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感情问题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06 2019.06.13 11:54

  就在我与阿元商议是留下还是离开时,丁当竟然回来了。她说,她辞职了。

  “不是干得好好的,怎么辞职了?”妈妈焦急地询问。

  对于父母而言,工作与找对象一样重要,毕竟拥有一份好工作实在是太难了。所以,丁当好好地把工作辞了,妈妈总要问问缘由。

  虽然丁当并未表现出难过,可我却看出了她眼底的几分郁色。或许是她想开了,李岩并不值得托付终身,或许是她与李岩表白被拒,没有脸再留下。

  不管是哪一种,她选择远离李岩,本身就是好事。有些妄想不该有,有些情缘就该早点斩断。

  “就是不想干了。”丁当没有多言,也不愿和我们说更进一步的细节。这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

  “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工作怎么可以这么随意呢?”妈妈提高音量,又是一顿训斥,“你什么时候才能学着长大?这么任性,以后怎么过日子?”

  按照老一辈的思想,能够守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干至退休,便是最好的。如丁当这般,才半年多就辞职,在妈妈眼里就是任性。

  “我就是这么随意,这么任性,那又怎么样?”丁当也不甘示弱,站起来,气势比妈妈还足。妈妈愣在当地,还没回应,丁当已经跑进自己的房间,锁起来了。

  “你看,这是干吗呢,我才说了一句。”妈妈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想追寻一个答案。

  妈妈总是这样,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他人身上,对子女,除了教训,就没有一句温柔的话。

  我劝慰了妈妈几句,也不再多言。等丁当平复一下,我自会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感情之事,最难说清,有时明知是错,也如飞蛾扑火。

  当初我对丁当的劝告,她应该一句也没听进去,依然由着自己的情感发酵、升温,最后伤了自己。

  李岩是一个优秀的人,这无可否认,只是他的情感不会那么容易转移,即便转移,怕也不会牢固。

  有些人,嵌进了自己的生命里,是无法拔除的,就算拔除了,也牵筋动骨,拔不干净。

  对于李岩,展妍就是这样的存在。我相信,就算他结婚了,他的心也是向着展妍的。对展妍,或许是痴情,但对另一个女人,则是妥妥的伤害。

  如果展妍结婚了,他或许才能死心。只是她若过得不好,李岩心里也不会好过。也就是说,他跟展妍一牵扯,就是一辈子,无始无终。如此之人,如何能托付终身?

  我早就看明白了这一点,只是丁当却始终无法明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自己走不出来,谁也帮不了她。

  晚上,我去敲丁当的房门。我俩之间,需要一场开诚布公的谈话。既然她已知错,我就不会允许她犹豫、回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关乎丁当一辈子的幸福。

  有些人很执拗,偏在一棵树上吊死。但我觉得,“天涯何处无芳草”,只有走出这段感情,才能在下段感情中获得幸福。当然,我知道这很难,连我自己也很难做到。

  可是,无论我怎么敲,她就是不开门。不会想不开吧?“丁当,你没事吧,千万不要吓我。”我继续啄木鸟一样地敲击。

  或许是烦了,丁当吼了一句:“不要烦我!”

  好吧,至少人没事,还知道发脾气。我没有多恼怒,只是给她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只要她平复下来,或许就愿意与我来一场坦诚的对话了。

  一连两天,丁当都没有走出房门。我们放在门口的饭菜,她也丝毫未动。不吃不喝,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阿元说让他试试。我已与他交流过丁当的感情状态。阿元一改往日形象,那几下拍门,可谓惊天动地,好像要把丁当的房门给卸了。

  “丁当,是不是李岩那小子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把那小子卸了,让他几个月下不了床,好不好?”阿元直奔主题,不像我无力地喊,“你出来,我想和你谈谈”。

  “你伤害了自己,他又不会为你伤心,担心你的人,是你的亲人。你这是亲者痛仇者快,白白伤了我们一家人。”阿元继续劝说,“李岩除了家里有钱,哪里配得上你?心思不定,长得也普通,还一身的铜臭味,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阿元这是睁眼说瞎话呢,李岩哪里长得普通了,又哪里有铜臭味了,明明有种出尘脱俗,不为名利所累的超脱感。是丁当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就像那句歌词唱的,“香烟爱上火柴,就注定被伤害”。

  “你要是还不出来,我就去越城把李岩抓过来。”阿元赤裸裸地威胁道,“我说到做到!”

  以阿元的性子,把李岩打一顿倒是有可能,要把他千里迢迢抓回来,可不容易。

  还没等阿元走开,丁当一把开门,撞进了阿元的怀抱。“姐夫!呜呜……”然后哭得稀里哗啦。看她可怜的分上,阿元就借给她抱一会儿。

  阿元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软语安慰:“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好男人,又不是非他不可,何必为他伤心?”

  我也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姐姐早就跟你说过,李岩不是你的良人。我也不想责怪你,你刚步入社会,又遇到了优秀的他,动心是难免的。我们得学会调试自己,不是自己的,就不必去勉强。”

  丁当从阿元的怀里挣脱,又紧紧地抱住我,“我早该听姐姐的话”。我当初就觉得她不会听从我的劝告。如今明白了也不晚,至少她在这份感情挫折里成长了。

  爸爸妈妈也围拢了过来。尤其是妈妈,说了那番话后,见丁当反应很激烈,她很后悔,觉得是自己的口不择言伤到了她。

  “对不起,当当,妈妈不该没有理解你。”妈妈真诚地向丁当道歉。

  丁当擦了擦眼泪,又一一给了妈妈和爸爸一个拥抱,“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