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去乡下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23 2019.06.03 11:51

  长此以往,加上我妈的催命补,在烟城待了一两个月,阿元竟然圆润了一圈。当然,我也不例外。

  但是过年了,亲戚间往来,也无外乎吃喝二字。我家的亲戚部分在烟城市区,但大多数,还是在乡下。

  小时候,每年我们都会把老家的宅子收拾一下,住上几天,方便亲戚上门,以及去亲戚家拜年。

  但是最近几年,爸妈回去的次数少了。一是老一辈亲戚多跟随子女去其他城市定居,二是有的老迈,已入了黄土。总之,零零落落,人少了,年味也淡了,亲情更是磨得没剩多少。

  据说,乡下的宅子有些老旧,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虽然请人捯饬过,但并不怎么适合我们这种住惯了城里的人。

  初一至初五,我们拜访完烟城的亲戚,还是回了一趟乡下。妈妈的哥哥,也就是我的舅舅,听说病入膏肓,极有可能时日无多。毕竟是兄妹,妈妈还是决定回去看看他。

  妈妈是家里的小妹,哥哥则是大哥,他们年龄差了十五岁。在人就是生产力的时代,这种现象很普遍。

  奶奶们,从十几岁嫁人开始生孩子,一直生到四十多岁,胎死腹中的,夭折的,也有不少,最后存活下来的,往往也有七八个,甚至十多个。

  也因为姐妹多,兄弟姐妹间的情感,自然有亲有疏。有的因为某件事生过意见,闹过矛盾,或许早就不相往来,而有的越走越亲,下一辈也在继续往来。

  妈妈与这个大哥并不是很亲近,他们的人生经历,以及思想,差了太多,仅仅是靠血缘勉强维系的。但人之将死,前尘往事,也没有什么可计较的。毕竟自己以后也是要魂归故里,他们还是会在家乡的这片山水长眠。

  我们开车先回了老宅,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向舅舅家奔去。

  刚刚进入舅舅家的庭院,两个表哥就迎了出来。大家打过招呼,妈妈便问:“大哥现在怎样?清醒了吗?”

  之前有说过,从昨日开始,舅舅便陷入昏迷,油盐不进,只怕挨不过几日。要是今日还不醒,就真的没有醒来的希望了。

  我们进了舅舅所在的房间。老式的红漆木头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瘦弱的老人,双眼紧闭,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我们就要断定他已经死去。

  “大哥,大哥。”妈妈一连叫了两声,但他浑然不觉,依然没有动静,“我回来了,你睁眼看看我。”妈妈继续说话,但舅舅还是没有回答。

  言尽于此,妈妈也没有再多言,而是随着表哥他们出去了。但我没有出去,阿元会意,独自随众人离去。

  “舅舅,你要是有什么交代的话,可以跟我说。”从我进来,我便看到舅舅的魂魄坐在床头,用十分惊异的眼神看着我。他应该没有想到,我也已经成为一个幽灵,却还能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

  “宁宁,你怎么……”他果然问道。他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生命差不多走到了尽头,死亡于他,也无甚可怕。可我才二十多,正值青春年华,却英年早逝,可谓可惜。

  “我出了车祸,莫名其妙地没有死,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直接省略了阿雅的存在,“但我可以看到你,能和你说话。”

  他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嘴里嘀咕:“可惜,可惜啊!”他还是为我感到可惜的。

  “我也没什么可交代的,你让他们一定要将我与你舅妈合葬,她这辈子跟着我吃了不少苦,死后,若还能见到她,希望能够补偿于她。”这才是一个真男人。

  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有几个不苦的?人的命运与时代紧紧挂钩,国家饥荒,作为普通百姓,又哪能不挨饿?男人苦,女人也苦,孩子亦然。

  但我也听过不少中年人总结自己的一生时,认为老婆跟着他,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不差。这不是自信,而是不懂疼惜老婆。

  “好,我会带到。”我承诺,不管表哥是否听从我的传达,但我会尽力争取的。

  “还有,”舅舅停顿了一下,说,“衣柜的夹屉里,还有两万多块钱,都是我这几年积攒的,以供自己死后办丧事所用。我知道,这点钱不够,但是我省吃俭用留下的。”

  据说,舅舅读过几年书,晚年无事,也是读书消磨时光,故很有几分文化修养。在干了一辈子农活的老一辈人中,已算不可多得。

  更可贵的是,他很懂得做人,所以儿辈还算孝顺,没有上演很多人家的兄弟阋墙,甚至妯娌矛盾。

  “好。”我再次点了点头,但眼睛开始湿润。这个善良的老人,曾经坚强的老人,在交代后事时,却有种了却心事,可以离开的安详。他没有害怕,没有不舍,只有淡然。

  “宁宁,你怕吗?”舅舅突然问道。他是问我害怕死亡吗?还是害怕看到他死亡?抑或兼而有之?

  我哽咽地说道,“我怕”。我确实害怕。曾经鲜活的人,突然就彻底消失于人间,太不可思议。或许很多人觉得平常,可我总觉得恐惧、难受。我依然不太能接受自己的死亡、舅舅的死亡,还有阿雅的离开。

  “不用怕,人各有命。”舅舅安详地说。老人最相信命,认为生老病死,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所以才会那么淡定,所以再大的苦难,他们都能扛过去。

  很多人或许觉得,这是麻木。对,也可以称作麻木,因为经历了太多,对一切都麻木了。而年轻人,血气方刚,不甘心,不放弃,才会有我今日的逆势而为。

  我不信命,我认为我可以改变命运,如今的“活着”,已是我和阿雅在改写命运。可是阿雅或许已经失败,但我还在挣扎。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

  “我不甘心。”我倔强地说。我依然认为老天不公平,依然觉得人类残忍,人间可怖,依然希望时间逆转,我没有出车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