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阿雅之弟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37 2019.05.27 11:51

  我打开门,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知识渊博的男人,出现在我酒店门口。一度我以为是他走错了,因为我并不认识他。

  尽管看上去有几分眼熟,也莫名地舒服,可搜索了自己的整个交际圈,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你是?”我不得不诚实地问。

  “他是我弟弟。”阿雅突然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一看就是憋着感动和难以自持,“他成熟了。”

  “我叫林高洁,叶紫萧是我姐夫。”来人粲然一笑,绅士地问,“我可以进去吗?”虽然礼貌周到,可是他开门见山的话,却让我觉得,他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

  “当然。”我也非常礼貌地请他进去。等他一落座,我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静静地等他说话。既然是为她姐姐而来,总会说点让我离开叶紫萧的话吧。

  “看到我,你可能觉得意外。”他终于开口了,“姐夫早就让我过来见见你,说你与姐姐长得很像,而且很多时候性格也像。”他果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也不避讳,仔细打量着他。

  “但我觉得,你们并不像。”他轻笑一声,“不过轮廓有几分相似而已,若论眉眼,她更温婉,而你更凌厉。”不错啊,这都看得出来。看来,我对他的敌意,他也看出来了。

  我收敛气势,放松神经,尽量装作温婉可人,像阿雅平日的样子。可这个也逃脱不了他的慧眼,“你装也没用,这个跟性格有关,跟修养有关”。

  他的意思是我没有修养?“你这个人说话,怎么那么讨厌?”每句话初听似乎没有问题,却又含沙射影,骂人不带脏字,听着就让人气短。

  “哈哈……”他毫不在意地大笑起来,“我姐夫错得太离谱了,从你说话,我就觉得你与我姐,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

  突然,他又用凌厉的眼光看着我,阴冷地说:“只能说,你在我姐夫面前一直都在演戏,是不是?”

  “呵呵。”我也轻笑一声,他的猜测倒也符合人类的正常思维,否则以他姐夫的聪明,怎会看不出我们之间的差异。

  “你是以什么立场来的?为维护你姐的地位,害怕你小舅子的身份不保,还是帮叶紫萧相看女朋友?”我挖苦地问。

  他今日的到来,本就是非正义的。不过他倒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他在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如此一问,他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但最后他还是镇定住了。跟着叶紫萧几年,大场面也见过不少,与我一个女人对决,他倒也不至于就败下阵来。

  “我姐已死,姐夫若有了喜欢的女人,我没必要阻拦。”他说这话的时候,虽有些伤感,但又似乎很真诚,好像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是不是真的与我姐相像。”

  “现在你看到了,我们并不像。”我直白地说。但我也没打算就让他走,我得想一个办法,让阿雅可以正常地与弟弟聊几句,而林高洁又不会怀疑。

  “一定哪里不对。”林高洁像个侦探一样,看着周围,可是这里是酒店,和其他所有酒店一样,没有任何个人特色,他又转头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看穿。

  “好吧,我指引你一下,叶紫萧说我和阿雅很像,有时候性格也像,但你觉得不像,除了你所觉得的我在演戏,还有什么可能性没有?”我想看看他的脑洞怎样,能否想象得到我真实的状态。

  他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瞳孔扩大,支支吾吾地说道:“难道,难道你——”他憋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测,我点着头,鼓励他大胆地猜测。

  “你人格分裂?”他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但我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才人格分裂!”他这是骂我呢。

  但转瞬我又笑了。他似乎说得没错,而且给我目前的状态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释。至少说自己人格分裂,比说我的身体里住着两个鬼魂,更让人信服。

  “你,你笑什么?”林高洁被我笑得莫名其妙,心里估计也瘆得慌。他肯定觉得,我这个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但我确实无法按照常理出牌。

  “那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人格分裂。”我阴恻恻地回答。接着,又对阿雅说:“阿雅,好好地跟他聊几句吧,他应该也是很想你的。”

  阿雅倒没有怪罪我的恶作剧,她占用了我的身体,我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就不一样了,没有那么多戾气,也不带有攻击性。

  “高子。”阿雅颤着声音,轻轻地叫了林高洁一声。可他的神经瞬间就绷紧了,因为从没有姐姐之外的其他人这样叫他,即便是叶紫萧,也是呼他“高洁”。

  “我以为再也见不得你了,没想到你竟然会来找阿宁。”阿雅走近弟弟,手抚上了他的脸,“妈妈现在怎样?风湿还严不严重?”说着,滚烫的泪珠就肆无忌惮地滑落。

  “你,你怎么会知道?”林高洁说话也开始结巴,与刚进来时气定神闲、势在必得的样子相差太大。

  “我是姐姐啊。”阿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对他的讶异置若罔闻,没有人相信,此刻是她这个已死去的人在说话,直至今日,我也不确定叶紫萧是不是真的信了。

  “你或许不会相信是我,我也无法解释,但我自离开你们,就无时无刻不想你们,担心你们。得知紫萧将你们照顾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阿雅欣慰地说。至少,在家人方面,她已经没有后顾之忧。

  “你到底是谁?”林高洁强作镇定。

  阿雅没再辩解,而是一口气絮叨了几件小时候的事:“我们曾经在河边的芦苇丛里抓过一只野鸟,拿回家养,捉虫子给它吃,结果它还是死了。后来,我们把它埋在楼下的紫荆树下。我们曾就读同一所中学,有人骚扰我,你便放弃和同学打球的时间,每天护送我回家。还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