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蚂蟥缠身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93 2019.06.02 11:53

  无论她多么讨厌,我也不至于跟一个长辈撕逼。只希望她不要再缠着我。即便我们身处同一个城市,她也没有理由认为我必须对林无双负责。

  “我去过越城了,也找了她的单位,公司说她好久没去上班了,也没有办理离职手续。”说着,林晓兰哽咽起来,“她租的房子早就到期,房东把她的东西扔了出来,另租给了别人。”

  最后,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她肯定是出事了。无双啊,我的女儿啊,你去了哪里?”

  她这样不顾形象地一哭闹,很多人迅速聚拢过来。有的关心地问:“无双还没有找到吗?”“你报警了没有?”

  我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这是赖上我了。果然,有熟悉的阿姨问我:“宁宁啊,你和无双在一个城市,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继续矢口否认。

  这个林无双,真的很讨厌,从小到大,就是我的一个噩梦。好生生地上班时,不是觊觎我的老公,就是要我的命;被我困住了后,她的妈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以后出来了,我爸妈也永无宁日。

  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我无法将她怎样,否则,我也恨不得把她扔到草原上喂狼,森林里喂野兽。

  “你肯定知道。”林晓兰突然拉住我的羽绒服,不依不饶,“她总跟我说,她跟你要好,过几天就要去你家里做客。她失踪了这么久,你怎么会不知道?”

  得,她的意思是,我要对她女儿失踪负责咯?“林阿姨,我很忙的,有段时间我几个月都在剧组,我们没有联系也很正常。”

  我也不干了,辩解道:“她没有一份工作超过三个月,听说也总是拖欠房租,谁知道她去了哪里。或许跟个男人跑了,也很正常。”

  你赖上我,我也要在众人面前揭穿你女儿的真面目。她平日装作一副淑女的样子,若论阴险狠毒,我都比不上她。

  “你胡说,我女儿才不是这样的人。”林晓兰拼命维护。

  她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她应该最清楚。正因为朝三暮四,工作不认真,不是被公司辞退,就是自己不去上班,自然手里也没有几个钱,估计还跟她妈要了不少。

  所以,林晓兰的否认,多少有些心虚。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继续大哭大闹:“我可怜的女儿啊!我怎么都找不到你,你肯定是遭了别人的毒手啊!”

  不知道她怎么找的,有没有报警。林无双先是被物业保安送去了警局,之后才带去了精神病院,若仔细追踪,她还是极有可能找到林无双的。

  或许也是听多了哭诉,很多人摇着头,渐渐散去。唉,善良的,给一声叹息,以示同情,习以为常的,各自离去。

  我也准备离开,但林晓兰继续拉住我的衣服,“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肯定是你,她跟我说过,你现在就是半人半鬼,你要杀了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她也是孤注一掷,扔出一个炸弹,想要引爆全场。果然,散去的人顿住了脚步,纷纷回望,想知道进一步的细节。

  “林阿姨,请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阿宁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你自己丢了女儿,就来污蔑她,伤害她,还散播谣言,你这样的人品,我们还真不敢苟同。”阿元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决绝地离开,“我们走!”

  但她也是词穷了,毕竟这种迷信的说法,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相信。她自己也不大相信吧,所以被阿元怒怼后,只剩下低声的缀泣。

  而那些停下来看下文的人,也摇着手离开了。大家心里的想法,应是她因为失去女儿而魔怔了,所以乱攀咬。

  但一石激起千层浪,她的话还是在大家的心里埋下了种子。我想,只要我发生点什么异常的事,大家便会联想至此。只怕我在烟城的日子,也不会安宁。

  “阿元,我感觉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住吧。”我害怕在这里原形毕露,毕竟这是一个熟人社会,许多邻里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而且我爸妈还得在此养老。

  “不用怕。”阿元却比我乐观,“她没有证据,别人也不会信的。”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解释,“我们刚回家,不好马上离开,否则你爸妈也会怀疑的。”

  说好要长住,若才住了几天就嚷着离开,我爸妈确实会不高兴。只希望这段时间,不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何况林无双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也碍不着我们的事。

  “嗯。”我点头应承。目前,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去处,暂且住下吧。

  自从闹了这样一出后,我们几乎每天宅在家里。阿元还好,习惯了,没事就写稿,并不无聊,但我却闲得发霉。曾经买的为数不多的书被我看完,电视剧也被我看了一部又一部。没有工作的日子,果真难熬。

  妈妈的日子都比我丰富,她已退休,上午出去买菜,和别人唠嗑,下午去老年活动中心搓麻将,晚上则去跳广场舞。

  爸爸被返聘,还在上班,只有晚上和周末在家,不是侍弄花草,就是开着录音机听一段黄梅戏。

  转眼就到了过年,原本下了几天雪的天也放晴了,暖洋洋的。小区里挂了不少红通通的灯笼,大门口也贴了对联,还有邻居送了自己做的一些油粑粑之类的特产,倒是有了过年的气氛。

  阿元从没吃过这些,尽管油腻腻的,但他觉得非常好吃。平常出去吃早餐,一碗鱼粉或卤粉,他也觉得味道比越城正。其实,越城汇聚了天下美食,可很多店铺并没有抓住精髓,以至败了招牌。

  我自小习惯了烟城的口味,一开始去越城,是非常不习惯的。虽然如今已经习惯了,但粉是烟城的好吃,菜也是烟城最棒,这是无可更改的,连阿元这个土生土长的越城人也不得不承认,烟城在美食方面,有巨大的魅力。

  不过,对于辣,他还是只能吃一点点。要是他懂得了辣的精髓,会更觉得好吃。辣椒,爱它的人奋不顾身,不爱它的人,避之唯恐不及。这跟喜不喜欢一个人的状态很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