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一场法事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14 2019.05.05 11:50

  “谢谢。”他的提醒,也让我有了心理准备。在这个剧组里,是没有隐私可言的,谁去医院了,谁新交了男朋友,谁接了一部剧,都是公开的秘密。

  而我,本来戏份多,又快杀青,我却在这个节骨眼请假去医院,要么是得了重大疾病,非去不可,要么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然,他们的结论还要丰富。

  不过,这个也算不上秘密了,他们似乎都知晓了结果。

  “丁宁,你不会真的有了吧?那为什么你好像并不开心?”张敏霞第一个冒出了头。她这个人就是这样,看不得别人好,不挖苦两句,心里就不好受。

  秀姨走到我面前,低声说,“丁宁,不是我说出去的”。我“嗯”了一声,算是相信她的说法。总有人喜欢听墙角,或许是昨天我与秀姨的对话,被人偷听了去,今日大肆渲染了一番,以至人尽皆知。

  我倒无所谓,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我与阿元是合法夫妻,难道还不能怀孕吗?况且在合约中,我们早就踢掉了不准怀孕这一条,也不算违约。这群人真是吃饱了闲得慌,专门爱管我的闲事。

  我懒得搭理她,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往自己的躺椅走去。与其与这种人浪费口舌,不如补一觉来得舒服自在。

  “丁宁,你竟然无视我?”张敏霞气得口不择言。我就是无视她了,怎样?她竟然如此不识趣,还好意思指责我。她以为自己看别人笑话,还希望别人给她好脸色吗?她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算了。”赵晓萌劝了一句,但同样是以幸灾乐祸的口吻说,“看她心情不好,肯定是空欢喜了一场,说不定还查出了其他毛病。”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我听到了,在场的很多人也听到了。但我还是没有说话。如此一来,似乎他们聊得更欢了。虽然我说服自己不要听,但某些话语,还是不远不近地传入了我的耳中。什么癌症、不孕不育等字眼,全都从那些冷漠的嘴里流淌了出来。

  我的心,还是疼得厉害。

  “你们这几个女人哪那么多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滚开点!”我听到了易寒愤怒的声音。他一向温文尔雅,从没发过脾气,没想到,今日为了我,他也开罪了那几个女人。

  或许也是被吓蒙了,那讨厌的声音果然沉默了,不再开口。其实在现场,除了导演最具权威,就数易寒最有名气,最有号召力。他的经纪人在业界也是顶有名的,一路带领着他走来,几乎每一部戏都特别火,堪称收视天王。

  易寒发火,众人还是有几分忌惮的。所以,我的耳边清静了不少。

  “易寒,谢谢你。”他一直对我颇为照顾,我都不知如何回报他。若他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也愿尽己所能。

  “傻瓜,为什么不反驳?这可不像你。”他拍了拍我的头,叹息道。在他眼中的我是怎样的?遇事不会退缩,凡事争个长短?

  我也是突然就不想了,因为觉得这一切没意义。似乎在生死面前,口舌之争,不过浪费口水,耗费精力,没意思。而且嘴长在别人身上,我管不着。她们的阴暗思想得不到发泄,我何苦成为那垃圾桶?

  “他们好像也没说错,我或许真的活不久了。”我苦笑一声。既然是一个活死人,也就跟得了癌症差不多,更加无法受孕,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即便她们怀着恶意的揣测,但确实没有说错。

  “说什么丧气话呢?上天怎么舍得收走这么可爱优秀的女生呢?”他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鼓励我看开些。只是,上天真的忍心,它发现给了我太多好东西,最后想一并收回去。

  我沉默了,没有说话。这种事,作为旁观者,是无法体会这种绝望的心情的。易寒见我没有兴致,依然蔫蔫的,只好放弃劝说,“你好好休息,下午还有戏要拍”。

  我点头,目送他离开。泪水还是打湿了我的眼眶。在我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最爱我的阿元却不在身边,而才认识几个月的易寒,却始终在我身边安慰我,照顾我。

  阿元,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离开后却不与我联系?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得这么糟糕?我多想一觉醒来,发觉这不过是一场噩梦,而我们已经过上简单温馨的家庭生活。

  阿元已经离开八天,我们的戏也快接近尾声,原本属于他的戏份,却因为他的缺席,而不得不加以修改。

  女主在车祸抢救后虽然得以挽回生命,可最后,她还是死了。男主听信大师的占卜,说只要做一场法事,把她的魂魄喊回,便有可能复活。所以,这日清早,我的最后一场戏,就是躺在床上,接受大师喊魂。

  这个所谓大师,是临时找的一个群众演员,据说以前演过类似的戏。他还有一个跟班,小小的年纪,帮忙打下手。

  我躺下,听着大师念了几句:“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

  这些句子,我似乎听闻过,当初奶奶过世,道师便念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句子,好像就是这些东西。情不自禁,我又想到了奶奶。她是那么慈祥的一个人,把我和妹妹照顾长大,本该享清福的年纪,却溘然长逝。

  如今,我也要去找她了,不知她是否在冥间等我。难怪上次做梦,她说要带我走,我还不愿,原来早有征兆。或是我不愿,她才留我在人间蹉跎了这段岁月。

  “奶奶,带我走吧。”我在心里喊道。如果我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强留也没有多大意义。有些东西,不是我的,终究会失去。阿元,永别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头疼欲裂,好像有一股气流,在我身体里窜动,我似乎就要爆炸,就要脱离这具躯体。我忍不住号叫起来,并在床上打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