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评委点评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71 2019.05.10 22:35

  “我是因为出场时太紧张,才临时想了这样一个办法。”阿雅老实地回答。她并不擅长说好听的话。当然,往往最诚实的话语,也是最动听的。

  另一位评委钟星彤接口说道,“作为一个新人,没有见过这种场面,难免会紧张,你这个法子,倒是别出心裁”。她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或许是为上一个晕倒的歌手惋惜吧。毕竟,这个机会来之不易。

  “我总觉得,你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现场唯一的男评委,也是音乐界的泰斗赵晓光,似在记忆里搜寻着什么,“你的唱法,你的曲风,甚至你的样貌。”

  赵晓光对整个音乐界,可谓了如指掌。但凡有些名气的,或出色的,他都会有所耳闻。只是人太多,事太杂,他也容易忘记。一时之间,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阿雅对他自然是认识的,因为当初签约的公司曾请赵晓光老师给他们讲过课,还夸赞过她,乐感好,领悟力也不错。对于他的专业,和教育后辈的可敬品质,阿雅是万分敬佩的。

  “我们之前并未见过面,但在我眼里,赵老师是一个可敬的音乐人。”阿雅说得诚恳,这已经是她说过的最难得的夸赞之语。她很少真正敬佩一个人,但赵晓光在其之列。

  钟星彤做思考状,最后小心地问:“赵老师说的可是林雅洁?”钟星彤纵横歌坛几十年,也是圈中的老人,只是她很少自己演唱,也就名气不大。但很多有名的歌曲,却是出自她之手。

  赵晓光恍悟,拍了自己的头一下,“我想起来了,正是”。

  “可惜,若不是突然生病,又突然去世,今日可能会是一颗闪亮的明星。”钟星彤接口回应。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阿雅黯然的眼神。她并没有多难过,只是感动、心酸,她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记住了她,直至今日还在缅怀。如此,也不算白活一世。

  但纪雪注意到了阿雅的神色。她突然意识到,在这种场合,并不适合说这种话。无论多像,她都是丁宁,不是林雅洁。他们得尊重新的歌手。

  正待她要说点什么,只见阿雅已开口,“林雅洁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歌手。我相信,她要是知道今日还有这么多前辈记住她,并为她惋惜,定会欣慰的”。

  纪雪由衷地点头,并问:“这首歌是你作词作曲吗?”能够自作自唱的歌手,是十分难得的。这个时代,并不缺歌者,缺的是原创歌手。

  阿雅自信地点头。她的歌,皆是有感而发。正是切合自身的经历,才会那么动人,引人共鸣。

  几个评委接头商量了一会儿,最后意见一致地给了通关卡,也就意味着,她在这一期,不必被淘汰,安全了。“谢谢!”阿雅开心地向评委鞠躬,并向观众多次鞠躬。

  “恭喜你,我们期待下期你的精彩表现。”钟星彤道喜。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今晚送出的第一张通关卡。也是第一次,才显得特别。无论后面是否有人拿到通关卡,可能都不会这么震撼。

  阿雅退出现场,直接来到一个会议厅。此前的六位歌手已等候在此,通过大屏幕看现场的情况。“恭喜。”大家见了阿雅,均纷纷鼓掌道贺,只有卓伊坐在沙发一角,不动声色。

  阿雅不以为意,感谢大家的夸奖,谦虚地说,自己只不过运气比较好而已。接着和大家一起看下一个选手的表现。表现出色的,他们会毫不吝啬地赞赏;若是有瑕疵,他们也会指出,并惋惜遗憾。

  阿雅看到了孙佳的表现。虽然没有特别震撼的感觉,但四平八稳,还是一个不错的歌者。尤其是她出场后,一直坐在台阶上,静静地轻吟,直到高潮部分,她才在舞台上行动起来。

  这次的十二位新锐歌手,绝大部分都是唱的原唱歌曲,风格各异,还是带给了人不同的震撼。赵晓光深情总结:“能看到这么多新人,自己编曲,自己演唱,我很欣慰。江山代有才人出,歌坛注定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这次,除了阿雅,还有一人获得通关卡。他叫凌云芷,才二十岁,出身于音乐世家,可谓实力雄厚,也是阿雅的最强对手。但阿雅丝毫不觉得威胁,反而十分欣赏和敬佩。若能与他一起讨论音乐,应是一件不错的事。

  但他似乎并不喜欢与人交往,哪怕他声音好听,说出的话也让人很舒服。几乎是别人问他一句,他便回答一句,若没有提问,他也就不答话。

  大抵音乐家,都有几分孤傲吧。或许在他眼里,别人均是蝼蚁。阿雅本身也不是特别健谈,所以两人并未有过多交流。

  散场后,阿雅走出演播厅大门,阿元已在此等候。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慢地来回踱步。看到阿元,阿雅还是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不过还没走近,已经有一个人影快速地冲了过来。

  阿雅还没来得及反应,双肩已被人扣住。“你真的太棒了!”是秦钦激动得有些癫狂的样子。虽然阿雅也紧张得双腿打战,但也没有秦钦这么夸张。

  “你在现场?”阿雅疑惑地问。他会甘于当一个观众?不然,他怎么会知道?

  “我不用在现场,也能知道消息。”秦钦不屑地撇撇嘴,她也太小看他了。不过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才不是专门为向阿雅道贺而来。只见他往里瞥了瞥,但并未见到想见之人。

  “既然里面有你的人,干吗还要我做内应?”阿雅不解。她不过帮他传递一些纪雪的消息,比如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既然他还有其他渠道获知,她也就可有可无了。

  “哎呀,你不懂!”他跺了跺脚,就向门里走去。

  “怎么样?很顺利吧?”阿元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但看到秦钦这么欢快的神情,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嗯。”阿雅笑着点头。她左右看了一眼,说,“我肚子饿了,介意和我去吃点东西吗?”她因为紧张,一天没进多少食,如今放松下来,才发觉肚子已在咕噜噜地抗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