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上海滩之龙凤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蓝颜祸水 杀机四伏

上海滩之龙凤游 左岸的vi 2090 2019.07.06 22:19

  一阵悠扬却略带哀怨戏曲声从一间监狱里面传了出来,寻声望去,正是那天在球场看热闹的长发男子,此时的他正赤裸着上半身瘫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里,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穿着红色戏服的两个男人,嘴边还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这个长发男子正是典狱长口中提到过的孙超逸,一曲未完,孙超逸就按捺不住的拉起唱戏二人的长袖三日让这二人伏在自己的膝前,正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孙超逸脸色一沉,缓缓站起身来,他身边的那两个男人也站起来退到了一边。

  刚从禁闭室被放出来的阿龙被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带着来到了孙超逸的面前,一边脸颊还未消肿,口齿不清了喊了句,四当家。

  孙超逸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搭在阿龙的肩膀上说道:“我听说,你是被几个毛都没长齐的扑街仔折腾成现在这样的?”

  阿龙看到孙超逸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又看看他身后那两个男人,心头一震恶寒,强忍着不适说道:“是那个几个扑街仔耍诈,我一时没防备。”

  孙超逸先是冷笑一声,然后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阿龙的脸上:“他们几个会耍诈,你就不会了?我们九龙会什么时候变成了红十字会了?难道还要跟他们讲什么仁义道德不成?成王败寇,你输了就是输了,不用多找借口,但输的是你,丢的可是我们九龙会的脸面,像你这种人也就没有价值站在这里了。”

  被孙超逸那一巴掌打过去,阿龙先是觉得眼前一黑,耳边嗡嗡作响,然后就发现自己的鼻血流了出来,但是他根本顾不上擦拭,连忙跪在地上哀求道:‘四当家饶命啊,放过我这一次吧。’

  孙超逸不说话,转身坐回太师椅上,先前带着阿龙过来的那个黑壮男人走上前来用力的勒住了阿龙的脖子,就在阿龙只差一口气就能升天的时候,一个******的矮个男人走了进来,冲着那个黑壮男人挥了挥手,于是阿龙再一次活了过来。

  这个黑框男人正是九龙会的诡神算萧飞扬,萧飞扬径直走到孙超逸的对面坐下:“四当家是不是又看上新人了?”

  孙超逸扯下扎在头上的黑色橡圈,递给萧飞扬:“易得无价宝,难得合心人啊!”

  萧飞扬接过橡圈走到奄奄一息的阿龙面前蹲了下来:“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这次是你最后的机会,把这事给四当家办的漂亮些,懂么?”

  阿龙费力的爬起来跪在地上:“我懂,我懂,谢谢四当家,谢谢萧会计,我一定把这事办好。”

  -------------------------------------

  没过多久,白少琪被人带进了阿龙所在的牢房,阿龙半倚在床头,扔给白少琪一根橡圈:“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我要看见这根橡圈出现在陈昊东的手上。这是四当家的意思,如果这事没办成,后果,你是知道的。”

  白少琪盯着那个橡圈,面色极其复杂,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默默的拿起那根橡圈走了。

  ------------------------------------------

  监狱食堂里,陈昊东三人正坐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大江嘟囔着说道:“也还算你叔叔有点良心,没真的让我们三天什么都不能吃,虽然一天只有一顿,但总算没饿死,我听说,阿龙的那些手下,又挨打又挨饿的,死了大半,都扔到监狱的城墙外头喂野狗去了,啧啧啧,这哪里是个监狱啊,根本就是个地狱。”

  家豪点点头:“是啊,我们在离开这里之前真的要更低调一点才行,这次是我叔叔对我们的警告,下一次在出点什么事,那后果我也是不敢想象啊。”

  三人正聊着天,突然被打饭处的骚乱声吸引了注意,陈昊东抬头望去,对着家豪和大江说了一句:“看,是那个工人领袖王志刚。”

  可不就是那个王志刚么?脸上的淤青散了大半,但头上包扎用的纱布还没有拆掉,此时的他端着手里的碗对着打饭的师傅质问道:“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人都是白饭油麦菜,还有两块叉烧,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只有这水一般的米汤了?”

  打饭师傅扬起下巴看着王志刚:“怎么了?不满意?吃不下?吃不下就不要吃呀,外面的工人都跟着你这个傻嗨罢工了,他们都饿着肚子,你凭什么想吃饱?”

  王志刚还没说什么,但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工人兄弟却都开口了:“你怎么说话呢?那些鬼佬对我们多苛刻你知道么?我们罢工都是为了争取我们自己应该有的权益,你有什么资格去评判王大哥?”

  王志刚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了,然后自己又对着打饭师傅说道:“你只是一个打饭的,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你也只是听令行事,我也不打算找你的麻烦,但我想知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可以么?”

  打饭师傅轻蔑的撇了一样王志刚后说道:“你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还想寻仇?”

  王志刚一边把碗里的米汤倒进打饭的盆里一边说道:“寻仇不寻仇的就严重了,但我总是要为我的兄弟们讨个说法的。”

  打饭师傅眼看着王志刚把米汤倒进盆里,气的把手中的饭勺一扔,冲着饭堂门口大声喊道:“报告,饭堂里面有人搞事情。”

  话音刚落,就像提前商量好了的一样,一群狱警整齐有序的从饭堂门口走了进来,把王志刚一行人团团围住,王志刚看着狱警们从腰间掏出警棍,愤怒却又无奈。

  就在这时,家豪拿着一个碗从这一堆人中钻了进来,他把碗举在打饭师傅的面前说道:“师傅,打饭。”

  随后陈昊东和大江相视一笑,摇摇头也跟了上来,纷纷学着家豪举着碗对打饭师傅说道:“师傅,打饭。”

  带头的狱警看了一眼家豪,对其他狱警使了个眼色,先是低声说道:“这个人监狱长有特别交代。”然后又冲着众人大声喊道:“都别闹了,该吃饭的都老老实实吃饭去。散了吧”

  打饭的师傅看了看当下的场景,也猜到三个少年估计是被监狱长特殊优待的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又给他们三人各打了一份饭。

  陈昊东三人接过饭,顺手就递给了王志刚他们,王志刚也不推辞,坦然的收下后笑着说了句:“谢了,兄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