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要去找他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82 2019.05.06 12:00

  “你想去找他吧,我带你去。”阿元想把她拉起,她却纹丝不动。“不用了。”她淡淡地说。她侧睡在沙发上,开始不发一言。

  看着她的眼神黯淡下去,我心中大叫不好。她打算放弃我的身体,离开了。“阿雅!阿雅!”我一遍遍地呼唤。可她就是不理睬我。

  “喂!”阿元摇了摇她,“如果他还爱着你,你也不想再去见他吗?”可能是从阿元的话里,看到了一丝希望。阿雅再次回过神来。“真的吗?”她惊喜地问。会不会只是他的猜测,或为了让她振作而编的谎言?

  “你也知道,媒体惯会捕风捉影,据我所知,他不是这么容易忘情的人。”阿元笃定地说,好像他对叶紫萧的人品十分清楚似的。不过,依据我的猜测,这则新闻也不能说明什么。作为好友,也有可能接机,并非媒体所说,好事将近,结婚在即。

  “你知道我是谁了?你就放任我顶着阿宁的脸去找他?”阿雅泪眼婆娑地问。不过她也感动,阿元竟然放弃之前的执着,给了她自由,而且是以叶紫萧前女友的身份去寻他。

  “我听说,叶紫萧有个初恋女友叫林雅洁,他们一起出道,并小有名气,可林雅洁突患喉癌,再不能唱歌。叶紫萧也从此隐身幕后。不多久,林雅洁车祸身亡,据传是自杀。你就是林雅洁吧?”阿元看着她,把自己所知一股脑儿地说出。

  如果阿雅是自杀,她就不会徘徊不定,不肯离去了。或许,这其中有隐情。

  “你也觉得我是因为得了癌症,想不开,所以自杀的吗?”阿雅含泪问道。事实真相如何,只有她这个当事人知道。

  阿元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当初媒体报道的。而他之所以关注,在于她的歌曲均是自己写词、谱曲、演唱,又很有才华,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大放异彩。可惜,她的演艺生涯戛然而止。

  “我并不是一个害怕死亡的人,当我知道自己生命有限,也没有多难过。我只想多写点歌,以馈歌迷。同时,好好享受与紫萧在一起的最后日子。”阿雅盯着阿元的眼睛,试图要他相信她的本意,“而且当时有个老中医说,可以慢慢调理。我为什么还要自杀?”

  “难道是意外?”阿元震惊地问。

  “不是意外,而是谋杀。”阿雅冷静地说出真相。她再也没有当初的疯狂和气愤,她知道,她要把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揭露出来,而要做到这个,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作为听者的阿元,却震惊得合不拢嘴。没想到,竟然有人对这么一个已经很惨的女孩下手。“你知道是谁?”阿元紧张地问。

  “我猜到了,但没有证据。我是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刹车被人动过。”阿雅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再次回忆死亡的瞬间,她依然心有余悸,痛如刀绞。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害你吗?”阿元再次追问,哪怕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

  “谁知道呢,或许是为了男人吧?”阿雅也不觉得,自己与她有如此大的仇恨。若杀了她,便可以得到叶紫萧,也太异想天开了些。若果真如此,她的心,也太恶毒了。

  阿元半晌没有说话,最后才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虽然他一无权势,二无钱财,但他会尽己所能,护她周全。

  “谢谢你。”阿雅的眼里又泛起了薄雾。他那么坚信着她。这份信任和真诚,真是难能可贵。

  第二天一早,阿元便和阿雅来到了盛天娱乐的大楼,没有遇到障碍,前台给叶紫萧拨了一个内线电话,得到允许后,便请他们到了叶紫萧的办公室外。

  “你一个人进去,可以吗?”阿元关心地问。他知道,得给这对久未见面的有情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也怕自己看到阿宁的身体与叶紫萧抱在一起,会失控,所以忍着情绪,守在门外。

  “嗯。”阿雅深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她关上身后的门,巴巴地看着办公桌前忙碌的叶紫萧。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年轻、帅气,但身着笔挺西装的他,还是成熟稳重了不少,却也多了几分世故和圆滑。

  听到阿雅进来,叶紫萧抬起头,笑着说:“我原本想去看看你,但阮元说你需要静养。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关于我在片场,被一场戏中的法事折腾至差点魂离躯体的事情,最后被说成是演戏,而我是因突然头疼欲裂而晕倒。至于林无双的说辞,也被当作戏中的一部分。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网友也相信,这就是一场戏,没有人当真。

  我被阿元保护起来,没有和任何人联系。其实,阿雅有些错怪了阿元。阿元控制她的自由,除了怕她伤害我的身体,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对外宣布养病,也避免被这场小小的风波波及。

  林无双仍旧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圈子,阿元并没有把胡言乱语的她送入精神病院,但以她的性格,定会到处宣扬自己所说的话,只是相信她的人,应该寥寥无几。

  此刻我出现在这里,表明我的身体已经无碍。

  叶紫萧的问话,像朋友一般亲近,让我感觉舒服。不过阿雅,却愣怔着,没有说话。她的眼里,涌出了泪滴,一颗颗,如断线的珠子。原本以为再也见不着的人,真实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有万千感慨,却一句也说不出。只有汹涌的泪水,表明她有多激动,多不可思议。

  “怎么了?”叶紫萧也看到了阿雅的失常,“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有些不知所措。是说几句话安慰一下,还是抱抱她,还是怎样?他很少看到我哭,一向坚强乐观的我,不会为一点小事,而浪费自己的眼泪。

  阿雅却不说一句话,径直抱住他的腰,哭得更凶了。我一向与他保持距离,而阿雅不管不顾,全凭自己的情感行事。这让叶紫萧也有些不解。他尴尬地轻轻拍了拍阿雅的肩膀:“好了,有什么委屈,可以跟我说。是不是阮元欺负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