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笑死,根本没有妖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温风仪 2126 2021.03.18 21:25

  柊羽静静盯着树下的人,树下的黑影也静静看着她。

  那人的气息极其沉寂,若不是柊羽刚好看到,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现那里站了个人。

  月光穿过枝杈,影影绰绰的光落在他的脸上,柊羽才看清他的容貌。

  ——是刚刚在书房看见的那个伯言。

  而就在那个伯言抬起脸,月光和黑暗将他的脸分割开,映出那一双异色瞳孔的时候,柊羽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些记忆碎片。

  伯言……伯言……她好像知道这人是谁了!

  她刚刚完结的那本漫画,剧情尚还记忆犹新,其中有一个重要的配角,就叫伯言!

  如果她没猜错,如果这个伯言就是她想象中那个伯言,那么……她是穿进了自己漫画的世界里?

  这个认知一出现,柊羽似乎反倒没有那么慌乱了,毕竟作为一个全知视角的作者,来到自己故事里的世界,总比进入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要好的多。

  她之前之所以没有想起来,是因为伯言实在是个戏份不很多的配角,要不是他身上的特殊设定,柊羽或许根本想不起来。

  柊羽这本漫画,是个古代权谋耽美,而眼前的这个伯言,是其中刺杀主角受刺客。

  像猫一样的异色瞳孔,身手了得,从小接受特殊训练,是一个顶尖的杀手,在大反派殷离的手下替他做事。

  这么一想,她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书房里的人。

  他……又是什么身份呢?

  柊羽回忆了一下,刚刚似乎并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他身份的信息。

  现在伯言由他差遣,难不成……他就是殷离?那个杀人如麻,喜怒无常,最爱在暗中搞事情的反派boss?

  正当她侧过脸,凝神思考的时候,树下的伯言却静静地望着她,神色晦暗难明。

  而在她思考的时候,圆月慢慢升空,一寸寸到达柊羽的头顶,有一瞬间,她的影子,和树下的伯言重叠在一起。

  柊羽忽的感觉身体骤然发热发胀,大脑有些混沌,身体好像又不能保持平衡了。四肢百骸仿佛有什么温热的力量在流动,关节处有些痒意。

  她晕晕乎乎地,忽然脸朝下往前摔去。

  不好——

  几乎是在身体掌控不住平衡的一瞬间,柊羽就清醒了过来,然而却也只能清醒地看着自己怎么脸刹。

  应该是身体的本能,她忍不住挥舞了一下翅膀,但那触感却与自己刚刚那样截然不同,而是一种更为熟悉,更加埋在灵魂深处的一种本能。

  就像是已经骑平衡车很熟悉的小朋友第一次骑自行车,她虽然天赋异禀地学会了,然而歪歪扭扭,并不如之前那样熟练。

  ——她挥动了一下手臂。

  就那么一刹那,柊羽好似忽然反应过来一般,低头看去,而也就在此时,她身子不易察觉地一轻,整个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她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重新拥有了人的躯体,身形修长纤瘦,穿着一袭古代飘逸的长裙。

  柊羽忽而回过头去,却见到愣在原地的伯言。

  他的确是愣住了,连呼吸都轻不可闻。

  红衣少女从空中飘然而下,宛如夜色中绽开一朵妖异的花。原本背对着他的少女转过头来,露出令人一眼惊艳的面容,在一头飘逸柔顺的及腰蓝发映衬下,容貌惊心动魄。

  此后经年,伯言回忆起这一幕,才终于想明白。

  那时她撞进自己的眼中,像神明精心描摹,最精妙的画作,无论是月色,还是美人,都不似凡间。

  柊羽一边陷于自己重新变回人的兴奋之中,一边有些担忧地往后退。

  伯言是杀手,她是很清楚的,论武力值,自己恐怕还没有扬起手,对方就能拧断她的脖子。而且这个地方的人似乎很仇视妖怪,现在骤然看见一个妖怪在自己面前变身,他不抓她才怪。

  柊羽一时间进退两难,因为极度紧张,后背都出了一层薄汗。但她做决定十分果断,期盼着伯言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跑出他的视线范围,或许能逃过一劫。

  她慢慢挪到长廊下,见伯言还是没反应,转头就拼命往前跑。

  可不知道这人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柊羽还没跑几步,就被伯言追了上来,他跳过长廊的栏杆,直接站在柊羽面前,挡住了她的路。

  “啊啊啊……你……唔……”柊羽被突然出现的他吓了一跳,尤其是那鬼魅般的速度,让柊羽感觉有些害怕,但她刚刚吓得叫出来,就被伯言捂住了嘴。

  “别喊。”他低声道。

  柊羽拼命点头,此刻她已经对逃跑完全不抱希望了,只能乖乖听话,试着和他周旋。

  伯言松开她,问道:“你是什么人?”

  柊羽心想我还能算是人吗?我应该成了妖了吧。

  等等……

  她突然想到……

  她的漫画设定里,根、本、没、有、妖!

  “嘶——”柊羽倒抽一口冷气。

  “回答我的问题。”伯言见柊羽脸色变来变去,以为她在想着如何逃脱,沉声问了一句。

  他的眼睛因为瞳仁很浅的缘故,总带着一丝邪气,还总喜欢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的时候十分可怖。而此时他眼里煞气浓重,已经带了隐约的杀意。

  “我……我是这里的婢女。”柊羽不知道该怎么答,只能糊弄了一句。

  这里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婢女多一点不过分吧?他还能全认识不成?

  “撒谎!”没想到伯言却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刀来,就那样架在了柊羽脖子上,她一个现代大好青年哪见过这阵势,当即哆哆嗦嗦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动刀子啊……”

  她面对着脸色阴沉的伯言,就连双手举起都不敢,一动不动地站着,身体僵硬,冷汗都下来了。

  伯言看着她的样子,眼中也泛起疑虑。

  探子要是做成她这个样子,早就没命了吧。

  他眼睫微垂,柊羽还没反应过来,伯言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将一张符纸贴了上去。

  “哗……”

  柊羽身子不受控制地微微前倾,背后稍微有些异样的感觉,但就像抬胳膊一样,她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好像有一种不太自在的压力。

  可站在他身后不远的伯言,已经盯着她背后那双翅膀愣在原地。

  在翅膀显现出来的瞬间,伯言迅速后退,才没有被波及到。

  此刻,一双暗红泛着金光的翅膀正张牙舞爪地出现在柊羽身后,或许是因为主人还不会控制,此时挥动的时候显得有些笨拙。

  柊羽见他窜到后面,在身子前倾了一下之后,站直了准备回头,就在脖子扭转的瞬间,整个人忽然蹦起来。

  “我靠!”她一扭头就看见了自己旁边红色的东西,被吓了一跳,等彻底回头,见那东西也在跟着转动,才意识到这东西是在自己身上的。

  她伸长了脖子使劲去观察身后的翅膀,怪不得感觉后背有点沉呢,不过这翅膀还挺好看的,不知道飞起来怎么样。

  柊羽像拼命咬自己尾巴的猫一样一直转圈圈,忽略了正看着她失神的伯言,而伯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能察觉到少女兴奋的低喃。

  “……不知道这翅膀可以飞多高啊……”

  念头一起,她立刻挥扇翅膀,几乎是瞬间就腾空。

  她正兴奋起来,想要去遨游一圈,就被回过神来的伯言一把抓住脚踝扯了才来。

  “哎呦——”小姑娘摔了个屁墩儿,委屈地直冒泪花,一边揉着屁股站起来一边控诉地看着伯言,大声质问道:“你干嘛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