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重回校园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54 2019.04.28 18:49

  我昨晚联系了龚老师,今日一早,就赶去了学校。我上过大学,却不知表演课是怎么上的,毕竟表演重实践而非理论。只要把一个角色刻画得形象,深入人心,那就是成功。

  比如演坏人,虽然只是出于角色需要,但在揣摩的过程中,要把自己的黑暗因子释放出来。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是坏的外露。当然,越坏,越令人深刻,也越容易遭受网友的攻击,但真的很考验演技。

  我到达龚老师的办公室时,她正在指导一个学生。而这个学生,似乎有些眼熟,应该拍过几部片子,只是名气不大,我没多深印象。

  “龚老师。”我恭敬地打招呼。那个学生也抬头望向这边。

  “丁宁啊,你过来。”龚老师向我招手。待我走近,她给我介绍道,“这是苏染,以后你就跟她去上理论课。”她又对着苏染说,“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丁宁,她这段时间跟着我学习表演。”

  “苏染,你好。”我热情地伸出手,她也予以回握。不过很快就松开。她说了一句,“你的手好凉”。我才意识到,最近已不止一人说过我。阿元总是让我多穿,可我穿得已经比正常人多,却还是比正常人怕冷。

  “可能是刚从外面进来,冻僵了。”我不好意思地说。

  “好了,你们先去吧,把课程表发给丁宁一份。”龚莉吩咐。她招了招手,就忙自己的,不予理会我俩。

  苏染有些心高气傲,但表面上又极力维持和善的样子。可能她成名算早,看别人,总归有几分不屑。我突然想起,前年大火的一部宫斗剧,她是女二号,因为长得比女一号漂亮,即便演绎了一个坏人,却依然受观众喜爱。

  我知道,与她相处,不能深交,能表面尚可就已不错。不过我还是给她戴了高帽:“苏染,我看过你演的电视剧,古装特别漂亮,我很喜欢你呢!”

  “嗯,谢谢。”她这是承认了,但心里应该是飘飘然的,毕竟谁都希望得到夸奖,尤其是年龄比自己大的,如迷妹一般崇拜她。

  我跟着苏染去上课,与表演相关的专业课,我认真听讲,而通识课,我则没有去,毕竟与我大学时大同小异。

  我没事时,就在校园瞎逛。这里俊男靓女很多,且打扮时髦。当然,也有部分学生还很青涩,理想大于现实,梦想很多时候会发光。看到他们,我如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过那时,我是茫然的。

  走着走着,我走到了一栋贝壳状的建筑前。门口有一座名人雕塑,正在弹钢琴。墙上有几个鎏金大字,音乐剧系。里面似乎传出一阵阵琴声,还有说唱,引人遐思。应该是有学生在上课。

  在其中一间教室门口,我驻足倾听。因为门没有关紧,我能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有一个男人,在弹钢琴。钢琴声低沉压抑,好像在诉说一段悲伤的故事。

  正在这时,他转过头,我瞬间睁大了眼睛。怎么会?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用上班的吗?不过他没有看见我,继续沉浸在自己的音乐里。

  我疾步走出音乐剧系,没有停留。我上网搜索有关他的消息,原来,他是音乐剧系出身,原本也出过单曲,但并没有大红大紫,而是退居幕后,为他人制作音乐,以及发掘音乐人才。

  沉寂了几年后,他再次出现,并常常代表盛天娱乐发言,故知他的甚多,识贺奕珉的甚少。

  叶紫萧,这个有几分神秘的人,总是勾起我无限猜想。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有多少故事,是人们所不知道的?

  我在石凳上不知坐了多久,直到一个电话响起,打破我的沉思。我掏出手机,是苏染的。“丁宁,你去哪儿了,龚老师的表演课就要开始了。”苏染的声音令我大惊。我一时忘记了时间,竟然差点错过龚老师的课。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教室冲去。在龚老师进教室的前一秒,我侧身挤了进去。“这孩子。”我听到她轻声地说,甚是宽容。

  在她眼里,晚辈皆是孩子,不管是那些确实青春年少的学生,还是我这种已在社会混了一段时间的插班生。

  这是一段场景戏,即爱人身死,你如何表现那种失去的情景。每一个人表演完,龚老师均会现场指点。因为这种情境表演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所以不少学生充分施展自己的演技。

  有的嚎啕大哭,悲痛得无法自抑;有的默默流泪,此时无声胜有声;有的眼神空洞,割腕自杀;有的一时无法接受,晕倒过去。总之,五花八门,没有重复。可见,这里的学生,实力还是很强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苏染。她没有流泪,只是带着哭腔,边诉说他们的过往点滴,边想抱起对方,拉他起来,却一次次徒劳。这画面,确实让旁观者动容。果然是身经百战的演员,刻画人物也比较丰满,富有感染力。连龚老师都夸赞她。

  轮到我了。我有些紧张,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步入情境。作为我的“爱人”的男同学已经倒在地上。我把心一横。“你起来!”我突然叫起来,结果对方不明所以,睁开了眼睛,真的打算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麻烦你重新躺下。”我有些吞口水地说。

  我感觉自己的脸红了。十几双眼睛看着我,要是稍有差池,定会被他们笑话。不过我很快就镇定下来。怎么我也是走过T台的,这点场面,我还是镇得住。我调整呼吸,继续开启我的咒骂模式。

  “你就想这样抛下我不管了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负心汉。你就算真的死了,我也要追到阴曹地府,你这辈子休想把我摆脱……”等我骂累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声音开始变得低沉。

  我又哭又笑,又喜又悲,像一个神经病,但眼泪早已糊了一脸。我抹了一把,突然转换场景,急促地叫了一声“医生,麻烦你看看他是不是死了”。

  故事戛然而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