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望长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京中风云

望长夜 秒数五厘 2528 2021.11.25 20:13

  天子九驾,诸候六驾,大成天下按理说只能有一辆九驾马车,可是今日皇城之中,慈安宫竟也驶出一辆九驾马车,依祖制这便是僭越,但门候视而不见,反而恭敬的打开宫门,把人送了出去。

  九匹无杂色的马,拉的是老太后,今日她要回娘家省亲,一大早二千宫卫护卫鸾驾便出宫向北驶去。

  平康巷靠近皇城,说一声天子脚下也不为过,这里住着开国三十八功臣、大成朝六成秩比二千石的高官以及十位亲王,可以说平康巷内尽是贵人。

  今日,平康巷内车水马龙,无数身着丝绸的人走进武威候府,门口的南宫仆射正笑吟吟的拱手迎接客人,当然最重要的是在等他姑姑的鸾驾。

  马车的华盖出现在尽头,所过之处皆是跪安,在仪丈和宫卫的衬托下,太后的威势和权利显露无疑。

  “停,太后至!”

  “恭迎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一声停后,南宫一族仿佛排练过一般,跪伏在地高呼,万岁之声惊的无数宾客打了个颤抖。

  这万岁可不是乱喊的,非天子而不能用,如今南宫家公然喊给天后,这要让宫里那位知晓,无疑是在挑衅皇权。

  见有一部分人没有动静,南宫仆射回望一眼,目光阴狠锐利,刺的对视人连忙把头埋下去,在他的胁从下,更大声的万岁声响彻云霄。

  “免礼,诸位有心了,我不过是回家看看,大家也不必如此!”

  老太后脸上满是笑容,客气的说着话,显然对此十分满意。

  献媚者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太后说完,便立刻躬身,说道:

  “太后此话过于跟我等臣工客气,你乃万民之祖母,平常居于深宫,我等难以朝拜,如今既己出宫,列位下臣来迎,是尽孝之举啊!”

  此话一出,太后脸色更为舒展,连额头上的皱纹也少了几分。

  武威候府在恭贺声中陷入宴饮,太后一党几乎尽皆到此,这次出宫名义上是省亲,其实就是太后在试探群臣,看看有多少人在依附皇帝,结果当然是不出她所料,一半的朝臣是支持自己的。

  宴会持续到夜晚也不见停歇,肉香让整个平康巷的人都能闻到,巡逻的兵丁都忍不住使劲的吸着鼻子。

  大政宫内,天子正练习着箭术,旁边的内侍不时看向箭靶,恨不得自己把箭插上靶心。

  箭呼啸飞向红心,声如寒鸦,连发十数枝不中后,李晖烦躁的将东西扔向一边,惊的侍内侍嗑头如捣蒜,雷霆雨怒皆是君恩,此时若是被迁怒,可是没地方求饶。

  “皇上,心不稳如何能提弓,此时局势还未危若累卵,陛下切不可心焦!”

  挥手让众人离去后,贴身侍候的大伴将弓拾起来,挂了回去,云淡风清的劝诫天子要平心静气。

  “如何能不心焦,那帮乱臣贼子简直欺人太甚,祖母太后不过省个亲,南宫家就生怕人不知道,大肆宣扬,如今其党羽怕是己经坐于堂上,怂恿着太后夺权。”

  “如此更需隐忍不发,齐王不胜天下皆知,天子威势将更胜于以前,缓缓图之才能不给人可趁之机。”

  大伴的话到是提醒到了天子,他立刻想到将要回京的齐王,这样他就有两人可用,一人是李乾一人王昭,兵权在手,何愁不能剪灭群贼。

  思虑片刻后,天子神色好许多,突然来了兴致,示意内侍摆架长乐殿,锦环那水蛇一样的身段和极尽迎合的姿势,让他整个人想想都寝食难安。

  “陛下,要节制,己经连续三天到长乐殿,,,,,,”

  “勿复多言,朕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不坏事的。”

