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一场误会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94 2019.05.03 10:59

  “叶紫萧,你果然是对阿宁有企图,才这么热心。”阿元不由分说,已经一拳过去。“阿元,不要!”戏还没开拍,就把老板打了,这个后果,阿元是否想过?

  叶紫萧被打得栽倒在地,似乎才清醒过来。“怎么了?”他不明所以地问。我迅速将他扶起,连声道歉。

  “我们单独谈谈。”阿元把我拉到一边,“你等我一下。”他独自走到河边,似乎要与叶紫萧来一场严肃的对话。

  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阿元似乎由愠怒慢慢平复,而叶紫萧始终真诚。

  我知道阿元确实误会了。叶紫萧对我好,或许真的只是我与阿雅有些相似,而他,对我,根本没有非分之想。

  他们谈完,叶紫萧跟我道歉,说他认错了人,所以才会冒犯我。我自然选择原谅,并说这点小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其实,我还是入了心的。我有种寻找真相的冲动,只是不知如何去打听,毕竟这是老板的私事。

  叶紫萧走向停车场,开着他的座驾走了。我这才问阿元,他俩到底谈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他说,他曾经有一个爱人,已经去世一年多。他感觉她经常出现在他身边,叫他的名字,和他聊天。刚刚,他把你当成了她。”阿元平静地叙述。

  “他一直都在叫阿雅。”我补充,“他曾经的爱人,应该就是阿雅。只是不知,这个阿雅到底是谁。”

  他如此陷入迷惘,应是很爱很爱这个阿雅。只是红颜薄命,竟然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我不禁对他,又有些同情和心疼起来。

  “对这个我不感兴趣,倒是你,”阿元抓住我的两只胳膊,用了七分力,好疼,“你不会幻想要去做别人的替代品吧?”

  此言一出,我瞬间炸了毛,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一把挣开他,骂了他一句:“你神经病!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阿元没有丝毫收敛,继续嘴贱:“你推开我用这么大的力气,刚刚怎么不挣开叶紫萧?”他这是要秋后算账啊。明明我也是受害者,是被动接受的那个人,他却把罪责怪在我头上。哪有他这样不讲理的?

  “懒得理你。”我甩手离开。他爱怎样就怎样。每次他轴起来,九头牛也拉不回。我也不想白费力气。他却拉住了我,再问:“你刚刚叫叶紫萧什么了?”

  “这又有什么问题?”我反感道。他今天还真跟我杠上了。也是奇特,每次我什么都没做,所有的麻烦事却全都找上我。可能我自带招人厌的体质。

  “说!”阿元吼道。我被他吼得吓了一跳,一把蹲下,就要哭出来。但他依目光炯炯地瞪着我,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我叫的是“叶先生”。因为我觉得,在工作之外,我们是平等的。“叶总”固然好,但总有上下级的等级在。我并不想,在任何时候,我们都是这种等级关系。

  “叶先生。”我冷冷地回答。我倒要看看,他还要发什么疯。不过一个称呼,至于这般斤斤计较吗?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包容心呢?

  “叶先生,叫得这么甜?”阿元讽刺地说。

  我瞪了他一眼,不屑地骂了他一句“神经病”,转身便走。这样的心情,还看什么景点?我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古怪的男人,眼里揉不得沙子,还不分青红皂白。

  他却一把拉住我,“去哪里?”得了,还要控制我的行动自由吗?“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没好气地回答。但他并没有放过我,把我的手臂抓得紧紧的。

  “以后离叶紫萧远点,听到没有?!”阿元威吓道。我才不怕他。我一言不发,也不动,随他拧巴着脸。

  也不知这样僵持了多久,阿元顺势抱住我,轻柔地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疯,要是再有这种情况,我会崩溃的。”

  听他委曲求全的模样,我立刻心软。我把手抚上他的脖子,说:“好,我会尽量不跟他单独在一起。”他太没有安全感,好似特别害怕我会离开他。

  终于正式开机了,因为我是女主,戏份较多,几乎每天都在忙碌。阿元有时在现场,有时窝在酒店写稿。他不用担心我拍出格的画面,因为接吻有吻替或借位,而床戏,早就在看剧本的时候就被阿元删了个精光。

  而我,也确实是本色出演,不用演别人,只做自己。随便一个表情,都是阿元笔下描述的样子,一次性即过。别人或许以为,这是我的演技好,殊不知,是阿元观察细致,照我的样子描绘的。

  那些想看我笑话的人,见导演丝毫没有为难我,反而一反常态,对我赞赏有加,不禁愤怒不已。可再如何不满,他们也只能私下底过过嘴瘾,动摇不了我分毫。

  我说过,我要拿出自己的实力,让他们无话可说。当然,每个人不可能做到极致,毫无挑剔可言,所以,那些闲言碎语,还是时不时会传入我的耳中。好在我如今内心平静,足够强大,那些难听的话,不过左耳进,右耳出,如风一般,很快就消失了。

  但某些不经意的伤害,还是令我防不胜防。比如我的水杯里放了泥土,我的衣服被烟蒂烫了一个小洞,都是趁着我拍戏时做的小动作。虽然我也有经纪人,但她不只管我一个人,阿元要写稿,也不能时刻陪着我。每次我大吼,是谁干的,可没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也没有谁举报。对此,我颇为无奈。

  有一次更过分。化妆师给我化妆,拉开抽屉的瞬间,一条花蛇钻了出来。化妆师当场吓得跑开了,而我直接从座椅上跌倒。

  “滚开!”我拿起随手抓到的任何物件,向它掷去,可它仅有短暂的退缩,然后向我扑来。“救命啊!”我大叫。隔壁化妆间的易寒,听到响声,冲了过来。虽然蛇最后被抓起来了,也没有毒,但我的腿还是被咬了一口。

  得知消息的阿元,要求导演彻查此事。蛇为什么无缘无故会在抽屉里,绝对不是意外。到底是谁,对我如此仇恨?我百思不得其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