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广城食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番外二 都有你

广城食事 一卷薄饼 2593 2019.07.27 18:00

  纪录片获奖后,那段时间唐知之就成了学校的小红人,走到哪都能听见有人在讨论。

  但因为这所学校实在是人才辈出,不过三五天,学校又出现了重新让人崇拜的对象。

  并且,唐知远似乎打定主意要她好好学习,很多活动都不带她玩了。再后来她就要开始准备集训的事,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确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别的事。

  高一要选定文理科的时候,唐知之毅然决然地选了理科。后来她就哭了,只能抱住刘承瀚这个理科大佬的大腿。

  高中的生活很繁忙,但大家也都很单纯,日常唠嗑总是绕不开“你想读哪个大学”这个话题。

  一天,每个下课都要抓紧时间补觉的唐知之被后桌拉住衣领,问她想读哪个学校。

  “清华美院。”

  后桌男生惊得长大了嘴巴。

  “我靠,知之你够敢想啊,虽然你是美术生,那清华美院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读的学校啊。”

  唐知之表示不想理她。

  “那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做什么。”

  “去故宫修文物。”

  这不是开玩笑的,自从《我在故宫修文物》这一部纪录片播出后,去故宫修文物就成了她的就业目标,但是故宫招的都是名校毕业的硕士生博士生,那她起步肯定不能低啊。

  “可以啊唐知之。”

  困到炸天的唐知之并不想理他,摞一叠书,头靠在上面,挪了几下觉得不舒服,又从同桌刘承瀚那里搬了几本。

  “那承瀚你呢?中山大学吧应该?”

  刘承瀚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头也不抬道:“清华。”

  “我靠,你真敢想。”

  虽然他们读的学校是广城数一数二的高中,刘承瀚也稳居年级前十,但毕竟高校分配给广东的名额并是不很多,重本率低,所以考清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高三上学期唐知之要准备集训,临走的前一晚她爬墙溜进学校,给正在晚修的班级造成不小的轰动。

  “嘘嘘嘘——”

  要是被抓到她就惨了,她这走的可不是寻常路。

  “呐给你。”

  唐知之“啪”的一声,把一张素描纸拍在刘承瀚桌子上。那是一张刘承瀚的肖像画。

  “这么久以来的补习费。”

  唐知之那叫一个豪爽。

  “你收好了啊,要三年五年后我成名了,这画得值多少钱。”

  “哇~”周围一阵羡慕的惊叹声,“知之你也给我画一张呗。”

  “滚。”

  刘承瀚仔细地将它收紧文件夹里,抚平四个角,确保不会压皱。

  “明天走吗?”

  “对啊,十点半的车,广城东站。”

  唐知之集训的地方在杭州。

  第二天唐知远和周宥西送她去车站,在取票的地方竟然看见了背着黑色书包的刘承瀚。

  “我靠,刘承瀚!”唐知之下意识地把他拉到一边,这要是被唐知远看到了那肯定少不了唠叨。

  “你怎么逃出来了,今天不用上课吗?”

  “要,翻墙出来,就是你昨晚翻的那地方。”

  唐知之刚想教训他,看见他脱下书包开始翻东西。

  “找什么呢?”

  “给你。”

  刘承瀚递给唐知之三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

  “什么东西?”

  “理综的重点,我都给你精缩出来了,你集训的时候文化课也不能落下,不然清华肯定没戏了。你有事没事就翻一翻,我觉得应该挺详细了。”

  唐知之匆匆翻了一遍,每页纸上至少有三个颜色,重中之重标一个颜色,容易错的标一个颜色,容易混淆的标一个颜色。还画了不少卡通人物,一点也不像他的风格。

  “可以啊!你这得花多长时间?”

  刘承瀚有些别扭地扯着书包带,“也没多久。你快去取票吧,我走了。”

  “谢谢你啊承瀚!”

