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以她之名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69 2019.05.13 11:51

  告知她消息的,并不是叶紫萧,而是体育场经理。他再一次致歉,“真对不住,给您造成这么大的困扰,我们已经报案,送她去警局”。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阿雅真的被锁在里面,几天后,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发臭的尸体,那就是大事。而如今的结果,已是最好的结果,不过一桩小事。

  即便卓伊被送去警局,也不过关二十四小时,交点罚金,就会放出来,毕竟没有发生大事。但阿雅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尽管绝望的那一刻,她有种恨天恨地的仇恨心理。以叶紫萧的性格,卓伊应该不会再出现在第三期。猝然失去这次机会,对她而言,已是不小的惩罚。

  此事应该不会闹大,毕竟是一桩丑闻,哪怕可以带来话题。传出歌手之间不和,与现场营造的其乐融融氛围大相径庭,会引起观众被欺骗或做戏的反感。

  只是这边刚停歇两日,另一件大事却不期然地来临。

  清晨,阿雅起床,伸了个大懒腰。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刺目的阳光便照了进来。今天有点热,阿雅正想着穿什么衣服,却突然听到手机响。

  阿雅拿起床头柜的手机,点开一看,竟是展妍的短信:十点在旧时光咖啡馆,我有事面谈。

  阿雅停下手头所有的动作,只盯着屏幕看,将这条短信读了又读。展妍并不知道如今的丁宁就是阿雅,她要约谈,是不是想正面宣战呢?在歌坛,阿雅还没有足够的名气和资源与展妍抗衡,自然对她构不成威胁。而之所以她迫不及待,该是因为叶紫萧吧。

  又是一个为了男人奋不顾身的女人,即便自己事业成功,家境优越,不缺男人。阿雅苦笑一声,还是决定前去赴约。

  原本阿雅挑了一条明黄色的连衣裙,穿起来美丽大方,婉约妩媚,自是漂亮的。但我阻止了她。这是与情敌见面,不是与情郎,得穿出气势。所以最后我挑了一件套装,涂上浓烈的口红,一股凌厉之气也就显露出来。战斗吧!

  不过阿雅还是有些怯场。“不要怕,我会帮你。”我安慰她。上次出手教训展妍,我们不是赢了吗?她没那么可怕。

  十点如约而至。阿雅开车去了旧时光咖啡馆。这里古色古香,仿真砖,镬耳墙,岭南特色。一走进,似乎真的回到了旧日时光。看了看周围,都是一些老年人,闲散、淡定,幽幽地喝着咖啡。

  阿雅并没有看到展妍的身影,再往里,还是不见。但阿雅却定在原地,半晌没有动弹。顺着她的视线,角落的一张桌旁坐着一个贵妇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不知是保镖还是助理模样的人。

  阿雅原本想掉头退出,但正对着这边的贵妇人已经看到了她。“丁小姐。”她喊她的名字,声音里有一股迫人的气势。阿雅心中一凛,回头,慢慢地走了过去。“盛夫人。”阿雅恭敬地回答,但我听出她的紧张,连她的手臂和双腿都在颤抖。

  这个盛夫人,应该就是叶紫萧的继母旷玲玲吧。果然是一个在商场杀伐决断的人,一身的嗜杀气息,完全没有一个长辈所拥有的慈祥或亲切的感觉。

  “坐吧。”旷玲玲一直没有起身,只是以对待下属或陌生人的冷漠态度。阿雅听从地坐下,一句话不敢说,只是等待对方的指令。

  旷玲玲也不啰唆,开门见山地说:“听说,阿萧跟你走得很近,捧得很高,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有攀上枝头做凤凰的想法。”

  利用展妍的邀约,就是来提醒她这件事的。真是和过去一样,老套路。阿雅抬起头,诚恳地说:“盛夫人请放心,我并没有非分之想。”

  “没有就好。”旷玲玲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开口,“倒是比林雅洁那贱人好说话多了。”这句话却刺激到了阿雅,她猛地站起,“盛夫人,林雅洁是我很敬重的一个歌手,而且她已经死了,还请你积点口德。”

  旷玲玲也没想到阿雅反应这么大,也站了起来,“还以为你是一只小猫,原来是藏起爪子的老虎”。她上下打量,又幽幽地说,“原来和那狐狸精长得有几分相似,不会是她的妹妹什么的吧”。她又脑洞大开,“或者是照着她的样子整容,好勾搭上阿萧”。

  “您这是小三上位的想法。”阿雅咬咬牙,直往她的心窝戳去。这话让旷玲玲恼羞成怒,一扬手,给了阿雅又大又结实的一巴掌。阿雅只听得脑袋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

  当年,盛玉雄与叶紫萧的母亲叶茗分手后,接受家里安排,与另一世家千金联姻,这旷玲玲也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法子,把盛玉雄迷得七魂去了六魄,还搞出了一个孩子。对方千金听说后,果断退婚。所以,旷玲玲一直被人认为是小三上位,而她也最讨厌别人说她是小三上位。

  “阿雅。”我此刻恨不得冲出去,替她反扇这女人一巴掌。大家都是人,她旷玲玲可以骂阿雅贱人、狐狸精,她就不能说她小三上位了?也不知是不是我的意念起了作用,我竟然发觉,我可以运转自如了,耳颊也热辣辣地疼。

  我拿起桌上的咖啡,就向她脸上泼去。我没有考虑后果,心想,反正已经死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不如痛痛快快地斗上一斗。

  她是叶紫萧的长辈,却不是我的,我何必尊重?而且我又没打算嫁给叶紫萧,撕破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旷玲玲显然没有料到,我竟然敢如此待她,根本没有防备,那个走开几步的保镖或助理,也没来得及阻止。此刻的旷玲玲狼狈至极,抽出纸巾往脸上身上擦。

  “洪涛,给我教训教训这丫头。”她命令身边的人。可是他没有动,“夫人”。他示意她看看周边,这是在公共场合,喝咖啡的人,也都聚拢来看热闹。若他动手,我估计伤筋动骨,几个月也下不了床。

  “动手!”气得失去理智的旷玲玲,才不管是不是公众场合。多年的养尊处优,已经让她习惯了发号施令,以及接受众人的谄媚。而我竟胆敢冒犯她,她如何能忍?

  我心里念叨,“完了完了”,拔腿想跑,却被洪涛拉了回来。我一个不注意,就往地上摔去。“住手!”我还没倒地,已经被拉进一个硬硬的怀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