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棹雪而来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15 2019.06.05 11:54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怕他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还是怕他知道这是他的孩子?不管她有没有孩子,他都是爱她的吧?真正爱一个人,就会接受她的所有,包括过去和孩子。

  “因为与他无关。”纪雪的回答让我颇觉好笑。既然与他无关,那告不告诉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如此说,反而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她的话,反而让我觉得,此事应该告诉秦钦。就像她希望秦钦陪在她身边,却又把他赶走,自己躲起来,又希望他能找到自己,这样复杂的矛盾心理。

  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怕是与他有关吧。”我的问话却是肯定的。纪雪没有再言语,何况医院已经到了。阿元抱着孩子,一个箭步往医院里面跑去,并大叫:“有没有医生?”

  听了这话,立刻有护士上前,并抬了担架,接着有医生出现,很快,纪雪便跟原先给孩子治疗的主治医师接洽上了。

  我和阿元在外面等着,一直没有离开,等孩子转危为安,我们才长吁一口气。不过,医生也说,最好是找到骨髓配型,实施手术,这样成功的概率更大。

  显然,纪雪的骨髓没有配型成功,也没有等到合适的人的捐赠。

  在我看来,去越城的机会更大些,但纪雪的朋友多在,她怕是不愿。也可以去美国,那里医生技术高,捐赠的人也多,但她的亲人都在那边,怕也瞒不过。

  难道死等吗?我想纪雪心中应该有打算吧。我看到纪雪的脸上满是纠结,这边是儿子生命垂危,那边是害怕曝光,造成新的伤害,她也为难。

  在她脆弱无助的时候,秦钦应该出现了。他再怎么像个不成熟的孩子,在大事面前,也应该担起男人的责任。

  “你们回去吧。今天还是谢谢你。”纪雪给我俩鞠了一躬,我赶忙搀扶。

  “不用这样,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挺身而出。”即便我们没有出现,也会有其他人出现。

  “等Andy稳定了,我就会带他回美国治疗。”纪雪已经做出了决定。可是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找秦钦的打算。秦钦啊秦钦,感觉你的老婆真的要丢了。

  唉,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回家的路上,我都在与阿元商量,要不还是告诉秦钦吧,无论他们发生过什么,哪怕只是作为朋友,关心对方的孩子也是情理之中。

  阿元却觉得我们不应该插手。两人争辩着回到小区,却见门口停着一辆车,有几分眼熟,但也没在意。可刚准备进小区,一声欢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丁宁,阮元。”我们回头,只见秦钦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到了我面前。

  不会吧?这是秦钦,还是我的错觉?我捏了一把秦钦的脸,只见他尖叫地躲开:“几日不见,你怎么变凶悍了?”

  还真的是他?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并找了来?紧接着,我便知道了答案。只见叶紫萧停好车,不紧不慢地插着裤兜,向我们走了过来。

  “叶紫萧,你怎么也来了?”他不是每天忙得连轴转吗?竟然有时间开七八个小时车,来到我这穷乡僻壤?来旅游?这几日烟城竟然下雪了,他们来看雪?还是公务?怎么两人结伴而行?

  我签约时,是交了身份证复印件的,身份证上的地址,便是我们所住的地方,他要找到我,似乎也不费力。

  “我们闲来无事,看看你在这边过得怎么样。”叶紫萧非常淡定地说,好像只是老友相逢,没有其他。

  “累了吗?”我问。他们以为我是关心,皆摇了摇头。

  “既然不累,你们帮我做一件事吧。”突然之间,我便想出一个绝好的主意,“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得了白血病,正需要骨髓配型,你们就当作积德,去验个血怎么样?”

  要是秦钦的骨髓配型成功,那么极有可能这个孩子就是秦钦的。即便不成功,也没多大损失,我们还可以悄悄做个亲子鉴定。

  一说验血,秦钦立刻反对,“不要,我怕痛”。要不要这样,事关你儿子、你老婆,这点痛算什么?我拉着他,暴力解决,“不去也得去,谁叫你跑到我这里来的?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丁宁吗?这么凶,这么暴力。”秦钦挣扎着表达不满,但也没使出全力,否则我也抓不住他。我拉着他向停车的方向而去,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大叫大嚷。

  “走吧,说了是积德,或许老天会送你一个老婆呢。”叶紫萧倒想得开,拉着秦钦一起进了他的车。为了避免他们一逃了之,我也跟着上车。至于阿元,也只能与我们同行。

  但是叶紫萧最后一句话,却让我心中警铃大作。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否则怎么这么说?而且,他怎么会恰巧今日来了烟城?

  对于给陌生人捐骨髓,他也毫不迟疑。其实,谁敢要他捐啊,他全身上下贵重得很。可看他认真开车的样子,似乎并不知情。

  我告诉他地址,他很快就导航到了目的地。

  我们来到医院,找到护士,说明了情况,便有医生给我们开单。为了公平起见,我与阿元也打算验血。

  “你们自己都没有捐,却让我们捐,怎么感觉你暗藏着阴谋啊?”秦钦又不满地抱怨。当护士扎他血管时,他痛得啧啧尖叫,“轻点轻点”,差点要哭了。

  “护士,给他狠狠地扎,像个什么男子汉!”虽然我也怕,但我知道咬牙忍着。任何伤痛,只要忍忍,就过去了。

  “阮元,你这娶得什么老婆,这么暴力又凶悍!”秦钦打不过我,也说不过我,最后只能找阮元拉同盟。可惜,阿元可跟他不是同一阵营。

  “要你管!”阿元幽幽地来了一句。等秦钦扎完,阿元也露出胳膊,任由护士扎针,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叶紫萧也同样表现出男子汉该有的大度和担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