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来搬救兵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24 2019.05.09 23:23

  阿雅也是一阵恍惚。她好久不见这么干净纯粹的笑容了。她回来后,一直觉得叶紫萧变了,不再是她记忆力那个干净阳光的大男孩,而变成一副油腻圆滑,又带着几分不真诚的样子。

  而此刻,他只是弹琴,只是看着她笑,他就这样与她记忆中的样子重叠了。

  叶紫萧没有那么多思想活动,只是弯着嘴角,看她发愣的样子。“在想什么?”他轻柔地问。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将她蛊惑,她似乎又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没有。”阿雅收回视线,也用右手配合着他的演奏。或许,音乐可以彼此交流情感,无须太多言语,每一个音符都在诉说。

  正当两人你侬我侬,在音乐中缠绵悱恻的时候,门铃再次响起。“应该是阿元回来了。”阿雅起身去开门。

  只是看到门外的人时,阿雅有瞬间愣住。她仔细搜寻记忆,似乎有些熟悉,只是不知在哪里见过。

  “嫂子,是我啊!”来人脱掉帽子,取下墨镜,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可当他看到钢琴前的人时,也愣怔了一会儿。“叶总,你竟然在这里?”他突然尖叫道,“太好了!”他又恢复了常日活蹦乱跳的样子,只不过还是有所收敛。

  “一铭,你怎么过来了?”阿雅这才想起,这人正是白一铭。只是他似乎又长高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成熟了不少,连打扮也变得时尚,完全像换了一个人。虽然阿雅之前一直在沉睡,但遇到的人、经历的事,还是有些模糊记忆的。

  “嫂子,救命啊!”白一铭扑到阿雅身上,竟痛哭流涕起来,只不过一滴眼泪也没有。做戏也太不走心了。

  “到底怎么了?”阿雅推开他,温柔地问。对于这种小屁孩,阿雅倒是有十足的耐心。

  “你说说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叶紫萧也显得十分热心,好似阿雅的事就是他的事。

  虽然白一铭是他吩咐人照看的,但他俩其实并没有多少交集,除了几个关键人物,没人知道白一铭的这层关系。

  “我哥呢?”一铭里外搜寻了一遍,不见他的救兵。他显得十分焦急。看这架势,他应该是遇到了重大却无法解决的事,而这事只有阿元可以帮他。

  “出去了,等下就会回来。”阿雅善解人意地回答。如果他要等阿元,她也不介意。

  “赶紧打电话叫他回来!”他火急火燎地说,好似一刻都不能等。既然如此,他干吗不自己打?

  这时,又是门铃声响。“可能是他回来了。”或许是经不起念叨,及时回来了。

  “等等,让我藏一下,万一是我妈,不要说我在这里。”他一转身,朝家公所在的房间而去。除了衣柜,似乎也没有什么地方能藏住他这个庞然大物。

  阿雅摇了摇头,才去开门。不过,门外除了阿元,还有姑妈。他们不知是碰巧,还是特意,竟然同时出现。阿元向阿雅使了个眼色,便热情地拉着姑妈进了屋。

  “今天还有客人在呢。”阿元向姑妈介绍了叶紫萧,“这是阿宁的老板,叶总。”

  “阿姨,你好。”叶紫萧站起,客气地打招呼。

  “你好。”姑妈在客人面前,倒也不好摆起长辈的架子。她左右看了看,估计是在寻找白一铭。

  “一铭没有来过吗?”姑妈奇怪地问道。

  “来过,”阿雅客气地回答,但又撒谎,“但他刚刚走了。”既然她追踪至此,定是知道他来了这里,要是说没有来过,反而太假。

  “我们刚刚上来的,怎么没有看见?”姑妈又指责阿元,“都怪你,是不是跟那小子商量好了,故意拉着我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好让他趁机逃掉了?”

  “可能他走楼梯了吧。”阿雅认真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撒谎。

  “姑妈,如果一铭犯了错,我定不会轻饶,怎么会和他串通?”阿元无辜地说道。一铭虽然跳脱,但本质不错,又有主见。他所犯的错,估计就是自己的理想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

  阿雅隐隐猜到几分一铭为何而来。

  姑妈一想,也气消了几分。阿元从小懂事,比一铭省心多了。他自然不会欺骗她。

  “小元啊,你说你表弟,不好好读书,以后可怎么得了?”姑妈在沙发上坐下,哭丧着脸说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个时代,不愁没有出路。”阿元劝解道。

  其实,如今的孩子早熟,有想法,挺好的。不似那时的我们,凡事听从父母安排,有理想也不敢自己去争取。父母走过的路是比我们多,但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谁也无法替代,怎么就一定是错的呢?

  姑妈只有这一个儿子,对他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这没有错,但因此阻止孩子去走自己的路,那便是违背人性,剥夺孩子自由的权利。

  “你不知道,要不是我去学校查岗,我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姑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好不伤心,“我们阮家,都是读书的好苗子,怎么到他这里就转向了?”

  看来,白一铭到现在都没有告诉父母,自己在做什么。

  “还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可他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姑妈用纸巾擦了一把泪,“我这几天班都没上,四处打听,才从他的同学那里得知,他签了一个什么演艺公司,当歌手去了。”

  “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蛊惑,好好的书不读,去做什么歌手。他虽然平日会唱几首歌,但那怎么能当作毕生事业呢。”在姑妈眼里,一份正经的工作,一辈子衣食无忧,才是事业吧。

  “阿姨,我觉得,孩子有自己的理想,做父母的就应该支持,这样他才能无后顾之忧,更加努力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叶紫萧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可这样逼迫一个孩子,那就是罪过。

  孩子虽然是父母生的,但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脱离母体,由自己主宰人生了。作为父母,只是给儿女提供一个庇护的环境,让他学会各种生存技能,从而成为更好的自己,却不能让他成为父母的附庸,也不能代替他过自己的人生。

  “你有孩子吗?”姑妈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