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荒秘境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温风仪 2044 2021.03.17 21:12

  “是要变天了吗……”殷离意味不明地低叹了一句。

  “有查明原因吗?”他抬头拧眉问道。

  “派人去审过那几只大妖了,他们原本不肯说,但严刑拷打之下透露了一些信息。”伯言仔细回想,“似乎是……与太荒秘境有关。”

  “太荒秘境……?”殷离语气有些质疑,“那不是传说的地方吗?”

  西月国只有古老的术士家族才知道一些古旧的秘辛,说在万年前,人界有神兽活跃的痕迹。

  神兽与妖兽一样,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都是可以修炼成人性的。

  现在的妖,基本上就全是妖兽,而若是神兽的话,大抵要称之为神了。

  不过世上生来就是神兽的毕竟是极少数了,还有一种神,是有妖兽修炼大成,脱胎换骨飞升上去的。

  当然现在的世界上是没有人见过神了,不过大家还坚信神的存在,毕竟阴阳相衡,有妖的存在就一定有神的存在,这也是祭司如此受人尊敬的原因。

  “那些大妖只说感受到了气息,但具体原因不明。”

  “什么气息?”

  “这就不清楚了。”伯言垂着眼睛,双手规律地放在身前。

  “尽快去查,”殷离低声吩咐道:“另外,加派人手,守好绿驹镇,绝不能出事。”

  “是。”伯言略一拱手,退了出去。

  人走之后,殷离就久久地靠在椅背上沉默,那样子十足的老谋深算,明明长着一张俊朗阳光的少年神颜,偏偏天天皱着眉头,像是随时在算计人一样。

  柊羽原本站在窗边的架子上看着他,一脸这人有点大病的表情,却不料因为距离过近,被他一手捞了过来,放在桌子上撸毛。

  她的羽毛蓬松柔软,色泽鲜亮,十分讨喜可爱,这只金丝雀实在跟了殷离太久,几乎成了他肩膀上的半永久挂件,因此下人对她的照料也很精心,每天都要带她去洗一次澡。

  很快,侍女折枝推门进来,“主子,该给白玉拔毛了。”

  “嗯,去吧。”殷离一边摸着柊羽脖颈的软毛一边道。

  柊羽原本还没反应,直到折枝准备过来抓她的时候才轰然意识到白玉说的是自己。

  拔毛?这怎么可以?

  房间里暖洋洋地,窗户大敞着,下午温暖的阳光斜斜自外面打进屋内,正巧将柊羽栖身的架子晒得有些温热。

  柊羽奋力扑腾着翅膀,她毕竟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对这个身体的驱使还不太熟练,只是一半凭着常识和想象,一半凭着本能,试图飞起来。

  这只金丝雀看起来圆滚滚地,但其实身子很轻,柊羽扑腾了几下,居然真教她飞起来了。不过方向和力道还控制不太好,摇摇晃晃地在屋内转了好几圈,把自己都转晕乎了。

  小金丝雀身上的羽毛红蓝相间,翅膀尖和轮廓上还染上了一丝金色,在阳光的映衬下如梦似幻。

  殷离原本不在意地坐在椅子上,看到这一幕也怔在原地。

  他看着那跌跌撞撞的小金丝雀,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仔细审视自己身边习以为常的事物,而在他出神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心口一撞。仿佛有什么宿命般的东西,在缓缓归位,时间瞬间被拉长许多。

  不过一瞬,柊羽就大致掌握了平衡,朝着窗边撞出去。

  她就从折枝旁边飞过,折枝伸出手想要够她,但手指刚要触碰到柊羽的时候,却被殷离喊住了。

  “随她去吧。”

  折枝收回了手,站在原地盯着柊羽在空中有些不稳的身体。

  白玉跟了殷离这么久,一直都十分乖顺,从来都是乖乖待在殷离身边,主人在书房就站在自己的小架子上,主人出门就站在他肩膀上,这还是第一次显得如此活泼。

  殷离的府宅占地不小,不过并没有太多奢华铺张,人也不多,永远都是静悄悄地,感觉还有些冷清。

  院子很多,一个套一个像迷宫一样,不过院墙不高,柊羽很容易就飞过去了。

  她感受着自己在空中飞翔的感觉,虽然还难以掌控,但竟然像是上瘾了一般,感觉灵魂都轻盈起来。

  就这样短的时间,她已经爱上飞翔了。

  柊羽对周围的环境全然陌生,只是到处乱飞,她在空中练习飞翔的时候,才开始慢慢梳理起自己的处境。

  她在猝死之后,出现在了陌生的地方,还变成了一只鸟,这对于漫画大触柊羽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虽说亲身经历是第一次,但这样的情况,她已经在漫画小说里看过无数次了。

  甚至她自己也不是没有幻想过自己穿越重生之后的事情的,只不过会穿成了一只鸟,也实在没想到。

  不过问题不大,勉强还算是捡了一条命吧,虽然穿在一只鸟身上,依然是朝不保夕。

  她虽然有心逃离那个看起来就不简单的男人,但此刻她还确实不敢往外面飞,情况不明,可能危险更多,还是在这院子里苟一阵子比较好。

  现在她掌握的信息很有限,但有限的信息里就全是危险了。她刚刚发现自己穿成一只鸟,就见到这个国家的人如何斩杀大妖,这实在不能不让她害怕。

  但柊羽飞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些飞不动了,她掌控这个身体的时间毕竟还是短,没有完全适应。

  翅膀扇动的频率渐渐降低,她落在了一颗桃树的枝头。

  现在是四月,暖风吹动梢头的花瓣,将她整个笼在了那香气中。树枝微微有些粗糙,刚好方便她抓住,而自己现在的爪子也十分尖利,虽说树枝有些粗,但勉强还是可以站稳的。

  作为一只鸟的感觉实在是太新奇了,就连落在树枝上,都是如此新鲜的体验,她不由得站在枝头蹦了蹦,然后身子剧烈一晃,差点后仰摔下去,吓得柊羽急忙抓紧了爪下的树枝。

  她刚站稳,一抬眼,远远看到夕阳消失,云彩烧红的半边天也开始坠下去,一寸寸地被拽进无边的黑暗里。柊羽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直到天光完全消失,脖子都有些,才收回视线。

  但就这么一垂眸,她就突然看到树下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的黑影,眼前发昏,差点又重心不稳。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暖风里掺杂了几分夜的阴凉,树影斑驳,花瓣开始渐渐褪色。

  月光冷冷地洒在院子里,光芒并不明亮,院子大部分都笼罩在黑暗中,墙角的花草影影绰绰,就在这样寂静的环境下,树下不远处站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静静地盯着柊羽,吓得她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