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上海滩之龙凤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善良的底线

上海滩之龙凤游 左岸的vi 2094 2019.07.12 19:45

  回到自己的监仓后,陈昊东笑着拍了拍家豪的肩膀:“家豪,你就是这么低调的啊?那些狱警来的那么迅速,很明显是你叔叔一早就安排好的,要整那个王志刚,你现在专门跟他作对,不拍他又赏你二十棍,再饿上个三天?”

  家豪伸手扶了下镜框,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诶,没忍住啊!”

  -------------------------------

  监狱里某个阴暗的小角落,白少琪和他的小跟班阿君正在商量着怎么才能哄骗陈昊东带上孙超逸给的黑色橡圈。

  阿君的面色有些沉重,吞吞吐吐的说道:“小白,我知道这些年我们为了保护自己,做了很多算不上善良的事情,但是这种让人断子绝孙的事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比直接杀了他还狠,6我们跟那个陈昊东,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其实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的。”

  白少琪皱着眉头,盯着那根橡圈沉默了一会,随后又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当然知道这样做对于陈昊东来说太残忍,可是眼下这情况已经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了,根本多久容不得我们做选择,三天之内,这根橡圈若是不能出现在陈昊东的手腕上,那这监狱后门的臭水沟里就会出现我的尸体。我成长于市井,这些年吃的亏让我知道,所谓的善良是不能拿自己的利益去交换的,那种善良叫做傻,傻子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就像我父亲那样。”

  阿君看着白少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小白,我跟你认识五年多了,你从来不肯提起自己的家人,要是我不小心问起来,你都只说是全死了,却从来不说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白少琪听到这个问题低下了头,想要借此掩盖眼中流露出的悲伤:“那年,我父亲收留了一个受伤的路人,把他带回家里休息,那个路人走了之后,追杀他的人找到了我家,询问那个人的下落,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的父母和妹妹就被他们杀了,但我命贱,没死透,被路过的邻居送去了医院,所以才侥幸活了下来。”

  阿君听完白少琪的话僵住了,过了一会拉起他的手笑了笑:“没事,你比我还好些,我从孤儿院出来的,从来都没见过自己的家人,连自己的姓都不知道。所以遇上你那天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家人了,不就是一条橡圈么?走,我们现在就去给陈昊东戴上,他家断子绝孙就断子绝孙吧,毕竟谁能比我家小白的命金贵啊!”

  白少琪也冲着阿君笑了笑,然后眼色一沉,往陈昊东的监仓走去。

  ----------------------

  陈昊东和家豪以及大江三人正坐在床边打闹,白少琪拖着一条长板凳坐在了他们的对面,诚恳且严肃的说道:“哥,我服了,你们连阿龙都干趴下了,我知道我肯定是打不过你们的了,我还有两个月就能出狱了,我现在也不想跟您斗了,我认输行么?之前都是我不懂事,不知好歹,只希望你们以后能不为难我,让我能顺顺利利的出狱。”

  大江撇嘴一笑:“呦!这不是白小爷么?不是这三等监区的老大么?这会怎么就这么怂了啊?”

  陈昊东也跟着冷笑一声:“无事献殷勤,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是真心求和?说不定这是你设的陷阱呢?”

  白少琪咬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根黑色的橡圈递给陈昊东说道:“是,要换成我是你,空口无凭的我也不信,这样吧,这根黑色橡圈是这个监狱的通行证,我这一年在这里作威作福靠的就是它,反正我也快走了,这个就给你了,你带上它,别说是这三等监区了,就连一等和二等监区的那些人都得给你些面子。”

  陈昊东和家豪对看一眼,又同时看向白少琪,似乎是有些动摇了。

  白少琪趁热打铁,一把拉过陈昊东的手把橡圈戴了上去,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要不你就先带两天看看呗,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在做决定。这样总可以了吧。”

  话刚说完,白少琪就转身离去,丝毫不给陈昊东拒绝的机会。

  陈昊东看着手上的黑色橡圈,还是有些怀疑:“真的假的?就这么一根女人用来扎头发的橡圈有那么大的力量?”

  家豪推了一下眼镜,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试试看呗,就算是假的,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大不了揍他一顿就好了。”

  陈昊东点点头,也跟着笑了。

  不同于陈昊东他们被蒙在鼓里的轻松,躲在监仓角落的白少琪总有些愧疚,但是他知道,他不可能像他父亲一样,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牺牲自己,他这辈子都不会这么傻的。

  第二天,果然像白少琪说的那样,陈昊东手腕上带着那根黑色橡圈不管到哪里。都会被格外照顾,无论他走到哪里,两边的人都会自觉的给他开路,去操场放风也有人给他找位置坐,吃饭的时候也有人提前把饭菜打好,就连上厕所都有人给他让位置,还一口一声的“陈爷,陈爷”的叫着,恨不得亲自帮他扶着那玩意。

  “嘿,这白少琪挺有意思的呀!这回还真没骗我们,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橡圈还真有点用处,一戴上都成爷了?来来来,给我也戴一会儿呗,我也想试试被人叫爷的滋味。”大江一边说着话,一边就伸手去抢陈昊东手腕上的橡圈,却被家豪拦了下来:“去去去,这东西是白少琪给昊东的,你抢什么啊,再说了你手腕那么粗,一会在给镇断了,那多浪费啊!”

  “行行行,那我不抢了”大江憨笑着收回手。

  晚上,陈昊东主动找到白少琪,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试过了,这根橡圈挺有用的,谢啦,你放心吧,你一定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出狱的。”

  白少琪看着眼前这个傻笑着的大男孩,终究还是有些不忍,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点了点头。

  此时,陈昊东虽然觉得白少琪的笑容有些奇怪,但他也只当是白少琪有些舍不得这个橡圈而已,并没有往其他的地方想。

  而在另一边,孙超逸那边也收到了消息:陈昊东已经带上了他扎头发用的黑色橡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