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结局下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33 2019.06.19 11:53

  十六年后。

  叶紫萧凭借多年的经营,已经把盛天集团扩大了规模,在越城也是响当当的企业家。

  唯独他的感情,一直成为禁区。四十多岁的年纪,风华正茂,可是身边连个雌性动物都没有,他的所有秘书、助理,都是男性,他所有的业余活动,也全部都与工作有关。

  这一天,他在助理的陪同下,外出参加一个峰会,可是在上高架桥时堵车。助理有些着急,万一迟到可就不好了。但叶紫萧表现得很淡定,把手机当玩具,转来转去,没有任何惊慌之色。

  他开窗,想透透气,可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起,接着是一个动听的嗓音。“人生畅快,有点酒菜,这就是我能给你的爱。”

  叶紫萧太熟悉这音乐了,这是阿雅的遗作。他看了一眼桥下,有一男一女,正在边弹吉他边对唱,周围稀稀拉拉地站了几个人。

  唱得有点稚嫩,感情也不是很真挚,但叶紫萧却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一曲完毕,他不受控制地开门,走了出去。

  “叶总,你去哪里?”助理焦急地大喊。原本就堵车,他还任性地离开,这可如何是好。随后,他也追了出来。但叶紫萧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而是走到了唱歌人的面前。

  此时,女孩拨弄琴弦,准备开嗓,唱另一首歌:

  曾觉日月无光,山河失色,

  黑暗盖住了天地,生命只剩下躯壳。

  你的突然降临,像一首歌,

  拨开了云遮雾绕,消散了我的苦涩。

  你把时光惊艳,你把岁月吆喝,

  你把我沉入冰点的整个世界捂热。

  没人如你美好,没人比你快乐,

  没人像你在我的生命里那么煊赫。

  你不合逻辑,偶尔苛刻,

  纵我有万千良策。

  若能敛锋芒,守拙藏特,

  世界待你将温和。

  可惜,我还是没能留住你呵,

  如今只能静静唱着这首挽歌:

  若有来生,你唱戏来我附和,

  你写字来我磨墨,

  等你来生,为你把雨挡风遮,

  陪你游壮丽山河。

  若有来生,再不多事把你惹,

  再不离别把你舍,

  等你来生,学会闲话与你扯,

  学会爱你比你多。

  世间便有万千颜色,

  也不及你娇颜一朵。

  从头至尾,叶紫萧都没有挪动脚步,不仅是被美妙的音乐吸引,更是因为她像极了一个人。

  “阿宁?”叶紫萧不自觉地喊出了声。她就像年轻几岁的丁宁,穿着淑女裙,长发飘飘,头上还夹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发夹。

  “大叔,你怎么知道我叫阿宁?你认识我?”女孩瞪着那对明亮的大眼睛,兴奋地问。而那一声“大叔”,让叶紫萧也回过神来。

  对啊,怎么可能是丁宁?她都去世十九年了。竟然那么久了,久得他都要忘记她的模样,可再看到这个女孩,她的形象又清晰地映入他的脑海。

  “你也叫阿宁?”是不是太巧了些?叶紫萧简直觉得缘分太奇妙,好像是上天特意安排他与阿宁重逢一样。

  “我叫阮忆宁,我爸叫我阿宁。”忆宁爽快地回答。

  姓阮?“你跟阮元有什么关系吗?”叶紫萧试探地问。不会也这么巧吧?阮元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况且,也没听说丁宁留下了一儿半女。

  “他是我爸爸。”忆宁骄傲地说。如今,阮元是国内一线作家,笔耕不辍,大量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可谓炙手可热,作为女儿,自然是引以为豪的。

  “你今年多大了?”叶紫萧好奇地问。

  “十八岁。”忆宁疑惑地问。在她眼里,这个大叔有些奇怪,好像有一身的故事,尤其是眉眼间的忧郁气质,那么遮掩不住。

  叶紫萧心里盘算着,她是阿宁死后一年出生的,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是阿宁留下的孩子。那他怎么会有个孩子,又与阿宁那么相像呢?难道是阿宁一死,他就另找了个和阿宁相似的人结婚?

  “你妈妈是谁?”叶紫萧再问。他急于知道真相。

  忆宁却有些不耐烦了,“大叔,你怎么像查户口呢?”一上来,就问爸爸是谁,妈妈是谁,多大了,不就是查户口吗?

  “瞎说什么呢?我们叶总问你,是看得起你。”助理出言训斥道。

  “住口。”叶紫萧打断他的训斥,却把忆宁吓了一跳。

  叶紫萧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气,赶忙道歉:“别怕,我不是坏人。我与你爸是旧友。你回去跟他说,我是叶紫萧,他就知道是谁了。”

  “哦。”忆宁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唱歌?”叶紫萧才想起,以阮元现今的实力,不至于让女儿(他会去求证她的身份)街头卖艺,“刚才那首歌是谁写的?”反正不应该是她。这明显是男主角的口吻。

  “我爸爸写的,听说是写给我大姨的。是我作的曲,不过我并不满意,还须改进。”忆宁诚实地回答,“至于我在这里唱歌,是因为爸爸说,十八岁就是成年人了,我应该自己养活自己了。”

  大姨?叶紫萧脑袋一转,就想明白了。“你妈是丁当?”他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难怪她与阿宁那么像!不过,他本能地觉得这个孩子是李岩的,阮元不过代为照顾而已。

  这样也挺好的,李岩与展妍早已完婚,孩子也快这般大了。要是扯出一个私生女,并不是好事。这件事,还是不要去查证为好。

  如此一想,叶紫萧的心情大好,他扯出一个笑容,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忆宁,“这是我的名片,我也懂一些音乐,如果你想知道怎么修改你刚刚那首歌,可以来找我”。

  忆宁看了一眼名片,瞬间睁大眼睛,“你是盛天集团的总裁?难怪我觉得你有几分眼熟。”然后她又嘀咕了一句,“爸爸怎么从来不说他还有这么有来头的朋友?”

  “现在,我是你的朋友了。”叶紫萧笑着说。

  “嗯嗯,”忆宁拼命地点头,“我也有了不起的朋友了。”

  叶紫萧宠溺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心里流淌着温柔的情愫。“叶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助理焦急地催促道。

  摆着那么重要的会议不去参加,在这里跟一个小女孩交朋友,孰轻孰重,他怎么分不清呢?

  叶紫萧却没有动,而是问:“刚刚那首歌叫什么名字?”

  “等你来生。”忆宁响亮地回答。

  (剧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