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月亮消失的六个夜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罪恶之夜·曾经死亡的小雪(上)13

月亮消失的六个夜晚 九月荷间 4896 2018.11.09 10:12

  张警官给我倒了杯水,他扶着我坐了下来,我始终都沉浸在那种恐惧的情绪里,不能自拔。

  周强这个恶魔原来是如此的心思缜密!

  “他约我十点去公司四楼那里,那是当初他向我表白的地方,我还以为……还固执的以为,他是要挽回我,因为,他接近我的目的,尚未达到!”我觉得这空气中都是那个恶魔的影子。

  “他接近你的目的?”

  “没错,他接近我,完全是为了要骗取我的钱财——不知道是谁虚构的,说我是富二代,家里如何如何有钱,这栋房子,他们说是我的私有财产,但其实,是我租来的,我之前并未听说过关于我的这些传言,直到小雪出现……我和小雪在很小的时候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只不过中学之后,各自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联系的就淡了,也不过是这几个月才重又遇到。说起来,小雪是为了我,才进了这家公司的!”

  “为什么说是为了你呢?”

  “因为她听到了周强说要把我的财产全部骗走,所以她才假装接近周强,破坏我和周强之间的关系,以达到让我看清楚周强的真实面目的目的,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你知道,我宁愿在医院那里躺着的是我!”

  “这么说,周强很有可能是要用小雪来要挟你,让你拿出钱财,比如说出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密码等,我虽然常常想,已经疯了的人,不会有这么清晰的意识——但是周强,让我非常的意外。我猜他拿到了密码,很有可能会趁你不备,将你们推下楼——假如是那样,我们基本不会想到要去搜索一楼的那些东西,我们警察很有可能被蒙蔽了双眼,误判你们两个是因为同一个男人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而导致双双坠楼,那么这起案件,也会由此画上句号,而真正的凶手,就可以逍遥法外!”

  我冷笑,我沉默。

  张警官陪着我沉默。许久,他说:“好在小雪没有生命危险,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想知道,案件是否已经彻底的被解开,所有的问题,都已迎刃而解!

  “你放心,”张警官说,“我会告诉你恶魔最后的结局!”

  是的,我该放心了,我该去陪小雪了。

  但为什么,总有些东西,由始至终总有些难以说出又尚未证实的东西,笼罩在心间,挥之不去,无法排除。

  这些让我心烦气躁的东西,在我到了医院,累到忽然晕倒,然后被扶到了陪护床上,渐渐睡着时,才得以暂时的,被遗忘……

  梦梦醒醒、醒醒梦梦,我好似被推入了深渊,不停的下坠,喊不出,动不了,醒不来……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要如何避免自己做噩梦。因为我的妈妈时常在半夜哭喊而醒,她总是做噩梦,每当这时候,我就知道,她的手,一定是放在胸口了,我每次都会气呼呼的把她的手从她的胸口甩开。

  我讨厌噩梦,也讨厌在我身边做噩梦的人。我明明一再的强调,只要不将手放在胸口,就不会做噩梦,但她总是不信,并且对我这样的结论表现出非常的不屑,甚至厌恶的表情。

  也许是没有经过科学证实的,也许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所以没有人会相信!

  我迷迷糊糊的,听到阿敏和谁说话的声音,是个男生。

  “你真的不要我说嘛?!”

  “嗯,千万不要!”

  “刚才量过体温了,貌似还是有些发烧的,要不要去挂点水啊?”

  “不用,待会她醒来,给她再喂点感冒冲剂就好了!”

  我虽然没睁开眼睛,但是我终于知道阿敏在跟谁说话了:那个庸医——牙科医生许嘉言!

  直到我完全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我坐了起来,昏昏沉沉,隐约记得是下午的样子,我被那个庸医又灌了一碗什么药,所以才会睡的这么深沉,连梦都没有!

  我怀疑这个鬼医生跟周强是一伙的,他一定是那栋大楼里周强的影子杀手,现在他正在帮助周强对我再一次实施谋杀!

  小雪依然没有醒来,她睡在我隔壁的病床,很安详,很平静。

  阿敏听到我的动静,轻轻走过来,扶了我走了出去,带上门,她说:“你的烧已经退了,所以医生才允许你睡到小雪旁边,小雪的情况很稳定,医生说,兴许明天就可以醒来了,她许是惊吓过度,身体未能立时承受的住!”

  我本想问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似乎感觉到有谁在瞪着我,我抬眼一看——许庸医!

