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柊羽的身世

穿成反派的金丝雀 温风仪 2041 2021.05.09 09:00

  柊羽被带到了一间小亭子里,一路走过来都有下人在偷偷打量她,就是京城出了一位祸世妖姬,搅得腥风血雨,不得安宁一般。

  摄政王殷安平应当是和殷离一样去上朝了,此时并不在府里,只有殷司筠这位闲人会在这个时候见柊羽。

  那亭子是湖心亭,周边花丛环绕,耀日初升,光芒镀上了金色的轮廓,每朵花都有自己的闪耀,让人移不开眼。

  柊羽低头在花丛中的鹅暖石小道上穿梭,脸上情绪压着,看不出喜怒,因为这小道很窄,一不小心就会扯到裙子,必须小心翼翼。

  走到花丛的尽头,她看到了一双紫黑长靴,视线上移,在藏蓝色锦袍上一扫而过,而后停留在了那张脸上。

  平心而论,这真不是一张好看的脸,但是却十分熟悉。

  在柊羽的漫画里,剧情前期,殷司筠的戏份比殷离多得多,他可是剧情关键人物——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他可真不让自己失望,严守自己工具人的本分,找尽一切机会搞事情。

  柊羽眼神微冷,打量着他。

  殷司筠早就到了,柊羽出现的时候,他正躲在暗处,本来还想让她在这里等一会儿的,没想到会在看到她从花丛走来的时候忍不住提前走出来。

  两人分别走神了几秒,因此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样。

  柊羽先朝他行礼,“殷公子。”

  殷司筠这才笑起来,伸手示意,“姑娘请——”

  柊羽微微颔首,跟着他往亭子的方向走。

  “姑娘名叫柊羽?很配姑娘的美貌,飘飘若仙,不染纤尘。”

  “公子过誉了。”柊羽依然是淡淡地回答道。

  她提着裙摆走到后面,摄政王府这亭子建的十分不合理,要是在现代,柊羽准要发个微博吐槽一下非人类的设计。

  湖心亭建的很低,亭子在中间,用铺在水面上的薄薄木板连接,那木板完全是贴着水面建的,被水浅浅地浸着。

  殷司筠的靴子鞋底厚,他自然不怕这一层水,柊羽却不行,她的鞋鞋底薄就算了,裙摆层层叠叠地,提起来费劲还不太雅观,虽然她面上还是一派淡然,可鬓角都已经微微浸湿了,实在是感到非常狼狈。

  但她没吭一声,甚至没有流露出丝毫窘迫的神色,只是安安静静地提着裙子走。

  殷司筠微微回了下头,余光扫过柊羽的沾湿的鞋,唇角挑起了一个冷淡的弧度。

  他没说话,反而加快脚步,走向那亭子。

  亭子里视野很高,坐在桌边,目之所及尽是美景,仿佛俗世就此被隔绝,窥不见踪影,也就不必为之忧心。

  可在这样的风光环绕之下,柊羽却丝毫办法静下心来欣赏,即使举止礼貌平和,她心里也始终警惕着这里的一切。

  “这里名叫花月亭,可是少府大人殷离亲自督建的呢,作为父亲的生辰礼。”落座之后,殷司筠突然开口向柊羽介绍,甚至还反常地主动提起了殷离。

  柊羽四下看了看,没想明白这么个破地方又什么值得做生辰礼的,而且在路上铺水这奇葩事竟然是殷离做出来的,难道是他记恨殷安平,想让他天天湿鞋脚底受寒生病吗?

  殷离生不生病她是不知道,柊羽是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来这一遭,回去以后脚是不会好了。

  幸好凉亭内部比较高,不至于让柊羽一直泡脚。

  她坐下来后,脚趾微微动了动,鞋子已经完全湿透,贴着脚很不舒服。

  若是平时,炎热的夏季坐在清风徐徐的亭子里,或许还是享受,可现在风一吹,她鞋底透心凉,实在是非常煎熬。

  可是殷司筠的不怀好意简直摆在脸上,这个时候她还是明智地不想生事。

  可惜就算柊羽忍了脚上的不舒服,殷司筠一开口,她也开始生理性不适,胃里翻江倒海。

  无他,对方太油了。

  明明还不到三十岁,可愣是油腻到简直让她无法忍受的地步。

  柊羽原本心情就很差,这下连表面的礼貌都快崩掉了。

  殷司筠面上浑然不觉,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柊羽到底是什么想法,完全是普信男的典型,自信就算她现在抗拒,之后也会乖乖听话的。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柊羽在心中偷偷翻了个白眼。

  折枝留在府外没有进来,是带她入府的下人领她过来的,这凉亭在后院,离侧门不算近,而且有些偏僻,就算周围环境美不胜收,柊羽内心还是十分警惕。

  这摄政王府,从进来的那一瞬,就没有给她任何安全感。

  “听说柊姑娘父亲是伯侍郎的世交,不知是姑娘出自哪一家?”

  柊羽干笑了一下,“小门小户,早年与伯大人有些交情罢了,实在没有什么名声。”

  ——这意思就是说了你也不知道了。

  殷司筠也是这样想的,这之前他其实已经查过柊羽的身世,从传出消息说殷离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也的确已经查到了柊羽的家世。

  按照探子的回报,柊羽生在淮南李家,的确是个听都没听过的小家族,还是个富商家庭,伯言父亲的祖籍在那边,伯言在年少时也曾会祖父家住过一段时间,与柊羽或许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只不过那一家主家姓李,柊羽是一位不受宠的嫡女生下的,夫家是个镖局,她母亲嫁过去没多久,夫家就遇到寻仇的,只留下她们母女两个,其他人统统都杀光了。

  后来柊羽随着她母亲回到李家,因为美貌被送到京城里,想必本意是想与伯言结亲,没想到这美貌实在过于惊艳,竟把京城炙手可热的新贵,少府大人也一同招惹了。

  殷司筠盯着柊羽的脸,不得不承认她有这样的资本。

  当然了,他对柊羽的资料其实没有太大的兴趣,派人查了以后也只是匆匆扫了一眼。

  说到底,他还是对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吸引殷离,让他不顾名誉带回府这件事比较感兴趣。

  毕竟殷离从小就抢他的所有东西,好不容易出现殷离想要的,他也肯定也要拿过来玩玩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