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天赐异能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左芊离

天赐异能者 关东煮酒 3650 2020.04.03 01:48

  黎夜眼中甚至透露出杀气,裴逸轩从来没见过他这幅模样,如此看来,乔倾汐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乔倾汐这时也缓过来神,虽然还是心中很害怕,却想开口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安慰黎夜,“我....我没事,她应该也没想伤害我。你听轩哥的吧....”她越说声音越小,明显感觉到少女的冷冽气息和脖子上越来越尖锐的痛意。

  黎夜听到她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她和裴逸轩的话,但仍用眼神剜这少女,杀意不曾减少。裴逸轩见他没有了动作,便收回了抓住他手腕的手,他知道黎夜会听小汐的话。

  裴逸轩从最后走到最前面,温柔的看着少女,缓缓地一步步靠近她,“放心,我救你回来的,就不会伤害你,你还记得我吗?”

  少女见他往前,便一边收紧手中的刀,一边向后退:“你别过来。”少女的声音想泉水一般清冽,不似乔倾汐的甜美,她的声音让人心里更平静,像是春风拂面一般的舒服。

  血,顺着乔倾汐的脖颈处流下。染红了黎夜的眼,他紧握着双手,露出了青筋,身上紧张的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少女闻言也抬头看向裴逸轩,确实觉得眼熟,便皱眉仔细想,房间内沉寂了一会儿,少女再次开口:“你也是...?”

  裴逸轩欣喜若狂地点点头,“你还记得?!五年前,在空洞!”

  少女做出思考状,看着眼前的人,上下看了一看,眼神中带着询问。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说着便伸出右手,立着中间三根手指,做发誓的手势。

  少女犹豫了一下,手劲松了一下,将手中的刀缓缓离开乔倾汐的脖颈。

  乔倾汐被吓得脸色苍白,脖子上的疼转上她的眉头,她眉头紧皱,双手紧握,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在刀收回的那刻,要迈开步子向黎夜奔去,却发现双腿无力,脚已经软了,身体便往前倾。

  “啊——”乔倾汐赶紧闭上眼,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黎夜在刀收走的那一瞬,像箭一样飞快地奔过去,接住了娇小的人儿。扶起她后,便公主抱把她抱起。

  “黎夜哥....”乔倾汐被黎夜抱起,头无力地靠在黎夜身上,带着哭腔像是在撒娇。

  这脆弱的声音传到黎夜的耳中,心咯噔一下,痛在心中蔓延,低头看她,轻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小汐乖。”

  乔倾汐轻声哼了一下,像小猫一样窝在黎夜身上,微微点点头。

  黎夜深深地剜了一眼现在前方的少女,眼睛猩红,少女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震了一下,握了握手中的刀。

  黎夜收回目光,走出房间,路过裴逸轩的时候驻足了一下,冷声道:“管好你的女人。让她以后离小汐远一点。”

  裴逸轩从未见过黎夜这样和他说话,也是一怔。季彦在一旁看着这出戏,觉得有点意思,看着这个局面,走过去拍拍裴逸轩的肩,“他是关心则乱,有点心急了,你体谅一下吧,他也不是故意的。”说完便跟着黎夜他们走出房间,去看看那位小可怜。

  黎夜踹开乔倾汐房间的门,却感觉到怀里的人微微一颤,他微微使了点劲,把她抱的更紧些。

  走进房间,到了床边,黎夜便想把她放在床上,却听见她嘤咛了一下,紧紧抓住黎夜的衣角。黎夜叫她这样,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抱着她坐在床上。

  季彦匆匆赶过来,想查看一下乔倾汐的情况,却见他们俩这个姿势。

  “还抱着呢,别这么舍不得,让我给她看看吧。”

  黎夜感觉乔倾汐抓她抓得更紧了,拍拍她的手:“没事的,是季彦,让他给你看看,听话。”

  乔倾汐闻言点点头,松来了抓在黎夜衣角的手,自己坐上了床,她有些回过神了,觉得自己太过软弱,虽然从小学过一些防身术,但到底没经过这档子事,也从来没用过自己学的那些。但既然当初同意了进入空洞,答应了轩哥,她就不应该被这些小惊吓给搞成这幅模样。

  乔倾汐正想着,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冰冷的小手瞬间被温暖。她有些感动地看着这个为自己着急的大男孩,心中有些异样。

  “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吓到了。晚上可能做个噩梦,最差也就是发个烧,也就没什么事了。脖子上最近别碰水就好了。”季彦检查完告知他们俩,他也不知自己是造了什么孽,不仅要天天吃狗粮,还得给他们当免费医生。越想越来气,越想越来气,便也不管他们,走回自己的房间,赶紧关灯睡觉,生怕再有人找他。

  裴逸轩房内,两人保持着安全距离,相对而坐。

  房内一片沉寂,到底是裴逸轩没忍住先开口:“那个...你还记得我嘛?五年前我们见过,在空洞里。”

  少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这五年一直在找你,但是没找到。不想这次在附近出任务,碰到了你,你当时受伤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裴逸轩又开口。

  “找我做什么?”少女开口问。

  “额...”裴逸轩一时有些语塞,“我说...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有种熟悉感,你信吗?我知道这句话很老套,但是是真的。”裴逸轩怕对方误会自己是和她搭讪,赶忙解释。不想一会对方也开口:“我也这么觉得。”

  裴逸轩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震惊又激动,猛地站起,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暗搓搓地搓搓手,尬笑了两声,伸出手,“那个,你好我叫裴逸轩。刚才照顾你那个小女孩叫乔倾汐,然后那个....”