  集训真的很累,十几年来如一胖的唐知之居然瘦了将近十斤,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联考和单考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考完的那一晚,唐知之握着手机哭了半小时。

  刘承瀚在那头跟着沉默,最后只能说一句:“别哭了,马上就能回来了。语数英的重点我也帮你整理好了。”

  听她这么一说,唐知之哭得更猛了。

  “你怎么这么好啊呜呜呜……”

  他们学校有不少艺术生,艺考考完都松了一口气。反正以他们现在的成绩,读一个普通一本是没有问题的。

  但唐知之比去集训前还累,集训的时候真的很难兼顾到文化课,尽管会有老师上课,她也尽量在抽时间在看笔记,但总归少了题感。

  所以她一回来,刘承瀚就出了份题让她做,看看她究竟还剩下多少。

  结果当然不尽如人意,然后就是刘老师的魔鬼刷题计划。

  刘承瀚敲敲唐知之的桌子,“五分钟到了,起来把这道题做了。”

  趴下去了就休想有人叫醒她。

  唐知之推开他的手,“五分钟做不完的。”

  “一上午浪费二十分钟,一下午浪费十五分钟,你算算少刷了几道题。”

  唐知子还是无动于衷。

  “听说今年故宫招聘对学历的要求更高了。”

  唐知之“嚯”的坐直,“题在哪!”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

  “专心点。”

  “哦……”

  魔鬼高三终于过去了,原本几个人是计划好要出去玩的。结果唐知之考完回到家后,鞋子都没脱,就那么趴在床上,睡到第二天清晨。

  突然清醒的唐知之摸过手机,通知栏全是信息。

  唐知之脖子一凉。

  颤巍巍地在群里发了个“……”,没想到大家排着队形回复:

  知之早啊,出来吃早餐啊。

  唐知之不敢再爽约,速度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到约好的早餐店去了。

  “那个,你们昨天是不是等了很久……”

  唐知之觉得应该带个头盔出门。

  “没有啊,”后桌的男生咬了一口油条,“你哥昨天跟我们说了。”

  唐知之总算松了口气。

  四个人吃着早餐,说到他们昨晚……通宵打游戏。

  后桌的男生先是吹了一波自己的操作,然后说到棋逢对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直觉告诉我你们俩都能考上清华……我妈让留在广城……大半个中国的距离呜呜呜……”

  男生抹了把眼泪。

  “机票真贵……”

  最后唐知之压着线进了清华美院,录取人数里面省排名最后的那个就是她……

  刘承瀚也过了清华的投档线,但只能被调剂专业。但已经很不容易了,大一好好学,还是可以转专业的。

  九月份的首都已经有些凉爽了,再加上他们军训的那半个月一直下雨,所以唐知之一点都没被晒黑。

  军训过后就是迎新晚会了,唐知之报了名,祭出自己的绝活——《极乐净土》。

  果然《极乐净土》是当晚呼声最高的一个节目。

  刘承瀚在观众席死死地握紧双拳,努力忽视宅男的欢呼声。

  这个节目是大轴,表演完还要和所有表演者一起谢幕。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刘承瀚在喧闹声中一遍一遍拨打她的电话。

  “你在哪……”

  “我在会堂后门呀。”

  “等我。”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走到后门,唐知之果然就在那。演出服已经换下来了,换了一条宽宽松松的裙子。

  唐知之看到了他,笑着朝他招手。

  刘承瀚走到她跟前,不知名的火气不断地冒出来。

  “怎么了?”

  刘承瀚定定地看了她一会,最后只能无力地摇头。

  “没什么话要说?那我说了。”

  唐知之上前一步,吓得刘承瀚后退了一步。

  “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什么?!

  刘承瀚盯着她的脸,确认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说……”

  刘承瀚突然上前一步抱住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好。”

  “嘁。”

  唐知之嘲笑了他一声,然后环上他的腰。

  那我希望,我的青春、中年、老年,每个时期都有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