  那个男人会承认自己不行呢,他正值血气方刚之时,本就精力充沛,如今听到此话,步伐都加快了。

  宫外笙歌不歇,宫内颠龙倒凤,皇城外三生和尚驾云而来,落入京城的宝通寺中,化为一尊宝相庄重的佛佗,堂而皇之站立在供台之上,打更的小和尚只觉一阵风吹过,顿时打了个寒颤,起身把门窗关的更紧。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冬季来临,大雪不期至,纷飞的雪花让温度又低上几分,道路上开始结冰,行军路上,𨺗然增上许多困难,车轮压着冰层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可真冷啊,过了直隶道估计就没那么冷,咬咬牙再撑一下。”

  “我不觉得冷,马上就能回家,想着伢子我觉得比啥都暖和。”

  “哈哈哈哈!你是想你老婆吧,那摸着确实不冷。”

  队伍中大笑起来,被笑的男子涨红脸,神色慌张,不自觉的挠下头。

  马上的李乾笑了笑,抛开士兵,他们还是无数个家庭的儿子,丈夫和爸爸,人世间最美好的就是有所思念。

  “朝廷诏令说士卒轮休,除春耕外,全部要在京郊大营中待命,整个上京道己经云集六十万大军,握在皇帝手中的足足有四十万,你说我那个哥哥究竟想干什么?”

  李乾目视远方,若有所思的发问,旁边的一个黑衣人抖动一下,内心在想也只有主家敢这样称呼天子。

  “听说京中局势如同死水,但水面之下,皇上和太后正在暗暗较劲,慈安宫遍布宫卫,虎贲军连去都不让去,天子也己经数月未去拜见,一但回京怕又是场暴风雨。”

  黑衣人语气中夹杂着凝重,作为王府在京中的间者,他很清楚目前己是水火之势。

  “生于皇家,必定会卷于争斗,于其作一颗棋子,不如早为执剑者,告诉我们在京中的人马,都动起来,京中无论大小事,均要密报给我。”

  李乾把着手中的玉佩,声音夹杂在风雪中消散。

  手中的双龙玉佩让他想起当年显庆帝,也就是他名义上的爷爷崩逝时说的话,不带一丝情感,冷血且残暴。

  当日,显庆帝靠着十数口鹿血回光反照,在日头高照的午后,他强撑着支起身体,靠在床头,下诏让李乾单独觐见,任何人不得入内。

  李朝步入宫殿,四周厚重的帷幕使殿内阴气逼人,显庆帝睁大着双眼望着跪在床前的幼子,直接抽出了床头的天子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虽己是将死之人,但握剑的手却未抖动分毫。

  “可想过登临帝位?”

  “皇室之人,何人不想,可那个位置始终只能有一个人。”

  “你不类我,但从小就喜欢藏着自己,你在图谋什么?”

  “天家无亲情,我不是嫡长子,当然要力求自保,若是过于锋芒毕露,岂不是引祸上身。”

  殿内,爷孙两人的对话饱含深意,李乾面无表情,显庆帝大口喘着粗气,仿佛即将要倒下去。

  李乾有把握夺剑杀了病榻上的人,他自从穿越过来,见显庆帝的面屈指可数,自从便宜父亲死后,李晖就是爷爷重点培养对象,而自己非长子便自然被忽视,对于这个拿剑之人他可没半点亲情。

  可是他不能,一但动手屋外的人就会要了他命,此时他手心全是汗,他担心这个心狠手辣的显庆帝会杀了他。

  “朕不会杀你,但你要记住不是我不想杀你,为了基业宁可错杀绝不放过,朕快死了,不想再背上一个杀孙的骂名。”

  说完,显庆帝像是被抽干力气样倒下去,片刻殿门打开,一群人冲进去,皇城的大钟九响,满城顿时素缟,天子崩了。

  那时候,李乾十四岁,他明白一个道理,皇室之中,一切要么不争任人宰割,要么争主宰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