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人间百态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03 2019.06.16 11:52

  我被带入饥饿地狱,也就是不给水喝,不给食物吃。鬼魂还需要吃东西吗?应该不用吧。所以,这个惩罚应该算轻的。

  “如果阎君大发慈悲,免了你的刑罚,或许会让你转世轮回,重回人间。”黑鬼差最后还是说了一句颇有人情味的话,也给了我希望之光。

  重新投胎做人,二十三岁而亡,总比关入地狱还是好许多吧。

  在地狱的日子,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我睡不着,一是并不疲惫,二是周边痛苦的声音不绝于耳。我担心阿雅,不知她受到了怎样的刑罚,也不知奶奶能否熬过十八层地狱的惩罚。

  我更不知晓的,是人间的他们现在怎样。尤其是阿元,如何接受我的离开。还有我的爸妈,又怎么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还有叶紫萧,先送走了阿雅,又送走了我,他对红尘,是否还心存眷念。

  虽然我并没多大的影响力,可我的离开,对于我的亲近之人而言,还是无比巨大的伤害。

  每一场死亡,都是对人心智的考验,人这一生,会经历很多次,而这很多次,会把人的心锤炼得比钢铁还硬。所以,人寿终正寝时,表情才会那么平静,对于死亡,也没多大恐惧和悲痛。

  可我们还年轻,正血气方刚,受伤的心,自然没那么容易平复。

  某天,黑鬼差又出现在我的地狱之门,“今天,是人间给你的追悼会,你可以去接受亲朋好友的送别”。

  “真的?”听闻此语,我不禁语气轻快。原本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们,也不知他们过得如何。趁着今日,或许我还能与阿元道别。

  “但你必须在今晚十二点之前回来。”黑鬼差给了我一个时间期限。能有如此机会,已是难得,我哪里还会在乎时间的长短。所以,我很爽快地说,“我答应你”。

  我从地狱之门走出去,进入的是一个旋转门,出来的地方,正是我家老宅。家乡人传统观念甚重,讲究入土为安,所以给我实行的是土葬。

  虽然我能接受火葬,可相对火葬那样暴力的结束方式,我还是更愿土葬。就像落花,“化作春泥更护花”,把自己融入大地,更温和,更浪漫。

  我鼓起勇气,幽幽地飘了进去。此时,大厅已经聚满了人,连公公和姑妈一家都来了。屋前场地搭了棚子,棚子里也摆满了桌子,坐满了人。

  我一眼就看见了灵旁的阿元,才几日,他已形销骨立。眼窝深陷,表情冷漠,除了别人偶尔问他问题,他几乎不说一句话。原本他便很闷,此时更闷了。

  在举行早宴之前,所有人都要来跪拜,而我的棺材会被抬到屋外空地上。此时,他们正准备敲锣打鼓,把我送出去。

  第一个跪拜的,是白一铭,他穿着一身黑西装,一个劲儿地流泪。“嫂子,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已经去了,我都怀疑,棺材里面到底是不是你?”

  “瞎说什么?”姑妈把他推到一边,鞠了一躬,念叨了一句,“好走”,便把地方让给后面的人。

  “呜呜……”白一铭哭得像个泪人。真是难为了他,曾经大义凛然地说要送我别墅,或许很快就能实现,可我却突然身亡,令他措手不及。他能在百忙之中来烟城乡下参加我的追悼会,我已十分感激。

  公公也来到灵前,鞠了一躬,“孩子,我原本挺喜欢你的,可你与阿元注定是有缘无分,望你早点投胎转世”。他摇了摇头,引以为憾。毕竟人鬼殊途,不得善终。我早点归去,对阿元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秦钦也带着纪雪和Andy来了。没想到,Andy大病初愈,秦钦竟然带着他舟车劳顿,赶到这里。

  “阿宁,我真的要感谢你,若没有你,我无法找到儿子,也不能解开与阿雪的误会。原来正如你所猜想的,是我妈从中作梗。阿宁,我多么不想相信,你已经死了,你是我这辈子最最好的朋友。”

  秦钦说这话时,我竟然感觉他长大了,有了父亲的担当,有了丈夫的稳重。

  他抱紧儿子,给我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说:“我会学着长大,做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而不是冒冒失失。我再也不会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弄丢,我会给他们更好的未来。要是你能看到我的转变,多好啊!”

  纪雪也给我道了一句珍重,“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还是朋友”。对我而言,他们同样是好友,值得来生相约。只是我先走一步,也不知来世还能否成为朋友。

  陆陆续续,还有很多亲朋好友前来告别。叶紫萧是最后一个出现的。他磨磨蹭蹭的,似乎依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给我鞠了一躬,便站在灵前一言不发,也不走开。

  大家看着他,莫名其妙。阿元平静地盯着他,也不开口。有些离别,是永别,有些失去,是永失。无论上天给予我们什么,我们都得学会接受。可叶紫萧,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

  “阿宁。”叶紫萧开口了,却声音嘶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吗?还是感冒了,或是情绪无法自抑?

  “我总相信,我还会再遇见你。我会等你,等你重新出现的那一天。”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要等我?等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岂不是永无尽头?

  他打算独身一辈子吗?我多想劝他,人这一辈子,应该会遇到好几个有缘人,除了阿雅,除了我,或许还会有别人。他何苦把自己一辈子,都埋葬在永无止境的等待之中。

  阎君说了,他的良配本是展妍,如今男未婚,女未嫁,尽管已经发生偏离,但重归于好,也未为不可。

  他就这么不愿将就吗?即便不爱她,也可以相守一辈子的,至少比孤独终老好吧。可惜,他听不到我的劝告,即便听到了,也不会按照我的意思修正他的想法。

  我的棺材被移到屋前空地,早宴过后,亲朋好友排成长龙,跟随吹吹打打的道师,把我送上了山。

  我的墓穴与奶奶的相邻,周边绿树成荫,视野开阔,倒是一块风水宝地。这里是丁家的坟山,附近都是丁家祖先的墓穴,我这个出嫁女,相当于住进了娘家的祖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