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不孕不育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74 2019.05.05 11:49

  “应该不会,我们做了措施的。”因为想拍完这部戏,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做避孕措施。不过,我们采用的是体外避孕,这种方式虽然做不到100%,但这一年来,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从未发生过意外。

  “你多久没有来月经了?”秀姨又问。

  我有些记不清了,每次,我来过就忘,从来没有算过时间。“应该也就一个多月吧。”我胡诌了一个时间,反正不是最近才来的。

  “那还是有可能的,我看你最近胃口不好,精神也不济,要是月经也过了一个多月,我猜十有八九你是怀孕了。”秀姨说得笃定,让我也信以为真,好像真的极有可能。

  如果我真的怀孕了,那我拍完戏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不知道阿元得知自己要做父亲,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只不过,如今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是否期待我们的孩子。

  为了更加确定此事,我还是打算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当然,此事不宜声张,若是空欢喜一场,可就不好了。

  所以,第二日,我请了半天假,去了一趟医院。导演先拍配角的部分,倒也没有太大问题。

  这里不是市中心,医院的人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提前一天在微信上挂号,拿了十八号,但因为去得早,排我前面的人好些没来,我得以较早见到了医生。

  因为目标明确,医生简单询问了几句,便开了单子,验尿,验血,还有B超。很顺利,检查一一做完。我率先拿到尿检结果和B超单,先行请医生查看。

  其实从拿到单子,我便已经清楚,我确实空欢喜了一场。虽然我并没有多么期待,但得知结果的时候,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原来内心里,我是多么期盼给阿元生一个孩子。

  我还是想听医生指导几句,既然我没有怀孕,为何还会有这些症状。是否需要做其他检查,以进一步确定。

  医生端着一副冷淡严肃的样子,她看了单子,半天没言语。最后竟然叹了一口气,“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情况”。

  这是什么意思?表示很严重?我的心瞬间沉沉的,闷闷的。我盯着医生,不放过她的任何表情。“这样说吧,你的子宫就像一个冰窟,寒气逼人,而且没有活性。”她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副不知如何解释的模样。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以后都没有怀孕的可能吗?”我揣摩医生说的话。这样的症状,导致的结果必然是不孕,但我又不愿相信,毕竟我一向身体不错。

  医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露出疑惑的表情,“这种情形,不应出现在活人身上”。她又翻来覆去地看了两张单子。“再验个血常规吧,看看情况。”

  我脑子蒙蒙的,脚步沉重地走出了医生办公室。坐在走廊的凳子上,不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我不知跟谁诉说。但我还是鼓起勇气,交了费,扎了手指。

  不到半个小时,结果就出来了,连带之前那份关于HCG和孕酮的检测报告。毫无疑问,两个都是减号。而这张血常规,一个个下垂的箭头,如万箭穿心,把我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感到万分绝望,难道我的身体,已经差到这般地步?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词“活死人”,这让我不寒而栗。

  我没有再进医生办公室,因为我不想再听到那些惊悚的话语,哪怕那是真的。我宁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静静死去。等这部戏拍完,我便寻一个僻静的去处,谁也不告诉,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坐进了自己的车里,把脸埋在方向盘上。我还是不争气地哭了。我很少流泪,因为知道,眼泪不值钱,流了也白流。可是,某些情绪还是无法控制。而这一哭,竟如开了闸的水库,一发不可收。我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渐渐恢复平静。

  我照了照镜子,红肿的眼睛很难看。谁说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来着,我只觉得自己像一只红烧猪头。以后,我不会再轻易掉泪,因为我再不会经历,比今天更惨痛的事情。

  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易寒。本不想接,我怕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哭过的事实。可他这个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真不好辜负。

  我还是接听了。他问我检查完了没,我只回答检查完了。可浓浓的鼻音,易寒一听就不对劲。他焦急地询问,你在哪里,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我强作镇定。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想不开,毕竟我时日无多,总是要死的。只是我不甘心,我舍不得放弃人间的一切,包括我的父母,我的丈夫阿元,还有妹妹丁当。

  我发动引擎,疾驰而去。我用了比往日快一倍的速度,在高速路上飙车。我突然有些不管不顾,想追求感官的刺激,做一次冒险的举动,不再如往日循规蹈矩,在社会的既定规则里,做一只蜗牛。

  没想到,我车技不错,一路过关斩将,把一台又一台车甩在身后。可我并没有丝毫的成就感,事后,依然是袭遍全身的空虚,和无可遏制的疼痛。

  不过,我一下车,来到片场,我便感觉到异样。易寒站在门口,朝外面张望。我的车一到,他立刻飞奔而来。“你怎么样?”他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是不是结果不好?”

  我点了点头,故意扬起笑容,“我没事”。他捏了我的脸蛋一把,“笑得比哭还难看”。可是他的举动,令我一阵错愕。他刚刚竟然捏我脸了?这不是情侣之间才有的亲昵动作吗?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他还在戏里,没有走出来?而我刚刚竟然忘记躲开了。

  我尴尬地一笑,“进去吧”。我刻意走在他前方,避开他的目光。我已经隐藏起所有情绪,眼底也抹了点粉底,应该不是特别明显。

  “丁宁,等下他们要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易寒追了上来,低声跟我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