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生病发烧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88 2019.05.15 21:36

  阿雅准备妥当,换好衣服,去厨房找吃的。“丁当,你吃早餐了吗?”她边准备边问。她拿出几种蔬菜,准备切成细条。

  “吃过了。”丁当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阿雅把切成细条的蔬菜倒进一个沙拉碗里,又拌上沙拉,这样,一碗蔬菜沙拉就做好了。以前,她经常给自己和叶紫萧做这样的早餐,方便又有营养。

  “姐姐,还有没有,我也想吃。”丁当看着阿雅正慢条斯理地吃着蔬菜沙拉,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便勾起了食欲。虽然早餐吃过了,但尝尝也不错。

  听丁当这么说,阿雅迅速放下手里的筷子。“我再给你做一点,很简单的。”阿雅拿出蔬菜,照着刚才的做法,又做了一份。在夏日的早晨,吃点凉凉的蔬菜沙拉,真清爽。

  吃完早餐,阿元还没有起床,我让阿雅进去瞧瞧。昨晚不觉得他有异常,今早怎么赖床不起了?

  “这不好吧?”阿雅迟疑了一下,毕竟男女有别,他们只能算普通的朋友。

  “万一他生病了呢?”我提出这一可能性。不过我想也不大可能,他一向身体好,一年到头也少有头疼脑热的。不过,谁又能保证呢?

  阿雅想了想,也开始担忧起来,最后走到门边敲了敲。“阿元!阿元!”喊了两声,又竖着耳朵听,好似没有动静。睡得这么死?最后,阿雅还是推开了门,幸好没有反锁。

  “阿元!”阿雅轻轻唤了一声。“嗯。”阿元迷糊地回应了一下。“快中午了,要不要起床?”阿雅再次询问。但阿元并没有回应,稍微动了动,依然埋头沉睡。

  “阿元!”阿雅推了推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把被子掀开一角,只见他整张脸都是红通通的。“阿元!你发烧了!”她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得像开水。

  “阿雅,客厅的电视柜里有退烧药!”我提醒阿雅。家里有感冒药、胃药、退烧药等常用药,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以我们之力,是无法把阿元送去医院的。

  阿雅匆匆地拿药倒水。丁当见了也进来帮忙。“姐夫!你有没有好点?”刚喂完药,丁当就焦急地问。真傻,见效哪那么快!

  不一会儿,丁当端来一盆冷水,将毛巾浸湿,敷在阿元的额头上,不过很快,冷毛巾便多了几分热度。“阿雅,我们房间的梳妆台上有酒精。”我再次建议。酒精易挥发,降温效果极好。

  在两人的努力下,慢慢地,阿元也恢复了几分意识。他看着眼前焦急的两人,笑着说,“我没事,别着急”。

  他又看了阿雅一眼,说,“阿宁,我昨晚梦见你了,但你好冷,我就紧紧抱住你,今早上你就不见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他这是对我说的吗?他知道昨晚我附了他的身?还是他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这句话,我忍不住想哭。

  想到前晚他压抑的哭声,我终于失控,再也抑制不住。我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是面对阿元,我情不自禁。

  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我们明明彼此相爱,却让我们阴阳相隔。不公平!我再一次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这个世界上坏人那么多,怨偶那么多,可他们皆活得好好的,为什么对我们却如此残忍?

  “阿宁。”阿雅也不知道如何劝慰我,竟也簌簌地落泪。阿元举起手,艰难地为阿雅擦泪。

  “阿宁很难过。”阿雅说。我知道,阿雅是为我说的。但阿元显然听懂了,“乖,不哭”。他挤出笑容,眼里也泛出热泪。

  “姐姐,姐夫不过发个烧,你至于哭成这样吗?”丁当完全不懂我们打什么哑迷。又不是要死了,干吗哭成这样?她若知道我已经死去,也会哭成泪人的。

  “对,没必要。”阿雅擦干眼泪,又对阿元说,“你吃了药,先休息一会儿。”扶着他躺下,掖好被窝,阿雅走了出去。

  “我在这里看着姐夫吧。”丁当自告奋勇,“万一他要喝水,或不舒服,我可以及时知道。”

  她是真心关心姐夫,阿雅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按照角色,陪在这里的,应该是她。

  “嗯,等下我再过来换你。”阿雅没有迟疑,离开了阿元的房间,回到自己房里,并把门锁上。

  我正迟疑,她把自己锁起来想干吗,结果她率先向我发难:“阿宁,你是不是离开你的身体了?”这个她怎么知道?但我还是承认了。

  “而且你附了阿元的身?”阿雅继续发问。她连这个也知道了?难道阿元的异常是我造成的?我心里开始有些慌乱。我再一次点头承认。

  “这样多久了?”阿雅依然发问,却不给我一个答案。

  “一次。”我声若蚊蝇。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害怕承认又不得不承认。

  阿雅对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知不知道,我们只能附着于死人身上?要是附着在活人身上,会造成什么后果?”她一声声质问,令我哑口无言。关于这些知识,我真的一无所知。

  也就是说,阿雅能附于我之身,在于我是一个死人。

  “所幸只有一次,只不过对他的精气有所损耗,休养几日便可恢复,可若次数多了,他会死的。”阿雅的话,令我怔在当地,不能动弹,若不是阿元发烧,若不是阿雅知晓,阿元极有可能会死于我之手。

  如果阿元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即便我想弥补,上天也不给我机会,因为我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无能为力。此刻,我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以及对阿元的愧疚。

  “阿雅,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带着哭腔问。目前,我只能指望阿雅给我一点指示,好让从目前的困境中走出。

  阿雅闭上眼睛,“你再试一次,控制自己的身体,好好照顾他”。她的深明大义,令我满怀感激。我闭上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控制自己的身体,我要真真切切地回到阿元身边。

  或许是我的执念,有了一丝回报,睁眼的时候,我发觉我已经成了我。“阿雅,太好了,谢谢你。”我衷心地感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