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人世界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54 2019.06.11 11:54

  “哪有你这样烧火的?全堵住了。”当我看着锅冷菜凉,不得不亲自去看火。阿元却一脸茫然,为什么添了这么多柴火却烧不起来。

  我重新疏通,又加了些引火的干柴,大火重新烧起来。“原来还有这样的诀窍。”阿元一副了悟的样子。

  不过我们很快交换了角色,阿元炒菜,我添火。其实,一开始我们就应该如此分配,毕竟平日阿元主厨的时候多。

  但看着阿元在灶台忙碌的样子,我又忍不住笑起来。为什么他炒菜的画风很奇特呢?嗯,好像有点娘。哎呀,太辣眼了。我开始想象阿元扮伪娘的样子。

  看着我笑得前仰后合,阿元不高兴了:“你抽什么风呢?”我捂着肚子,控制自己,“没什么,没什么”。我要是说出来,他定会将我法办。

  最后菜炒出来了,我俩却面面相觑,这菜长得可不是一般的丑。因为柴火很难掌握火候,所以一不注意就烧焦了。那回锅肉,有的黑,有的白,只能挑着吃。

  但如此机会难得,即便难吃,也还是吃得津津有味。“看你的脸,”阿元用大拇指腹帮我擦了擦脸颊,“都成了猫胡子了。”可他擦了半天,却大笑起来。

  “你干什么了?”我意识到他的恶作剧,连忙去照镜子,果然是一张大花脸。我赶紧打了盆清水,洗干净,才兴冲冲地去找阿元报仇。

  “臭阿元,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举起拳头,就要捶去。但阿元握住,求饶地说:“好阿宁,我洗碗怎么样?”

  我迟疑了一下,这是一个挺有诱惑性的条件。平时我们也算分工明确,如果阿元做饭,就是我洗碗,反之亦然。在我迟疑之际,阿元已经化被动为主动,反手把我箍在了怀中。

  “本来就是你洗。”我狡辩。今日有点不好分辨,虽然他做了两个,我只做了一个,但关于烧火,我才是功臣。阿元也有自知之明,主动揽下洗碗的活儿,这本是好事,可他戏谑了我,这让我心里不爽。

  “好,本来就是我洗,以后都是我洗,满意了吗?”阿元这是下了大决心,以后把洗碗都给包了。不错,不错,这觉悟,堪称丈夫的楷模。

  “这还差不多。”我心中美滋滋的,嘴巴却不饶人。他要是傲娇起来,我难以招架,不如让他认清自己的位置,把姿态放低点。

  “既然满意了,得给我什么奖励呢?”阿元嘟着嘴问。我讶异地看着他,心里腹诽,果然是只老狐狸,刚刚是我掉以轻心,反让他得寸进尺。

  “你想要什么奖励?”极有可能他得不到奖励,就不愿干活儿了。可洗碗又不是我的任务,凭什么要我发奖励?但我还是得问问他,他到底有什么算盘。

  阿元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亲”。原来这么简单,举手之劳而已。

  “以后我洗碗一次,你就得亲我一次。”阿元果然得寸进尺。但想到不用洗碗,可以远离讨厌的洗洁精,我还是咬牙同意了。

  “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说出来。”这样磨磨唧唧的,不断加高要求,我有种被耍弄的感觉。他步步为营,我节节退败。

  “没有了。”阿元开心地说,有种小孩般的满足感。看到他这样,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但我又想得简单了。下一餐,阿元洗碗时,让我站在旁边,亲他一口,我照做,他却嫌我态度敷衍,不够有诚意,结果我浪费了许多口水,他的碗也洗完了。

  这样不相当于他洗碗时,我得陪在身边吗?他是手在行动,而我的嘴也没闲着。我决定,取消交易。太不划算了,如此折腾,还不如按照老规则,我炒菜,你洗碗,或你炒菜,我洗碗。

  “规则既然已经订下,哪能轻易改变?”阿元却不同意。当然,他得了便宜,自然舍不得放弃。

  “你都说不能轻易改变,意思就是,也可以改变。”我抓住他的话柄,不依不饶,“何况我们只是嘴上说说,又没有白纸黑字。”这样的不成文协议,还不是想改就改。

  “你说话保质期怎么这么短?口头协议也是协议,”阿元坚持己见,“总之,我不同意。”嘿,他还杠上了。

  “我罢工了。”我坚持到底。

  “我不洗碗了。”他也决不认输。

  “大不了饭也别吃了。”这荒山野岭的,没个饭店,不自己动手,饿死在家里也不会有人知道。

  在我们老家,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地打工,至少也去了县城,留守的只有走不动的老人和无处可去的孩子。

  我们原本有两家邻居,一家在县城定居,十多年没有回来了;另一家的老人隔段时间在家里住住,两个儿子则都在外省,偶尔过年会回来一趟。

  “那就不吃了,我吃你就够了。”阿元继续跟我僵持。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禁怒火中烧:“你有毛病啊,饿着肚子还有这心思?”他前世绝对是一只单身狗。

  “我承认我有病,而且这病只有你才能治好。”阿元又开始油嘴滑舌。平日他在外人面前一本正经,一看就是一个不懂趣味的男人,可是私底下,他的花样可不少,情话也是张嘴便来。

  “又开始发神经了。”我调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