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一小屁孩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75 2019.04.28 12:02

  我感觉自己的心,被轻轻撞了一下,阿元对我,真是太好了,什么都由着我。“你这样把我惯坏了怎么办?”我撒娇地说。

  “你想坏成什么样?”阿元双手箍住我的腰,我相信,我要是说出什么过分的话,他定会把我就地法办。

  “嗯……”我想了想,终究不忍说出难听的话,“最多饿一饿你,没事惹你生气一下,或者……”我还想说点无关痛痒的,却已经被这只炸了毛的公鸡扔到了床上。

  “反正你没事,今天就别下床了。”阿元坏坏地说,“我今天要饱餐一顿。”

  “你是说,你以前都没吃饱?”我诧异地问。难怪总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那吃饱了是什么样子?

  “你说呢?”他像一头饿了许久的狼,不等我做好准备,已扑了上来。

  “我不同意。”我抗议。即便要做,也讲求你情我愿,哪能你一个人决定?可身体的天生弱势,令我不得不屈服。

  阿元吃了一次,还不过瘾,继续。一连吃了几次,直到我腿打哆嗦,果真下不了床。

  “肿了。”我摸了摸下身,真的很疼。阿元这头野兽,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一次性吃饱了,然后几天不吃是吧?我看到底最后谁忍不住。

  “我看看。”阿元凑过来,想要检查,被我一脚踢开。这个时候看有什么用?做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一下我的身体?

  “我去买药。”阿元闷闷地说。我没有理他。他知道买什么药吗?他肯开口描述伤是怎么来的吗?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吗?只要想到他的自私,我的脾气就蹭蹭地往外冒,无法遏止。

  不到半个小时,阿元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支药膏。我仍不理他。他强行掰开我双腿,将伤口暴露无遗。我不看他,他竟果真认真地用棉签帮我擦药。“休息一晚,就会没事的。”他安慰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问。他不会真的问人家售货员了吧?这么羞于启齿的事情,他竟然厚着脸皮开了口,看来可发挥的空间还很大。

  他横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回答,但脸上还是有点羞红。阿元突然像个纯情少女,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

  中午时分,我像一个病号,抱着床铺,不肯下床。阿元心怀愧疚,服侍我很体贴,亲自一口一口地喂。我也乐于享受这样的服务,毕竟以后机会不多。

  可是这样静谧的氛围,被一个不识时务的女人打破。除了林无双,还会是谁?明知我不欢迎,她还是一次一次上门,丝毫看不懂我的表情动作。

  “宁宁,你真的签约盛天了?”林无双兴奋地说,好像签约的人是她,而不是我,“我真替你开心。”

  她又闲扯了一些别的,我嗯嗯呀呀地应和着。直到最后,她终于忍不住问:“你能不能介绍我进去工作啊?”

  我也是无语。我刚刚签约,就是一个新人,毫无话语权,怎么沾亲带故,把一个资质不好的苗子带进去?况且我最讨厌与她共事,我才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呢。但我还是礼貌地回答:“无双啊,我不是领导,没法介绍你进去啊!”

  “你帮我牵线就行,其他的交给我。”林无双自信满满地回答。她也不照照镜子,细眼、大嘴、宽脸庞,实在不符合现代人要求的高颜值,但她自认为长得不错,而且身材很好,即便不能做女一号,混个女二、女三,也是可以的。

  她一心也想当演员,但接不到活,最后只能找一份文员的工作先做着,要是遇到找群演,或者看场的活儿,必然放下工作,做兼职去了。因此正经工作丢了一份又一份,而演员模特的活儿,却从来没断过。说真的,我都佩服她的执着。

  “那你等我站稳脚跟了,再看看行不行。”我敷衍道。当然,我也知道,只要被她缠上,今后就是一个麻烦。或许不等我介绍,她就自己找上门,并拉亲带故,自报家门了。

  “这样也好。”虽然她表现得有点失落,但还是满怀希望,毕竟口头上,我是答应了,只是时间稍后而已。

  “没事你就回去吧,我明天要开始上班,今天得准备一下。”我直接下了逐客令。

  林无双看了一眼卧室门,最后还是乖乖起身告辞。我惊讶于她今日的爽快,至少没有强行留下。阿元开完门后,就一直待在房间写稿,她想多看两眼,也没有机会。

  送走林无双,关上门,不到一刻钟,门铃再次响起。难道林无双返回来了?不怪我们总是这样怀疑她,毕竟这样的招数,她用过多次。

  我开门,是一个陌生男孩,“嗨!”他开心地打招呼,然后想越过我,挤进屋。

  “哎,哎,你谁啊?”我堵住门,没有让他进来。这年头,引狼入室的糟心后果令人害怕,尤其是看起来无害的人。我得小心为妙。

  “我叫白一铭,来找阮元。”男孩终于正经地介绍。但我还是不能放他进来,毕竟阿元如今有些名气,要是借他的名,行不轨之事,也是有可能的。

  “阿元,你出来一下。”我对着房间大喊。有人找他,至少他是认得的,得让他确认一下。

  阿元闻声出来。看到眼前的人,他没有丝毫惊讶,只淡淡地说:“怎么过来了?”

  “哥。”白一铭见到熟人后,立刻从门边挤了进来,并兴奋地跟阮元说,“嫂子真漂亮,难怪你不肯带回去让长辈见见。”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胡说什么?”阿元直接敲了白一铭一爆栗,嫌弃地说,“没事就回去吧。你要是来帮你舅舅看看我,大可不必。”

  “我才不是帮舅舅来的呢,人家是真的想你了。”白一铭摇着阿元的胳膊撒娇,令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演员,也真是放得开,不惜伪装性别,也要扮演逼真。

  “别跟我来这套。”阿元甩开他的手,径自从冰箱拿了一罐菠萝啤,扔给了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是什么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