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狼狈不堪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204 2019.04.29 12:00

  自从与叶紫萧共舞后,我便觉得,整个会场的人看我的眼光有所变化。连苏染,也刻意疏远我。退场的时候,她与另一个相熟的人,手挽手,笑语盈盈。

  我倒不甚在意,反正阿元还在场外等我。可是变故发生在一瞬间,猝不及防。我刚与叶紫萧告别,却在与沈玥擦肩而过之时,她突然一扯,扯住我礼服上的肩带,我一个重心不稳,趴倒在桌上。哗啦一声,将桌上的酒瓶打翻。

  “哎呀,对不起。”沈玥夸张地捂着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茫然地看着会场的人,只觉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他们应该很乐意有人出来报复,毕竟看我不顺眼的人,实在太多。

  我看着衣服上的酒渍,瞪着沈玥,“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故意的,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摔倒。

  “谁看到了?刚刚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稳,摔倒了。”她还真会睁眼说瞎话。刚刚应该很多人看到了,只是不一定会帮我,而因此得罪沈玥。所以,在场的人,确实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沈玥带着胜利的微笑,趾高气扬地走了。

  这时,一个人给我罩上了西装外套,并扶住了我。“不要怕。”他温柔地说。叶紫萧那张坚定而刚毅的脸,却赫然映入我眼帘。

  他对着沈玥离开的方向,毫不客气地放话:“以后谁要是再在我的场子上搞这种技俩,我对她不客气。”他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知道,这是对沈玥说的,也是对其他人说的。

  沈玥身体僵硬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毫不回头,扬长而去。

  “我带你去换衣服。”叶紫萧扶着我,就往酒店内场走去,但被我拒绝了。

  “叶总,阿元还在场外等我,我先走了。”我挣扎着,想把外套还给他。毕竟我有自己的男人,不好穿其他男人的衣服。但他用力地按住,并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喝道:“披上!我送你出去。”

  “可是——”我还想拒绝,却已经被他推着往外走,“外面那么冷,你想感冒吗?”他脸色铁青,好像我才是罪魁祸首,而不是一个受害者。

  我有披肩,就放在车上,原本阿元让我带进场,但我觉得,没有人会这么做,何况里面有空调。如今有些后悔,要是带了,也不用这般为难。

  “我可以自己走。”怕阿元看到我们搂搂抱抱,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侧开了身子。他很自觉地拿开自己的手,并与我保持距离。

  出了会场,阿元已经在此等候。我取下叶紫萧的外套,递给他,抱歉地说:“叶总,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外套。”

  阿元在我露出肩膀的一瞬间,已把自己的外套穿在了我身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阿元关心地问。胸前的红色印渍,在白色礼服的衬托下,显得特别醒目。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丁宁。”叶紫萧诚挚地道歉。今天的事,可以说确实与他有关,若没有他的推波助澜,毫不起眼的我,怎会招致沈玥的报复。

  阿元没有任何表示,搂着我向酒店外走去。经此一事,不知阿元会否阻止我继续走这条路,毕竟刚刚踏入,便已树敌太多。

  一上车,顿觉温暖袭来,阿元早已把空调打开。我把外套脱下,又换好早备好的衣服,这才觉得松快下来。还是在自家的领地舒服,没有争斗,不用绷起神经,更不用应酬。

  “不准备告诉我吗?”阿元看着我做完一系列动作,却始终不发一言。我觉得他生气了。但不是生我的气,而是他自己的。

  “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衣服上沾了酒渍。”我轻描淡写地说。至于宴会的细节,我不想重复。其中的尔虞我诈,我也不想讲给他听。

  “不小心?”阿元反问了一句。没有人相信,娱乐圈真的会有不小心吧。“你觉得我是傻子吗?”阿元提高了音量。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因为我们并不认识。”这样说,不知道阿元会不会更容易接受些。今日受的侮辱,他日我定会要回来,但在此之前,我不想我们为此闹不愉快。

  “别做这个了,另外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吧!”阿元劝道。

  “正经的工作?你觉得我这份工作不正经?”我觉得很受伤。原来他一直是这么看待的,他骨子里不接受我走这条路,只是因为这是我的选择,所以他一直支持。

  这个世界上的工作,千奇万种,哪些是正经的,哪些不正经?这完全看你自己如何认定。我不觉得自己所走的路,就不正经。当初父亲认为阿元辞职在家写稿,就是不务正业,而他作为新时代的人,竟也如此迂腐?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元想握住我的手,却被我甩开了。他很愧疚地解释:“看到你受欺负,我很心疼。要是找一份普通而稳定的工作,或许就没这么多事了。”他应该后悔当初答应让我加入盛天娱乐,后悔相信叶紫萧会护我周全,更后悔介绍我入行。

  “我没事的。我可以忍。”在自己没有强大之前,自然应学会忍辱负重。这点小事,我并没放在心上,虽然当时有些怕,有些无助。

  “你可以忍,我却做不到。看着我的女人受委屈,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你懂我的心情吗?”他的眼睛因为隐忍,而布满红血丝,“我恨不得杀了他。”

  “阿元,真的没事的。”我们忽然转换了角色,反而成了我安慰他。他是因为爱我,才紧张,才失控。如果换作我,遇到阿元被欺负,我也会愤怒,会冲上前维护。

  “回家。”阿元发动车,快速往家里驶去。一路无话。不知阿元在想什么。我一直都在回顾宴会,在梳理那些人之间的关系,也在考虑我自己的定位。既然所有人都在排斥我,那我自然得靠拢不排斥我的人。这样,我才能看清,这个圈子的人,哪些值得深交,而哪些必须远离。

  几乎是一到家,我就接到了叶紫萧的电话。他仍旧是跟我道歉,并说会给沈玥一些教训。我无所谓,也不会为伤害我的人美言几句,他要教训就去行动吧。

  “谁?”阿元问。

  “叶紫萧。”他以为他想查岗,就把手机通话栏给他看。他二话不说,拿过手机,拨打了过去。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立刻阻止,他却身形一扭,躲过我的抢夺。

  已经来不及了,叶紫萧接通了电话,问:“丁宁,还有什么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