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我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忐忑不安

等我来生 原霜忆 2108 2019.05.16 11:50

  他们又闲扯了一堆,菜也点了,老伯却并未提起任何关于我的话题。或许家公不在,他也不好明说。

  不过,酒足饭饱后,老伯还是拉着阿元,“借一步说话”,便进了他自家的办公室。我也没有执意要追。既然他避着我说话,便是不好对我直言。

  我闲着无聊,一口一口地把饭菜扒拉干净。虽然吃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却可以饱腹,也可以逃避现实。

  没多久,阿元走了进来,老伯已经消失。

  “他说什么了?其实你不必瞒着我,毕竟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我开门见山地问阿元。

  就像一个病人,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病情。若知道自己时限已到,除了害怕,也会好好珍惜余生,最怕一无所知,猝不及防。

  “唉,”阿元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于你身体里藏有两个灵魂颇感惊讶。他问我要不要驱赶,我说不必,他也就不再强求。”

  “真的?”我疑惑地问,“他应该力劝你驱赶吧?或许他会说,这有违天道。抑或说,你不能和一个鬼魂在一起。”

  我知道人类对这种事,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也是要求罢黜的,而且很多人也会害怕。

  阿元已经算是心性坚韧,不仅接受了我的存在,还处处维护。他没有表现出一般人的懦弱和恐惧,也没有联合外人对我驱赶,或伤害。

  “都被你猜对了。”阿元捏了捏我的脸蛋,“但我要坚持,他也没有办法。”阿元的脸上是诚恳的表情。

  不知他会不会标榜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对我发动进攻,毕竟他研究这一行,便是研究如何对付像我这类鬼魂。

  不过看阿元,他倒是十分镇定,好像一点都不用担心。我稍稍心安,与他一起离开了酒楼。

  “你不用担心,无论结果如何,在这期间,我一定会照顾你,保护你。”散步回家,阿元再次对我保证。我相信他说的话,他早已用行动证明。

  不过,我还是压不住心里的好奇。记得上次老伯送了家公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我一直想知道盒子里装了什么东西。

  我寻思着,等阿元睡着,我便偷偷地去家公的房间查探。又猜想了各种可能,或许是一张字条,提醒家公的;或许是驱鬼神器,让他们捉了我。结果我还活得好好的,所以老伯再次见到我十分惊讶。

  因为想七想八,所以老是走神。“阿宁,阿宁。”阿元摇了摇我,“想什么呢?”

  想到我或许依然为今日之事担忧,他又宽慰我,“不要害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没事,你刚刚说什么。”我回过神,再次迷茫地问。刚刚好像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一时走神,没有注意听。

  阿元抱着我,让我坐到他大腿上,又搂住我,在我肩头轻轻拍了拍,“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我们就努力地去解决问题,规避风险。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不让别人伤害你”。

  “嗯。”我点头。“刚刚是不是谁打电话来了?”我再次问。

  “盛天打来的,说是《来生之约》确定开播档期了,要我们下个月一号参加发布会。”阿元叙述道,“你发什么呆呢,我接电话你一句都没听见?”他又探了探我的额头。

  我轻轻躲开,哪里就到了发烧的地步,我好着呢。“没什么,我就是有些不安。”我实话实说。

  这种不安也不知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但我又挤出一个笑容,“没事,有你保护我,我不怕”。

  “傻瓜,以后的事,谁又说得定呢。”阿元将我搂得更紧了,“珍惜当下,有你就好。”

  是啊,有你就好,管它以后呢。我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很安心。

  在家的日子,除了与阿元腻歪,阿雅也会教我弹琴。因为有点微弱得可怜的基础,也算是个半吊子,至少可以弹几首简单的儿歌了。

  当然,我志向远大,不服输,强迫自己努力练习,就算今后不能成为阿雅那般才华横溢的女子,至少也不能丢脸,得有点才艺傍身。

  如今,我与阿雅已能自由切换,有时为了准备今后的比赛,阿雅会琢磨自己的曲子,而我想得了空闲,与阿元你侬我侬,便由我主导。

  比赛的前一天,阿雅练习完,休息的空当,我便自主控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不过,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家里的平静。

  我打开门,让他进来,不过他蔫蔫的,一点不似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

  “大才子,你这是酝酿什么悲伤的歌吗?”我调侃道。他太不正常了。当然,他一直都不正常。

  “没看到我这么难过,你还挖苦我。”秦钦干脆抱着我,大哭起来。我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就像一个无所顾忌的孩子。

  “哎,哎。”我拍了拍他的背,还真有点无力招架。不过,下一秒,他已经被阿元一甩,甩到了沙发上。“一边哭去。”阿元把手搭在我肩头,看着一脸愤怒的秦钦。

  阿元把自己的温柔都给了我,在别人面前,他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况且其他男人想占他老婆的便宜,门都没有。

  “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秦钦如炸了毛的公鸡。

  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一滴眼泪。也就是说,他刚刚也没有那么伤心。当然,男人的眼泪一向贵重,不像女人,一旦开了闸,便止也止不住。

  “我们又不是圣人,你的感情问题,我们也无能为力。”阿元摊开两手,耸了耸肩。别人的感情,旁人是没有发言权的,即便劝慰几句,也解决不了问题。

  阿雅已让他留心身边的女人,看他这模样,应该是毫无进展了。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过他的过去,确实无能为力。

  “你说过要帮我的。”秦钦拉住我,求助地说。他还真把我当救世主了。我要是什么事都能搞定,还会弄成现在这样吗?连叶紫萧这个多年的朋友都没辙,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唉,”我叹了口气,“那你跟我仔细说说你们的故事吧,从相遇开始。”或许,从他的叙述中,我可以捕捉到蛛丝马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