  “你好,”坐在对面的少女也站了起来,伸出手握了握,打断他“我叫左芊离。”说完就撤回了手。

  裴逸轩握了握自己的右手,撤回挠了挠头,“啊...对了,你放心,这个屋子里都是ETAZER的人,你不用太过于担心。天色已晚了,你就在这住吧。等伤好了在离开也行。这个房子绝对隐秘,当然了,你要是想一直在这住也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你家里人同不同意....”

  裴逸轩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在听,他只是想多和她说说话,也为自己摆脱尴尬。

  左芊离抿嘴笑了笑,愣了一下,又收起笑容。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笑,也许是面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很亲切。

  左芊离正了正色:“替我和那位姑娘说声对不起。”她抿抿嘴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还是张口说“额...要不我去亲自道个歉吧。”说着走出房间,却在门口停下。她不知道乔倾汐现在在哪个房间,这里有点大的可怕。等裴逸轩跟上来,侧侧身让他到前面去带路。

  裴逸轩走到乔倾汐房间门口,敲敲门,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声音:“自己进来吧。”

  两人走进房间,黎夜抬头,就看见左芊离在裴逸轩身后,眼神瞬间变冷“裴逸轩,带着她出去。”

  裴逸轩很少听见他叫他全名,可知道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和他交了这么多年,却没想到,黎夜的软肋居然是小汐。

  乔倾汐倒是没那么反感,只是心里还有些害怕,用另一只手覆上黎夜的手,轻轻握了握,示意他放心。

  黎夜回过头看她,眼神瞬间变的柔和,也确实不在说话。乔倾汐看向左芊离,甜美的笑了笑“轩哥,带她坐吧。”

  裴逸轩闻言要拉着她往沙发走,可后者却站立不动。“不用了,我是来和你道歉的。”

  “不用跟我道歉,本来就是我自己弱才会被你制服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怕不是吗。”乔倾汐带着笑意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

  黎夜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眼神越发的宠爱。

  “你这么天真的性格,容易受伤,别太善良。”左芊离有些错愕,但既然原谅了自己就没必要在这房间里呆着,虽然这个小姑娘不记恨自己,她的小男朋友恨不得她早早离开呢。说完就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回头看说:“以后,我教你吧。灵器是什么?”

  “啊...?哦,双枪。”

  “嗯。”话音刚落便不见了身影。裴逸轩见她出去也赶紧跟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房内恢复寂静,乔倾汐看到两人握着的手有些尴尬,想着抽出来,便缓缓移动手想把手从黎夜的手中拿出来。

  却不料,黎夜一把抓住她原本想溜出去的手,还紧了两下。

  “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睡吧?”乔倾汐不知道黎夜这是什么意思,试探的问。

  “你睡吧,我守着你。”黎夜看着她的眼睛,笑。

  “不用了吧,我真的没事...”乔倾汐之后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因为她的嘴被黎夜堵住了!

  “唔....”乔倾汐懵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想推开黎夜,奈何力气太小,根本推不开他,只能任由他的气味慢慢进入鼻腔。

  在她快要窒喘不上气的时候,男孩放开了她,她有些恼,刚想抬起头打他,自己却被对方揽入怀中,“你今天吓死我了知道吗?”她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颤抖。原来要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也变成了拍拍他后背的安慰。

  “我这不是没事吗?”乔倾汐有些感动,即使这些年他们两个打打闹闹,其实她也一直知道,黎夜才是在她危难时最在乎她的。“唉,对了。你不是在车上优化对我说来着吗?什么话啊?”乔倾汐不想让他担心,转移了话题,顺便推开他。

  黎夜愣了一下,任由他被乔倾汐推开,双手扶上她的胳膊,犹豫了一下,眼神坚定地看着乔倾汐那充满疑惑的眼神轻声道:“小汐,我...我喜欢你。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我是认真的。我...”

  还没等黎夜接着说,乔倾汐便用手捂住他的嘴,“其实...我猜到了。不过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说出来。”

  黎夜拿下捂住自己嘴的纤纤玉手,握紧,忐忑不安地问“那...”乔倾汐看着他,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期待和紧张。

  乔倾汐没说话,小手轻轻一拉,把黎夜拉到距离自己只有一拳的位置,不由分说地吻上他的唇,只是轻轻的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吻,便拨动了他的心弦,在他的心湖上荡起了涟漪,不对,这种感觉应该是掀起了海啸,引起了雪崩。

  乔倾汐害羞的捂住自己的嘴,“哎呀,我要睡觉了,你快出去,快点快点。”

  黎夜就这么愣愣地被她推出房门,直到眼前的门“砰”一声被里面的可人关上,他才回过味来。摸着自己的嘴,哼着调,快步去到隔壁。

  今天的大家,都睡得很香,嘴角都挂着甜蜜。

  空洞深处那诡异空灵的声音又一次想起:“哈哈哈。这几个人,有点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