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家编辑超凶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萌、笑的嗓子哑

我家编辑超凶哒 灭凤 2004 2019.06.27 14:00

  “古戏楼风格的舞台,仿古桌椅庄重典雅;各色宫灯、木质格栅、天桥艺人、曲艺名家的雕像古色古香;曲艺服饰、道具、乐器的展示和魔术的现场表演,体现了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高度融合的文化理念。”

  “演出曲目以相声为主,同时兼有展示河北特色文艺的大鼓、评书、快板、快书、杂技、魔术、绝活、绝技、民间艺术、戏曲演唱以及河北非物质文化遗产文艺展演等。”

  佘晓东买完票,静等陆萌萌念完。

  “还别说,人家这文案写的可真棒!”陆萌萌感叹。

  佘晓东哼了一声,“你若是把这段复制到书里,肯定有一大群人吐槽你凑字数。”

  “免费期小说,不存在凑字数。”陆萌萌眯眼莞尔一笑,“这些介绍我早就知道,只是现在念给给看小说的人听。”

  俩人进门,检票。

  听相声规矩大,不可自带茶水食品,于是,俩人一人点了一杯菊花。

  绕过屏风,园子内风格如简介所言,大红灯笼高挂,两侧都是仿古门扇,自成一间间的小屋子。

  整个园子不是很大,一排排官帽椅摆放整齐,一张张桌子铺着蓝底小白花的桌布,看起来很有格调。

  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四周之人都在小声谈论。

  有不少人面前放着盖碗茶,茶香四溢。

  落座之后,陆萌萌四下看了看,便收回目光。

  “散场之后咱们找演员签名吧?”陆萌萌眼眸闪亮,目光灼灼的盯着佘晓东。

  佘晓东挑眉,撇嘴道:“我才不去呢!”

  找人家演员签名,这种傻乎乎的事情,她才不去。

  “要去你自己个去!我给你看包。”佘晓东见陆萌萌一副很受伤的模样,这才补了一句。

  陆萌萌哼了一声,“我去就我去!”

  不就是要个签名,每次散场都可以看到很多人去要签名,有什么的!

  不多时,两碗菊花茶加两份冰糖奉上,身着中国风服饰的服务员还将一个热水壶放在桌子上,供客人自己蓄水。

  陆萌萌拆开放冰糖的小袋子,丢了一颗在盖碗中,加上热水,盖上盖碗盖。

  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

  “你背着我来过多少次?”佘晓东好奇问道。

  陆萌萌梗着脖子,“没来多少次,也就十次八次,十来次吧!”

  佘晓东嘴角抽搐,这地方有那么吸引人吗?

  她虽然来过几次,却并不像陆萌萌这样痴迷。

  听相声,对于她来说就是可有可无。

  可看陆萌萌的情况,似乎……是真正的迷上了相声这门艺术!

  其实也算好事。

  陆萌萌此时心虚到很,面对佘晓东的质问,她也只能说实话。

  俩人关系好的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心意,撒谎肯定会被一眼看出来。

  何况听相声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开心就好。”佘晓东最后给了这么一句。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陆陆续续进场。

  小园子里面放着的音乐也渐渐停歇。

  园子里观众席灯光暗下来,舞台上的灯光瞬间打亮。

  全场都安静下来。

  根本不需要人来刻意说什么,大家都很自觉。

  主持人上来报幕。

  第一个节目是传统段子《打灯谜》。

  别看都是同样的段子,但每个相声演员都有他独特的表现方式,给人的感觉仿佛就在看一个新段子一般。

  你明明知道这个段子所有的活都是怎样使的,可当你再看一遍时,又会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不多时,底下观众就被逗的哈哈大笑。

  陆萌萌也是乐不可支,忙喝点水压一压笑意,主要是笑的嗓子疼。

  陆萌萌还记得第一次来,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那天只半场相声,就已经笑的腮帮子疼。

  后半场相声更是了不得,人已经几乎笑傻。

  也幸好自己年轻,如果老上一些,怕是眼角的皱纹都要收不住。

  每一场的演员都有他们的特色,每一个演员也都有自己的性格。

  陆萌萌看过这么多场,对于这些演员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甚至还加了他们的粉丝群,每天都聊得很欢乐。

  佘晓东凑在陆萌萌耳边道:“你怎么又为他们花钱?”

  除了买门票和点茶,陆萌萌还喜欢给自己喜欢的演员打赏。

  主持人就会在一场相声结束之后,拦下演员,加一场演出,这叫返场表演。

  返场时,演员会一一点名并鞠躬感谢。

  这种感觉,挺好。

  尤其是可以让一个演员记住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得到大大的满足。

  捧角儿要趁早,不然等角儿名气大了,以后想接触就会很困难。

  例如张云雷。

  云雷灰,那可不是闹着玩。

  陆萌萌小声回道:“他们值得。”

  准确说,相声演员值得。

  值得,不就够了吗?

  看到陆萌萌激动的神色,佘晓东撇撇嘴,这丫头肯定是疯了。

  是啊,陆萌萌早就疯魔了。

  御子板(两块板,一般为竹子制成.相声演员演唱太平歌词的时候当作伴奏工具),她买来学。

  快板,她买来学,哪怕手指磨破,也没叫一声苦。

  一个人的时候,经常哼唱京剧、评剧,小曲小调什么的。

  也就纯属一个爱好,你真让她唱吧,偏偏又五音不全,是听着要命的那种。

  佘晓东深深的看了陆萌萌一眼,心里怎么想,陆萌萌并不知道。

  她也不想知道。

  做好自己,捧自己想捧的角儿,就够了。

  一场接着一场的演出,陆萌萌和佘晓东鼓掌手都红了,因为笑声不断,嗓子也都哑了。

  听相声是有价的,欢乐是无价的。

  “几点了?是不是快要结束了?”佘晓东问道。

  陆萌萌看一眼手机,“差不多了,可能再有一个节目就会结束。”

  基本上每个节目的时间都会控制在20-25分钟内。

  “我还有一千字没写。”佘晓东此时还惦记自己的小说。

  陆萌萌⚆_⚆瞥了佘晓东一眼,“明明知道今晚要陪我听相声,白天就该写完,现在还有一场你就要撤?”

  二十分钟而已,咋就坐不住了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灭凤

灭凤

本书乃言情,虽会提及一些传统文化,但不会深入去写,不然就变成《相声大师》了。

2019-06-27 14: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