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一段往事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082 2019.05.10 11:55

  我知道阿元这是在跟我道歉,毕竟姑妈的怨念,是直指我而来。

  只是我不知,她为何对从事演艺这个行业如此反感,而且不分青红皂白,执意反对。或许这是她的心结,若解不开这个心结,白一铭想要继续走这条路,怕是没那么容易。

  在阿雅的传递下,我与阿元进行了一番诚挚的沟通。

  “姑妈回家了吗?”我问。她那种状态,阿元想将她弄回去,怕是要费一番功夫。

  “嗯。”阿元沉重地点了点头。这件事,由白一铭烧到我身上,是出乎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吧。

  她一开始就不看好我,所以才想拿长辈的架子磋磨我,只是阿元跟她说了什么,她才收敛,并对我客客气气的。那种厌恶,并不是装出来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藏也藏不住。

  我看到阿元的手臂上,还有脖子上,都有几道指甲挠出来的红印。看来,姑妈也没有留情。

  “你觉得姑妈为什么会讨厌我?又为什么如此反对一铭进娱乐圈?”我问。阿元或许知道一些往事,也能想到这其中的关联。她针对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整个群体。

  阿元冷静地想了想,最后恍然,“或许,跟我姑父当初的一段婚外情有关”。他犹疑了一会儿,最后娓娓道来。

  “姑父被调入文化部,去了中央,与姑妈聚少离多。后来认识了一个女演员,据传,关系亲密,连姑妈也知道了。她把一铭放在我家几个月,只身去了北京。后来不知怎么解决的,姑父与那个女演员断了来往,并被重新调回越城。”

  阿元对这种事情,其实也是深恶痛绝的。父母同样因为工作原因,聚少离多,倒不曾听说父亲有婚外情,但与家人的关系,却是十分冷淡。

  “估计也是单位介入了吧?”我猜测道。或是姑妈手里握着他的把柄,以至为了前途考虑,放弃了他所谓的爱情。

  “或许吧。”阿元皱了皱眉,“在北京的那几个月,姑妈估计也特别难熬。即便她最后赢得了婚姻,但还是输掉了爱情,也寒了心。”

  也正因此,她把所有的爱全都倾注于白一铭。可惜白一铭却执意走上她最讨厌,只要一想起就心痛的路。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没有走出来。”不要小看女人的执着,一旦爆发,可以毁天灭地,寸草不生。

  “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阿元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他都没有办法,我会有什么办法。如今,不是姑妈让步,就是白一铭让步,若各执一端,母子关系实在堪忧。

  “你觉得呢?”我问。我想知道他是如何想的,是继续支持白一铭走这条路,还是强迫他回归校园,正常高考,读大学,最后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

  “只怕他如今无心高考,即便考了,成绩也不会理想。”阿元认真思考后,总结道,“倒不如支持他,继续他的梦想。”

  阿元看得很清楚,此时退出,白一铭的一生可能就真的毁了。不爱读书,游手好闲,又与家人关系紧张,最后极有可能误入歧途。不用想,这都是一条末路。

  “那注定要伤姑妈的心了。”我感叹。即便白一铭成功了,走上了人生巅峰,他的母亲也不会为此骄傲。“你有什么办法打开她的心结吗?”若是她能看开,自然皆大欢喜。

  “我不知道。”阿元无奈地摊手。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扭转他的价值观。

  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先下一剂猛药吧。“听说,天盛娱乐最近要送一批学员去韩国受训,一铭要去的吧?”我问。这么重大的事,他应该会告诉阿元这个唯一支持他的表哥。

  “我听他说了,而且还要交一笔钱。”阿元惊讶地问,“你想帮他出这笔钱?”他甚为苦恼的样子,真是笑煞我也。我自然没钱,他也没钱,钱每个月都往房子那个坑里填呢。

  我摇了摇头。“一铭的签约里,应该会有一条,若不服从公司安排,要赔偿公司大笔违约金。”相比他要交的钱,违约金才是大头。可能姑妈一辈子也没有存下这么多钱。

  “你这是逼着姑妈答应一铭继续走这条路啊?”阿元犹豫了一下,不知是不忍,还是不可行,“要是她宁愿赔钱,也不肯放一铭走呢?”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若她以死相逼,这件事也就会失控,反而无法收拾。我最怕的也是这个。

  “你就当作这是一个馊主意吧。”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即便女人了解女人,更懂女人,却无法代替她思考,更不能替她做决定。何况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妖精,专门蛊惑人心,我去劝,无异于火上浇油。

  “我考虑一下。”阿元确实得权衡一下。此事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真不好说。

  “过年的时候,你跟姑妈说了什么,不然为何她对我的态度会有所缓解。”我突然想起一直没有琢磨透的那个未解之谜。

  阿元挠了挠头,神秘兮兮地说,“保密”,但我看到他嘴角有一丝羞赧的笑。

  这个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套?“我都死了,你还瞒着我。这是叫我死不瞑目吗?”我干脆耍横,把我血淋淋的伤疤揭给他看,让他膈应膈应。

  果然,阿元脸色都变了。“你胡说什么!”他冷着脸,凶狠地道,“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活着。”这句话撞得我心里一阵柔软。

  “那你告诉我嘛。”我又撒娇道。阿雅学我的样子,简直令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其实,私底下我经常对阿元撒娇,而每次撒娇,他都会不讲原则地答应我任何条件。

  男人往往吃软不吃硬,你硬,他比你更硬,你若示弱,他立刻软了。这是我的经验总结。

  阿元这才面色和缓些。“也没说什么,就是说,非你不娶,大不了打一辈子光棍。”他别过脸,不看我。他早已不是纯情少男,竟然还会不好意思。

  “就这么简单?”我讶异道。不可能吧?他的话要是这么有效,对于白一铭的事,她也就不会那么执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