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真真假假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28 2019.06.04 11:53

  妈妈的暴怒,让我眼泪翻滚而出,我没有错,这确实是舅舅的遗言,因为只有我看得到他。可是,没有人会相信我。阿元搂着我快速地离开现场,并往回家的路上走。

  而后,爸爸追赶而来,“宁宁,不要怪你妈,这种情况,她只能这么做,你先回去”。爸爸永远都是维护妈妈的,无论她做了多么过分的事。

  “阮元啊,好好安慰她。”爸爸交代了几句,又往回跑去。这里的事,只怕还有许多牵扯。

  一路上,阿元都没有问我话,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了几句。他是怎么想的呢?我猜测,他肯定是相信我的。

  直到家里,四处无人,阿元才问我:“你是不是看到舅舅了?”其实刚才,除了我在房间,瑶瑶也在门口。

  舅舅并没有醒,我与舅舅的对话也是以灵魂的形式,也就是说,在别人看来,刚刚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嗯。”我点了点头。

  阿元凝思了一会儿,最后决定,“我们得马上离开”。和舅舅的想法一致,他也认为,我在这里极有可能暴露。

  “但舅舅刚死,我们就离开,是不是不好?”虽然舅舅并不会怪我,但表哥他们、我爸妈,都会怪我的。

  阿元犹豫地点了点头,“但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了,你的安全最重要”。说着,他就去拉行李,我们的东西还没拿出来,说走就走,很方便。

  “要不明天再走吧。”今天奔波了两个小时,有些累。而且我想等爸爸回来,看看舅舅那边的情况。

  阿元抿着嘴,有些难以抉择,“你留在这里一天,危险也就多一分”。他后悔地说,“真不该带你来”。

  若我们好好地待在越城,也就不会发生这一幕。但我们也没料到,舅舅碰巧就在今天去世,又让我遇到。或许这也是一种缘分呢。

  “没事的,即便发现了,那也是命。”听了舅舅的话,我也觉得这就是命。某些巧合,就是命运的安排。既然是命,那就躲不过。

  “我不信命,我会保护你的。”他还是那句话。可是,我们终究逆不过天,只是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在人间的时间而已。

  “阿元,谢谢你总是站在我这边。”可惜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抱住阿元,有些情难自禁,眼睛不自觉红润。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我知道,明天道师可能会来,即便他看不到我,应该也有办法捉住我。

  “傻瓜,你是我的老婆啊。”阿元摸了摸我的头,宠溺得让我无法自持。就因为我是他老婆,所以他无怨无悔地帮我,维护我,站在我身边。

  爸妈深夜才回,而我们也一直在等他们。妈妈单枪直入,开门见山地问:“你给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爸见妈妈说得生硬,忙缓和语气地说:“瑶瑶说,她当时就在房间门口,爷爷并没有醒来,你们之间也没有对话。宁宁,你告诉爸妈,为什么要撒谎?”

  “如果我说了,你们会相信我吗?”我看着的,却是妈妈的眼睛。从小到大,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是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相信我。这次,她依然不会相信我吧。

  “你说,爸爸信你。”见妈妈没有开口,爸爸赶紧抢着回答。这个家,若不是有爸爸这个调和剂,估计早就闹上天了。我和当当都恨不得早点离开,去寻找自己的世界。

  “我可以看到舅舅,是舅舅的魂魄告诉我的。”我平静地说。他们早点接受我的异常,或许也是一件好事。等我真正死亡的时候,他们也能更容易接受。

  爸爸果然露出惊异的神色,虽然他一向敬重祖先,尊重鬼魂,但当自己的女儿有如此异能时,还是大为惊讶的。

  “胡说八道!”妈妈大为斥责,“你可以看到,我怎么看不到?”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相信我说的话。

  “妈,我信她。”阿元补充道,“我们已经经历了不少这样的事,所以我信她。阿宁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所以才撒谎。原本她可以不管这件事,但这是舅舅的遗愿,她不忍心。”

  阿元说得肯定,妈妈也愣住了。她嘀咕道:“怎么会这样?”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说辞也很正常。

  对于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坚信科学的人,要接受这样的事实更难。可我与阿元都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也没有那么恐惧和害怕了。

  “曾听人说,有的人有阴阳眼,我原本不信,可今天听你这么说,看来是真的。”爸爸显然已经接受。

  只是我不是阴阳眼,我也不知道是否这世间有阴阳眼,而我之所以能看到舅舅,是因为我与他一样,都是一具鬼魂。

  “那他一直都在房间里?”妈妈的声音有些颤抖。对于看不到的东西,人类都是害怕的。显然,妈妈害怕了。

  “是。”我点头。但是很快,他应该就会被冥间的鬼差接走,而道师会为他超度。

  “宁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看到鬼魂的?以前并没有听你说起过。”爸爸好奇地问。

  以前,我对鬼神之说是嗤之以鼻的,至少对父母每逢初一、十五烧高香,以及中元节大摆筵席,祭祀祖先,都是不热衷也不敬重的。

  “从我的车祸开始的,好像打开了我的阴阳眼。”我干脆信口胡诌,否则无法自圆其说。可是这件事,又牵起另一件事。

  “你上次的车祸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如他们所说,是你自导自演?”妈妈的话,总是让人听着不舒服,但我已经懒得与她计较。

  “我的确发生了车祸,但我被甩了出来,并没有受伤。”这样的说法,他们或许更容易接受。总之,我无法说出实情,况且他们也不会相信。

  “幸好幸好。”爸爸拍了拍胸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便不要再提了,宁宁毕竟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可不是吗,已经去了一趟鬼门关,只是还没有被抓走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