,应该只是拍风景而已,并不是拍我们。”我解释道。我自然知道,那些人是为什么而来,估计明天的报道,会是我拜见未来家公,还去机场接机的内容。只是不知,叔叔好不容易休假,会不会引得上门的人纷至沓来。

  “嗯,希望是吧。”叔叔忐忑地放下心来。他应该是一个不愿交际,不喜欢曝光的人,只是他如今的地位,必然会引起政府部门,以及晚辈的尊敬和拜访。

  “我们先找家饭店吃午饭,叔叔你觉得怎样?”我提议。大中午的,回去做饭怕是来不及了,不如先吃饱,再回家休息。

  “好。”叔叔没有异议,我们也就在家里附近找了一家环境优雅,看似味道不错的越菜馆。

  叔叔吃得优雅,安静,全程与我们无交流。我怕老人家喜欢食不语,便也安静地吃东西,连跟阿元递眼神的行为也克制住了。我吃得很少,很快就放下了碗筷。

  “丁宁啊,你平时也吃这么少吗?还是你不喜欢吃越菜?”叔叔关心地问。他也放下碗筷,看着我。

  “没有,没有。”我赶忙否定,“挺好吃的,是我自己一向吃得少。您继续吃,不用管我。”我看了阿元一眼,示意他帮我说句话。

  “您不用管她,她平时也吃这么少。”阿元补了一句,也不管我,继续完成他未竟之事业。

  其实也挺奇怪的,我如今的胃口越来越差,吃一点就饱了,也不觉得饿,就好像消化功能衰退,一点食物就能维持很长时间。曾经对美食极度热爱的我,如今也没了想法,对吃饭的愿望,也变得没那么热切。

  不多时,大家都放下了碗筷。也不知是否受我影响,两个大男人吃得也不多。阿元的饭量还是挺大的,毕竟要维持大体魄的能量消耗。这让我颇为愧疚。晚餐,还是在自家做吧,只不过依然得阿元帮忙。

  回到家,叔叔还是环顾了一下四周,感叹地说:“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来,都快忘了这里的一切。”

  他常年在外,对这套房子,应该也是没多少印象的。这就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最大的遗憾。因为对家庭的疏忽,许多情感与温暖,就这样错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