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守护者部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返回原地

守护者部队 爱我所爱a 2062 2020.01.08 11:33

  跳下悬崖后。

  秦凡耳边满是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震天的瀑布轰鸣声,人在虚空,身体用力反转过来,头上脚下,标枪一般朝河流扎去。

  “轰——”的一声,秦凡扎入河流中。

  水流速度太快了,巨大的冲击让身体难以自控,加上无处借力,迅速下坠,被汹涌的河水卷着往下游而去,无法控制。

  秦凡早有准备,憋着气,护着头,绷紧了身体,做好了撞击准备。

  意外的是河底没有暗石,冲了一段距离,身体浮上来,秦凡用力一蹬,窜出水面。

  “哈——”

  一口浊气吐出来,就在身体往下沉的一刹那,秦凡猛吸了一口气,任凭水流将自己带走,漂了好一段距离,身体慢慢稳住,秦凡探头朝前看去,前面是缓缓向前的波涛,水流没那么湍急了,松了口气。

  秦凡被河水卷到了缓水区,双脚用力踩水,免得沉下去,一边划水,控制着身体朝前游去,一边打量四周。

  上游是滚滚而来的河水,两侧是陡峭的悬崖,高不可攀,前面是悠悠而去的河流,逆流肯定不行,水流太快,游不过去,往下游也不行,估计敌人在前面等着,必须尽快找个地方脱身才行。

  “也不知道夏雨怎样了?”秦凡暗道,脑海中闪过一个女孩的身影来。

  漂了一段距离,秦凡发现不远处一段悬崖因为塌方的缘故,看上去并不是很陡,而且不少石头凸起,利于攀爬借力,眼前一亮,迅速游过去。

  靠边后,秦凡爬上一块石头仔细观察,见上面只有一小段不太好爬,但有直刀,挖几个坑洞借力问题不大,能上去,松了口气,将直刀咬在嘴里,手脚并用,采用三点固定法,抓起石头凸起部分往上爬去。

  等到了中途,光滑的岩石无法接力,秦凡两脚站稳,一手抓住一块岩石,另一手拿起直刀劈砍过去,看上去坚硬如铁的岩石在直刀的劈砍下,居然如豆腐一般松软。

  秦凡愣了一下,旋即大喜,快速劈砍起来,没多久就砍出一个支撑点来。

  直刀的锋利程度是意外之喜,让秦凡省了不少力。

  半个小时后,秦凡爬上悬崖,坐在地上休息,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

  太阳已经落山,晚霞正在退却,马上就要天黑了,周围山岭变得暗淡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秦凡感觉体力恢复不少,整理起身上的武器来,无论狙击枪、备用步枪、手枪还是弹匣,都被水泡了,说不定有泥沙颗粒进去,弄不好会炸膛,不敢再用,全部丢到峡谷里面去了,身上只剩下一把直刀,一把军匕。

  秦凡担心夏雨安危,赶紧辨明方向朝前走去。

  森林里没有路,而且非常危险,秦凡不敢走太快,一边走,一边小心戒备着。

  一个多小时后,前面出现一条溪流,视野相对开阔一些,水流很浅,倒映着波光。

  开阔的溪流利于行走,两侧是茂密的树林遮挡,加上晚上能见度很低,除非正好撞上,否则很难被发现,但秦凡依然不敢大意,随便一条飞蛇,一只吸血蚂蟥,一只毒蝎子,甚至一只毒蚊子都能要了性命,谨慎的往前走去。

  半个多小时后,秦凡看到一条碗口粗的蝮蛇趴在旁边树上,对着初升的月光轻轻吐蛇信子,像是在休息,没有敌意,颜色和树皮很接近,要不是脑袋伸出来,很难发现。

  秦凡大喜,一个箭步冲上去,蝮蛇反应很快,瞬间竖起脑袋,发出嘶嘶声。

  秦凡饿极了,哪会罢休?黑色直刀闪电般砍去,将蝮蛇的脑袋砍掉,飞出去好远,身体掉落在溪流中,扭曲成一团,没有马上死透。

  秦凡上前,捡起蛇身掂掂,得有好几斤,熟练地去皮,去脏后,洗剥干净。

  “咕咕咕——”远处传来猫头鹰的叫声,给这片森林平添几分诡异气息。

  秦凡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一边竖着耳朵倾听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继续赶路,走走停停,不断修正方向。

  一个多小时后,秦凡终于来到了上次那个山坡,敌人尸体已经不见了,空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秦凡警惕的隐藏起来,小心观察。

  周围静悄悄的,月色浓了几分,树林里透着几分压抑。

  周围满是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古怪的兽吼。

  秦凡不放心地观察了十几分钟,确定前方没有危险后,小心地冲过去一段距离,迅速藏好,继续观察一会儿,再往前冲几米。

  如此反复,不到一百米距离,秦凡走了十来分钟。

  等到了上次藏身的那棵大树时,秦凡迅速藏好,观察片刻,确定没有威胁后松了口气,提高了些声音喊道:“夏雨,是我!”

  “真的是你吗?”一个颤抖的声音在斜坡下响起,就像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秦凡听出了对方的恐慌和无助,一个没有战场经验的人独自呆在这片原始树林里,又是晚上,能坚持到现在非常难得了,赶紧答应道:“是我,快下来。”

  “好,我这就下来。”夏雨的声音传来。

  “下面树林很密,没什么月光,看得清吗?”秦凡关心地问道。

  “看不清,下面黑乎乎的,树林太密了。”夏雨着急的声音传来。

  “别着急,我过来。”秦凡赶紧说道,朝山坡下走去。

  斜坡树林里能见度很低,月光都被茂密的树冠遮挡住,秦凡只能凭借非常微弱的亮光摸索着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喊道:“夏雨?”

  “我在这儿。”夏雨着急地说道。

  秦凡听声辩位,修正方向,继续小心地摸过去,好几次撞到大树,亮光太微弱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地面暗沉沉的,什么都看不见,换一般人根本不敢走。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这时,夏雨情绪激动地喊道。

  秦凡听出了夏雨话语中的害怕,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一个人在黝黑的森林里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赶紧提醒道:“别哭,小心敌人。”

  “对不起,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果然没有抛下我。”夏雨连声说道。

  秦凡快步走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