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舅舅之魂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26 2019.06.03 11:52

  “唉,”舅舅叹了一口气,像是自问自答,“你说,你舅妈已经投胎转世了,还是还在地下等我呢?呵呵,应该还在等我吧,她死前说过的。”

  我记得舅妈在我读中学时就因癌症去世了,已经十多年了。

  “我听人说过,每一个死去的爱人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他的身边。”我也是听阿雅说的。

  当我问她,她若投胎转世,不就可以回到叶紫萧的身边吗?可她回答,她等不及。我问她什么意思,可她却没有回答。

  但是当我把这句话说给舅舅听时,他苍白而平静的脸上却起了波澜,眼睛也开始放光。他这是有了希冀吗?难道舅妈已经以另一种方式陪在他身边了吗?

  “她是谁?”我问。以我的猜测,他最小的孙女瑶瑶,便是在舅妈去世后出生的,奇特的是,她确实与舅妈的眉眼有几分相似。

  “我的瑶瑶。”舅舅念叨了一句,然后神情激动,“宁宁,帮我把大家都叫进来,我有话要说。”他拼尽全力,回到自己的躯体,尽管有些吃力,但他还是睁开了眼睛。

  我赶紧跑出门,大叫,“舅舅醒了,快进来”。众人听说,一窝蜂地跑了进来,瞬间把房间挤得水泄不通。

  舅舅伸出了手,但大家不明白他要什么。“瑶瑶!”我唤道,“向前,爷爷想与你说几句话。”但瑶瑶有些胆怯,被她妈妈推了一把,才快速地跪在爷爷面前,哭着叫了一声爷爷。

  瑶瑶的手被舅舅握住,大家了然,但也向我投来惊讶的目光,惊讶我是如何得知的。当然,我不可能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瑶瑶,你要好好的,爷爷,爷爷不能陪,陪你了。”舅舅这一刻,才真的有了不舍。

  当他曾经深爱的人,以另一种方式陪在他身边时,他却永远地离开了。但既然生命已经延续,他也不能自私地带她离开,只能期望她活得好好的。

  后来听表嫂说,瑶瑶一直待在老家,上学也是在镇上的小学,与爷爷的感情最深。平时爷爷有个头疼脑热,或不方便行走时,都是瑶瑶在身边伺候,所以这爷孙俩的感情,是相当好的。

  “唉。”我叹了口气。人的感情最是奇妙,除了血缘,平时朝夕相处,彼此付出的那份感情,也会让两颗心靠得紧紧的,哪怕年龄相差了几十岁。

  与瑶瑶说了几句后,舅舅又招手叫来了大儿子,但握着瑶瑶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我的后事,听,听宁宁安排。”舅舅艰难地说完这一句,一口气没有提起来,好像痰卡在了喉咙里,就这样闭上了眼。

  “爸爸!”“爷爷!”房间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喊,就像一曲悲鸣,拉开了序章。

  此时,已经从身体离开的舅舅,最后给了我一句劝告,“如果有鬼差来带我走,你便有可能被他们发现,这两天,你最好离开”。然后,他便在屋里游移。

  我心中一凛,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有被冥间发现已经死去,大概与阿雅有关,若是在舅舅的葬礼上,被鬼差发现,我这种半人半鬼的状态,怕是走到了尽头。

  可是死者为大,作为舅舅的外甥女,在他死后,葬礼也不参加就离开,岂不是无情无义?在讲究人情世故的人间,我怕是躲不过,连我父母也得跟着蒙羞。

  一时半会儿,我也下不了决定,不知如何是好。事关重大,我只能等晚上回家,与阿元商量此事。

  还在恍神之际,大表哥已走到了我面前:“我爸为什么会这么说?是不是我们进来之前,他已经醒了?”他急于知道确切的答案。

  站在床边的人,应该也听到了舅舅的吩咐,他们纷纷涌向我,寻求一个答案。

  我还能说什么呢?说不是吗?可是肯定过后,怕是新一轮攻击吧。我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们,而是一通闲聊后,才把他们叫进来。这对子女来说,似乎有些不可接受。

  “算是吧。”我无奈地承认,“他告诉了我两件事,一是与舅妈合葬,二是他存的钱放在衣柜的夹屉里。此外,他没有说什么。”这就是他的心愿,即便冒着风险,我也得说出来。

  “他怎么会把遗言告诉你?”二表哥不可思议地问。我是一个外来人,几年也不回来一趟,与他们更没有几分亲情可言,然而我一回来便指手画脚,还夺走了舅舅的遗言。

  “你去夹屉找一找,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如果钱果真在夹屉里,他们至少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

  大表哥一个箭步,冲向衣柜,左右一倒腾,夹屉里用纸巾包着的一沓百元大钞,就这样翻了出来。他拿着钱,还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眉眼里还带着怒气。

  “舅舅说,这是他省吃俭用攒下的,就是不想自己百年之后成为你们的负担。”在老家举办丧礼,要停柩七天,吹吹打打,各种费用加起来,少则五六万,多则十几万。舅舅如此,真是为子女着想。

  “我爸还有没有说其他的?”二表哥继续问。我不明白,他是想知道其他交代,还是怕我有所隐瞒。但我还是摇了摇头,“没有了”。

  “宁宁,我不知道你说话的真假,但你真的不应该私自与我爸定了遗言的事。”大表哥还是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不满。我确实不该。

  “舅舅,要不你附我身上,再与他们交代几句?”我问旁边的舅舅。但他摇了摇头,反而劝我,“趁此机会离开吧”。是啊,趁着闹意见,我正好可以果断离开,躲避此地的危险。

  “对不起,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做纠缠,拉着阿元准备离开。

  “站住!”一声怒喝,让我生生地停住了脚步,是妈妈暴怒的声音,“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里的事情是你可以掺和的?滚回家去!”然后平静地对表哥他们说,“大哥的事情你们自己安排,宁宁不懂事,我回去管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