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殷离提前回府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温风仪 1302 2021.03.22 22:14

  殷离已经回来了?

  怎么会这么早?

  明明平常他应该会再晚两个时辰才回来啊!

  柊羽藏在伯言的袖子里,也开始焦灼起来,时而不安地动动身子。

  伯言不动声色,走到正门处,见殷离的马车边车夫已经下来,准备将马车赶往后院,脚步加快,抬步上了台阶,问守在门口的门房。

  “大人回府了?”

  门房见是他,便恭敬回道:“是的,公子。”

  伯言明面上是与殷离交好,实际上完全是为他做事。

  府里的下人对伯言也很熟,基本都把他将少府大人的好友兼门客看待。

  虽说柊羽第一次见伯言的时候,感觉他是一副阴沉内敛,不苟言笑,连存在感都是十分微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形象,但当他站在街上,站在下人面前,身着青色长袍,通身气度倒也像是个世家公子,有着骨子里透出来的贵气。

  “今日怎么这么早?”伯言问。

  “小人不知,但似乎是下朝早了。”

  伯言点点头,“知道了。”

  他提步往府里走,殷府人不多,因为就只有殷离这一位主子,他也没有任何妻妾通房,因此府里的下人很少,但没遇见一个,都极有可能是深不可测的高手。

  也因为一路上没遇见几个人,因此伯言匆匆的脚步也没有被注意到,今天人似乎都不在这一片活动,但据伯言的了解,这情形有些不对劲。

  殷离和他身边的人都极其敏锐,伯言根本不能随便找一个下人问殷离的踪迹,会很容易被怀疑,因此他只能一路走到殷离书房外,隐藏在暗处,观察殷离到底有没有在书房。

  但凡殷离在书房的时候,他必会开窗户,但此时窗户却是紧闭的。每次在殷离上朝回来之前,他的贴身婢女都会提前在殷离书房焚香,然后紧闭窗户,等殷离进府之后再打开。

  柊羽曾经被殷离书房的香气熏得相当不舒服,因此她也知晓这件事。

  此刻她已经飞到伯言藏身大树的枝头上,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殷离回府了,但是还没有回书房?好机会!

  “我先飞进去看看,如果没事,你再进来。”

  伯言沉默不语,而柊羽已经飞到他肩头催促他。

  “你把屋顶的瓦片掀开一块。”

  伯言没动,柊羽小爪子在他肩膀上跳了几下,翅膀往他脸上挥,“快点快点。”

  小金丝雀的力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伯言还是妥协,悄无声息地落到殷离书房的屋顶上,就像是一片叶子轻轻飘落,就算是轻盈的猫也比不上。

  柊羽简直叹为观止,这难道就是古代传言中绝顶的轻功吗?

  虽说传言中轻功能够飞檐走壁,但这是不是也太离谱了一点?

  飞花摘叶也就算了,真就能比她这只名副其实的鸟动静还小?

  柊羽属实震惊了。

  伯言落到屋顶的一角,轻轻掀开了一块瓦片。

  柊羽在他面前挥扇着翅膀,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落到那个洞前,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眼,就直接飞了进去。

  那瓦片小小的缝隙刚好够柊羽安全通过,她刚刚俯冲下来,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任何景象,身子本能地飞速一转,在空中划了个弧往上飞到了横梁上。

  因为就在她飞下来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说话声。

  之前书房里安安静静,门窗都关着,柊羽和伯言猜测里面没有人,而且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因此才放松了警惕,直接飞进来。

  幸好伯言是在角落里掀开瓦片,她这么飞了一圈也没有人发现,因此她还算平安地落到了横梁上。

  柊羽一站稳,立刻低头去看书房里的景象。

  殷离依旧坐在书桌后面,手里拿着一封信,凝神读着。

  而他的面前,却站着一位带着斗笠的白衣女子,身形瘦弱,飘飘若仙,但腰背却挺得笔直,一眼看过去,身上浸染的气势也不弱。

  “殷离,你相信我!妖界绝对有异动。”

  那女子好似十分焦急,双手绞着,在原地轻轻踱步。

  殷离将信放下,靠坐在后面好似在思考着,没有立刻回答。

  “你看——”白衣女子拿出三枚铜钱放到桌上,那小巧精致的铜钱边角上,竟然出现了一圈焦黑,好似被什么东西烧过一般。

  殷离低头,凝神看着桌上的三枚铜钱,用指尖轻轻触了一下,然后慢慢收回手。

  “仔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那日天生异象,雷声阵阵,很不寻常。我便走到窗边,拿出龟壳占卜,却不料……铜钱竟然掉到了地上!”

  殷离敲击桌子的手一顿。

  屋内安静下来。

  柊羽躲在横梁上,借着柱子隐住自己的身形。

  她在这里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跟着感觉十分惊险刺激,像是搬着小板凳磕着瓜子看戏一般。

  柊羽一脸深沉地摇摇头,天降异象,大凶之兆啊……

  随后,房间里响起殷离低沉的声音,“之后呢?”

  白衣女子立刻回答,“当时我受了点伤,晕过去了,醒来之后就立刻派人去结界边打探消息,果不其然,边境大妖暴动,我就立刻派人过来了。”

  殷离垂头,慢慢按揉着自己的眉心。

  “那么,你觉得该如何呢?”

  白衣女子立刻道:“镇压!最好直接杀掉那些作乱的大妖,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妖物。”

  “哦?”殷离突然反问道:“你都说了大妖暴乱,此时镇压,不正顺应了你那卦象吗?”

  白衣女子沉默下来。

  她视自己那卦象为生命,自然不会对自己看到的神谕提出异议。

  但柊羽却暗暗心惊,她一边嗤之以鼻,觉得这什么占卜,卦象,都还不是瞎扯,搞这迷信的一套。

  可另一方面,她又想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十分魔幻的世界,连自己都变成妖了,出现什么神谕,或许、大概、应该也是有可能的吧?

  柊羽风中凌乱,正处在世界观崩塌的崩溃之中,而房间内另外两人,一个处在纠结中,另一个头脑风暴,也都没有出声。

  但不久,殷离站起来,推开窗户,背对着白衣女子。

  “或许你说的对,这世道,确实不太平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