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归宿在哪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45 2019.06.08 11:50

  我的眼底泛起了泪光。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眼睛是一个泉眼,能流出源源不断的泪水,看来是真的,这段时间,我流的加上阿雅流的,足以抵我一辈子的眼泪。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如今看到你有了个好归宿,我也放心了。只希望当当也能遇到一个好郎君。”妈妈感叹地说。

  说起丁当,我也是担忧的,这段时间在越城,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丁当生性简单,大大咧咧,一旦陷入感情,怕也是迷迷糊糊,看不清楚。但我又无法代替她生活,毕竟我连自己都没有打理好。

  “放心吧,当当那么可爱,很多男孩子都会喜欢她的。”阿元适时地补插了一句,说得妈妈心花怒放。她的女儿那么优秀,那么漂亮,自然引得众人喜欢。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丁当这种性子,最适合大她一点,能照顾她、会宠她捧她的男人。李岩并不是这样的人,何况他对展妍的感情,日月可鉴,我宁愿他一直单着,也不要染指丁当。

  倒是阿元,就是我说的这种人。他完全就是一个妻奴。老婆去哪里,他便跟到哪里,老婆说什么,那就是圣旨。

  或许有的女人心野,觉得这种男人窝囊,没男子气,但我觉得阿元很多时候很man,也稳重。

  我并没有秀恩爱的意思,只是突然之间有了一个不太妥当的想法。如果我去了,阿元能好好照顾丁当,也是好事一桩。只是,我不能对阿元提出这样的要求,否则太自私了,毕竟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如果你们想她了,就要她回来吧。”我建议。她要是能在烟城找份工作,待在父母身边,也挺好的。或许这一辈子波澜无惊,但也安然度过。

  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但也相当残酷。我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回归平静,做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反而就是我此时最大的心愿。

  “那怎么行呢?小鸟长了翅膀,就是要飞翔的。”妈妈抢着说。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想法,所以导致我与丁当也是这么想的。去大城市,开辟自己的事业,耕耘自己的人生,不用顾念家中。若不是经历生死,看透冷暖,我也依然会这么想。

  “宁宁,我们是不想成为你们的拖累。我们老了,一辈子待在烟城,就没有出去过。如今也习惯了,就这样了。而你们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爸爸说这话时,我竟然感觉他真的老了,确切地说,是他的心态老了。

  我摇了摇头,“我说过,这次我哪里都不去了,就陪在你们身边”。这是我真心实意的想法,不过妈妈却不同意。

  “说什么傻话呢,待在烟城能有什么出息。等风头过了,你们就回越城去!”

  妈妈也认为,我是因为陷入绯闻风波,才回家避风头的。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这方面的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我真的想余生陪在他们身边。

  此外,在妈妈眼里,烟城并不是一个好地方,虽然这里是我们的故乡。她总觉得,我应该去越城那样的一线城市,人多,机会也多。

  当我混得好时,她在一群姐妹当中也倍儿有面子,大家都众星捧月地围着她,可以说,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可前段时间我陷入绯闻,她被嘲笑了,大受打击,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去跳舞。

  从小到大,我也一直按照她的期望,努力打满分,站第一名,成为她的骄傲。大学毕业后,我也依然被她的目标催促着,应该说是她亲手把我送上了阿元这趟列车。虽然我离她的视线越来越远,却离她的目标越来越近。

  “能待在爸妈身边,很幸福,我也不想走了。”阿元继续糖衣炮弹。可他的糖衣炮弹,就是比我管用。

  只见我妈眉开眼笑地说,“那就多住一段时间,我又不是不准你们留下。你们想吃什么,跟我说,我都能做”。

  妈妈退休后,除了跳舞,就是研究厨艺。她也学会了下载App,不懂就看视频,时间一久,厨艺日益精进。我这次回家,也是有幸尝到她的精心之作,可谓大饱口福。

  “我要吃鸡爪。”我撒娇般嚷道。油炸后外焦里嫩,再撒上辣椒粉和葱末,哇,真是世间美味。而且是妈妈的味道,家乡的味道。

  “好,好,我去做。”妈妈开心地应道。

  我就知道,妈妈还是舍不得我的,毕竟我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她的骄傲,她只是对我比对丁当更加严格,要求更高。

  一个礼拜的准备工作后,Andy动手术的日子已经到了,我和阿元也来到了医院,虽然什么忙也帮不上,但能在一旁加油打气,对秦钦一家人还是莫大的支持。尤其是纪雪,一个人守候在手术室外,这过程有多么难熬,可想而知。

  手术从中午一直做到傍晚,我们也一直在无声地等待。直到医生出来说手术成功,我们才彻底放心。但手术成功,并不意味着孩子已经没事。他需要转入无菌仓,观察恢复情况,以及预防感染。而秦钦则被转移至普通病房。

  孩子暂时不能探视,我们便聚集在秦钦床前。纪雪也没有表现排斥,而是忧心忡忡,问他是否有什么不舒服。

  “放心,除了头晕、无力,没什么不舒服。”秦钦有些有气无力地说,“只要孩子没事,我这不算什么。”救的是自己的孩子,即便更大的疼痛,他都能忍受。

  “谢谢,谢谢你救了Andy。”原本她以为山穷水尽,无力回天,没想到秦钦来到身边,结果峰回路转。秦钦给了孩子第一次生命,同时也给了他第二次。

  “说什么傻话呢,他也是我的孩子。”秦钦虚弱地说。

  住院期间,秦钦与孩子相处甚欢,据说,孩子开口叫爸爸的时候,把他激动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之后打了好几通电话,就是为了向全世界宣告这一重大好消息。

  孩子已经接纳了爸爸,只是不知纪雪什么时候才能放下,重新接纳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