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灵光寺庙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65 2019.05.05 18:10

  “嗯。”我点头,在眼眶中旋转的泪,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这就好像一把刀,从我身上割下一块肉,是撕裂的痛,却只能硬生生扛下来。

  “如果可以,我真想抱抱你,和我一样的傻瓜。”阿雅叹了口气。她贴着我,举起手,想帮我擦泪,但无能为力。

  “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在外人眼里,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我也被她的傻气逗笑。只是没想到,两个孤独的灵魂,最后会寄居在一个身体里,相互取暖,但谁也触摸不了对方。

  阿雅(她的行为,我都知晓,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醒来的时候,正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这里只有一张木板床,旁边一个茶几、一张凳子,其余空无一物。

  这时,门被打开,一束强光照射进来,她不自觉别开了眼。“阿宁,你醒了?”是阿元的声音。他抱紧阿雅,声音激动得有些颤抖。

  “这是哪里?”阿雅也帮我问出了疑问。她任由阿元抱着,没有推开。但她也没有回抱住他,应该她也做不到去拥抱一个陌生男人吧。

  “我们在灵光寺。”阿元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阿雅,“你先喝点水。”阿雅接过,小口小口地喝完一杯。这具躯体,饥渴了太久,急需甘霖的滋润。“还要。”阿雅又把杯子递过去。

  “好。”阿元笑着说。他又倒了一杯。“你睡了三天了,惠心住持说,你可能会醒,也可能不会醒,但我相信,你一定会醒的。”他摸了摸阿雅的头发,笑容宠溺。

  阿雅看着他,我交代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也是一个心软的人。“我要不要现在说?”阿雅在心里问我。

  我其实也很难做决定,毕竟这对阿元来说,太残忍。但是欺骗,对他的伤害更大。给了他希望,又残忍地剥夺,我做不到。“现在说吧。”借由阿雅的嘴,表达我的意思,也挺好的,是我,反而说不出口。

  “阮先生,我不是阿宁。”阿雅鼓起勇气,说。她冷静地看着阿元,眼里没有任何爱意,只有决绝。

  “阿宁,你说什么胡话呢?”阿元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不可置信地问。他又摸了摸阿雅的额头,没有发烧。“我去叫惠心住持。”说着,他起身,就要走出去。

  阿雅一把拉住他,耐心地说:“阮先生,我知道你无法接受,但阿宁真的死了。我现在只是住在她的身体里。或许你现在不相信,但你那么爱阿宁,慢慢就会发现,我与她的不同。”

  阿元站在原地发呆,手里的拳头紧握,我看着,心里很疼。我的阿元,要怎样才能接受失去我的事实?

  阿雅叹了口气,“过段时间,我会让阿宁出来,与你当面说清楚”。这话说完,阿元如鹰隼般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阿雅,“那你让她现在出来”。

  “抱歉,我办不到。”见阿元相信了她的话,阿雅也只能摇头,“她现在气息虚弱,现在这具身体由我操控。”

  “阿宁,你不爱我了吗?你要编一个这样的谎言来赶我走?”看样子,阿元并没有相信阿雅的说辞。

  “阿宁那么爱你,怎么舍得赶你走。只是我不是阿宁,所以无法爱你。”阿雅试图再次解释,但这不过是徒劳,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这个身体只能是我,不是别人。

  “算了,阿雅,给他一点时间。”我劝道,“要不,我们见一见那个惠心住持吧。他当初给了阿元的姑妈一串手链,那串手链会灼烧我的皮肤,或许,他更容易相信我们。”

  “好吧。”阿雅不再解释,而是说,“阮先生,麻烦你把惠心住持叫来吧,我跟他说。”

  阿元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大踏步走了出去。他的背影那么萧瑟,一向不爱哭的我,再一次忍不住落泪。

  “真是一对痴情人,弄得我好像拆散了你俩的姻缘一样。”阿雅再次叹了口气。为了我俩,她已经不知叹了多少次气。

  “是造化弄人,谁也怪不了。”我感悟。我们都有各自的立场。阿雅有她的坚持,我也有自己的原则,阿元也活在自己的思维里。我们谁也不能怨。

  “你有没有想过,当我们消失的那天,这世界上的一切,都将与我们无关?”阿雅闭上眼睛,伤感地问。她应该是最能体会这种感觉的。

  “即便无关,也放不下这里的一切吧。”阿雅若不是放不下,又为何要借助我的身体,返回人间,追寻一个真相。她本该转世投胎,去过另一种全新的生活。

  即便伤春悲秋,日子还得过下去。既然尘缘未了,那就好好了结这份尘缘,对此,我还是看得开的。

  不一会儿,惠心住持推门进来。他穿着黄布袈裟,一脸肃穆,看待外物,似乎皆平和,也慈祥。只有勘破了红尘,放下人间纷扰,才会有这种宠辱不惊的表情。

  “阿弥陀佛。”惠心住持念叨了一句,又转身对随后而来的阿元点了一下头,“麻烦施主先行回避。”

  阿元不甘地看了阿雅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出去。他关上禅门的一瞬间,我捕捉到了他受伤的眼神。我避开眼,不再看他。我知道,从我得知自己已死的时候,与他便没有可能了。我不能耽误他。

  “住持,我知道,你听到我故事的时候,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句句真言。”阿雅开门见山地说,她鞠了一躬,才开始叙述,“这具躯体的原主已死,我也是一个飘荡多年的幽灵,机缘巧合之下,我俩一同寄居于此。也就是说,我是我,但又不是我。”

  阿雅看着惠心住持,瞪着纯净的大眼睛,不知他是否相信自己的说辞。但住持似乎并未有一丝惊讶,而是说:“世间万物皆有因,也必有果。而人们所不知晓的东西,也不代表不存在。”

  “你相信我说的话了?”阿雅欣喜地问。能寻到一个相信这种玄乎的活人,实在太不容易。我都觉得,惠心住持像圣人,看透了万物众生,也有包容万物的博大胸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