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产生隔阂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270 2019.05.04 11:50

  但我摇了摇头,确实吃不下。“谢谢你,我不饿。”我没有接他递过来的饭盒。

  不过易寒并未后退,反而打开饭盒。“那我喂你了哦,我还没有喂过女孩子,给个面子吧。”他含笑地夹了一口菜,就要塞进我嘴里。

  “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忍不住扑哧一笑,他做出的委屈表情,实在好可爱。

  可是我们和谐的相处,又引发了某些人的不满。“果然是只狐狸精。”耳边传来张敏霞嘲讽的声音。她的声音尖锐,刻薄,即便说出的是好话,听在人耳里,也不是滋味。

  “你不用理她们,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呢。”易寒开朗地回答。他拥有如今名气,一路走来,应该也听到过不少异样的声音。他倒想得开,不置可否,不予辩驳,也不往心里去。

  “谢谢。”我真诚地道谢。他真是一个暖男,应该也有不少人暗地里喜欢他。只是我已经吊死在一棵树下,无论遇到何人,发生何事,都无法做到对另一个人动心了。

  我扫了一眼周围,似乎并没有看到阿元的身影。他今天没有戏份,应该回去写稿了吧。

  “你在找阮元吗?”易寒暖暖的声音响起,“我刚刚还看到他了。”或许是看到我失落的表情,他立刻给我提供最新信息。

  “谁找他了。”我嘟囔了一句。易寒,你这么聪明,又这么真诚,真的好讨厌。作为一个耿直boy,他竟然因此被我嫌弃,也真是冤枉。

  “这段时间我看得出,你俩感情挺好的,或许昨晚真的是一个误会。”不过,说完,他立刻为举起手,做投降状,“你不要打我,我也没有替他说话的意思。”

  果然是一个戏精,我什么时候说要打他了。但他的开导,确实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有个这样的朋友,倒真的挺不错的。

  说也奇怪,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一个要好的女性朋友,即便有,也不会长久,倒是男性朋友不少。不过在青春期,我自动远离男同学,慢慢地,也孤僻起来。

  其实,每次看到张敏霞她们黏在一起,沆瀣一气,我都是羡慕的。即便没有男人爱,但那份友谊也是可贵的。有共同的攻击对象,还能一起逛街,吃饭都在同一桌。

  我静静地吃完饭,眼前却突然多了一个不受我欢迎的人。“丁宁,我可以坐这里吗?”郭娅琳不等我回答,已经坐在了旁边的小凳上,也就是刚才易寒坐的地方。

  “我真的要跟你解释一下,免得你这样一直误会阮元。”郭娅琳真诚地看着我,似乎不掺有一丝杂质,“我昨晚洗完澡,就被导演要求修改第二天的戏份。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找阮元来帮忙,没想到让你误会了。”

  这解释合情合理,我找不出任何破绽,与阿元说的,也如出一辙。或许,他们说的是事实,但并不代表,我此刻就会原谅他们。

  “我并不会因此感激你。”我冷冷地回应。虽然昨天我打了她一巴掌,如今脸上还有红印,但我并不想道歉。原本就是他俩不顾及场合,不将我放在眼里,才会有这么一出。

  “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没有其他意思。因为这个事,阮元根本不再理睬我了,他是真的很爱你。”郭娅琳说完这话,又站了起来,向我鞠了一躬,“对不起,给你们造成了困扰。”

  “我受不起,你走吧,我俩的事,与你无关。”我没有搭理她,侧过身,躺下,盖上毛毯,在躺椅上休息。

  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走开了。听着渐行渐远的步伐,我的心一阵抽搐。不管事实如何,我的心都好痛。

  虽然闭着眼,佯装睡觉,但睡眠离我很远,反而听觉越发灵敏。我似乎听到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应该是向我这边走来的。难道是易寒又过来了?不会,他才来劝我吃过饭。还是阿元?他一天都没有出现在我面前,如今趁着我睡着,想偷窥我吗?

  我故意掀开一角,把手臂露出来。果不其然,他体贴地将我的手塞了进去。我气愤地把手又伸了出来。这时,我听到了一声清朗的低笑。

  “有什么好笑的?!”我气鼓鼓地坐起,可看到眼前的人时,我尴尬得无地自容。“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心里如万千只野牛奔过,脸色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

  “我和朋友在附近的一个农庄玩,顺便过来看看。”叶紫萧笑着回答。也不知他是否听到了什么风声,不然为何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旁边,也没有惊动别人。

  “哦。”我无奈地知会一声,再说不出一句别的话来。真的很尴尬。原本与阿元闹别扭,结果把叶紫萧当作阿元,还不知他会如何看我。

  “看你这样子,是和阮元闹别扭了?”叶紫萧一副了然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如果是后者,我也要佩服他的演技。

  要不要个个都这么聪明?我发脾气,难道只能为了阿元那个不知道死哪里去的死鬼吗?“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我神色冷淡地问。没看到我现在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我是怕你情绪不好,影响了拍戏,不然我的损失可大了。”叶紫萧嘴贱地说。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也忍不住揶揄,“最好亏死你”。但却没多少底气,毕竟他亏的是钱,我亏的是名声。

  “呵呵,”叶紫萧笑得花枝乱颤,也不知道心情怎么这么好,“感觉一段时间不见,你越来越嚣张了。不知道是不是阮元把你宠坏了?”他看了看四周,“咦,阮元呢?这个时候不会和其他女人约会去了吧?难怪丁大美女窝了一肚子气无处发泄。”

  “叶紫萧,你是不是太闲了,还是皮痒了?”我明明正在气头上,他非但不同情我,还火上浇油,找死呢!我才不管他是不是我领导,惹了我的下场,都是一个枕头砸过去。

  叶紫萧抱着我的枕头,洒脱地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喝酒去了,拜拜。”他摆了摆手,走了。

  他这是发什么疯?好像我刚刚闻到了一丝酒味,他喝酒了?我挑眉望了一眼周边,大家的目光全都火辣辣地盯着我,见我扫过去,又都低下了头。

  叶紫萧,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大家肯定猜测,我与他真的有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关系怎么这么乱?我只想安安静静拍戏,做一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连我都看出来了,叶总对你不一般。”拍戏休息间隙,易寒悄悄地对我说。他对我眨了眨眼,一副我的秘密被他看透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