  我毫不犹疑的伸手啪的就是一个耳光,刺耳的话还没说得出口呢,他倒是叫起来了:“呐呐呐,警官你看到了啊,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你管不管,管不管?!”

  他一边捂着脸,一边朝向张警官,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阿敏慌忙的掐我,给我使眼色,我这才反应过来,张警官也在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跳到了许庸医的身旁,双手拉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摇晃,“我看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脑子还很迷糊,对不起、对不起!”

  许庸医理都没理我,赌气的头都扭到了一边去——呀,这是要我自己扇自己耳光来赔罪啊!

  呸,要不是看在阿敏的面子上,我管什么警察在不在,大不了赔你医药费!

  但是我看到阿敏的脸上很尴尬。我心里懊悔起来。我急中生智,低头叫了声:“哎,你踩了什么?”

  “什么?”许庸医的本能的抬起了脚,然后我趁机把脚伸到了他稍微往后挪了一点落下去的脚下面,夸张的叫了声:“哎哟!”

  许庸医也吓了一跳,他跳了一丈远出去,惊恐的看着我。

  我表情痛苦万分,假装可怜兮兮的嘶嘶的问道:“许医生,咱这就算扯平了行不行?”

  许庸医惊魂未定的连忙点点头,生怕我讹他似的!

  我转身对张警官说:“饿了,请我吃点夜宵行不行?”

  张警官微微一笑,明白了我的意思,点了点头,说:“走吧,刚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我对阿敏说:“小雪先拜托你了,千万要看好她啊,尤其是某些庸医有事没事在这里闲逛的时候,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阿敏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唉,善良的阿敏哪里会听得懂我的弦外之音,但那庸医听懂就行了。真是搞不懂,一个牙科医生大半夜在这里鬼晃鬼晃的,难道牙医也需要值夜班?

  嘁,依我说,别有事没事的来这里献殷勤——我们阿敏已经有张警官了!

  外面的空气没了消毒水的味道,我的呼吸顺畅了许多。这片广阔的大地,亦不曾沉睡。

  “批捕了么?”我问。

  “已经正式拘捕了,但他拒不认罪!”

  “意料之中!”我坐在张警官的车里,望着窗外的夜景,竟格外的冷清。

  “想吃什么?”张警官似乎是叹了口气,他扣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我躺进了座椅里,其实我什么都吃不下。

  “这附近有家水饺店还不错,带你去尝尝!”张警官替我做了决定,只是车子开到路上的时候,他忽然说,“我们打包一些,回来的时候带给阿敏!”

  这样的话语在我听起来,真是格外的柔似春风啊。

  张警官说起阿敏两个字的时候,真的是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是啊,一直都是阿敏在照顾小雪,还要照顾我,她一定心力交瘁!”

  “所以关于周强的事,我一点都没有跟她透露,怕她听了承受不住!”

  我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我说:“张警官,你为什么要做警察呢?”

  “十七岁的时候,有次去外婆家,晚上回去的时候很晚了,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听到有女孩苦苦哀求的声音……”车子开的有些慢,他似乎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个夜晚,他说,“当时心里很害怕,但仍壮着胆子大喊了一声,哎干嘛呢!正要对女孩做出不轨行为的男人噌的一声就逃进了夜幕里,我本来想去扶起那个女孩,但她惊恐的看着我,生怕我变成另外一个歹徒——所以那时我就想,如果当时的我,穿着一身象征正义的警服,她一定不会害怕!”

  “她遇上了你,真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十几年了,我一直都无法忘记那双眼睛,每当遇到什么困难,那双眼睛总是在我脑海徘徊,我知道,我不能放弃,如果我放弃了,这世上只会多更多惊恐的眼睛!”

  我闭上了眼睛,我想不起来,小雪那时是什么样的眼神,她在遭受周强疯狂折磨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样是惊恐万状的眼神。

  我祈祷小雪快点清醒过来,但我又怕,清醒过来的小雪,一生都要生活在那个夜晚的阴影里,承受压抑在心底挥之不去噩梦一般的煎熬!

  吃过了水饺,我多打包了一份,我在心里说,还有小雪呢。

  张警官突然问我,他说:“我想要你带我去那个地方!”

  我抬头愣愣的看他。

  “电影院,你说的那个地方,我想去,我想要看清我们究竟哪里遗漏了,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的眼睛炯炯有神,他满是期望的目光望着我。

  我只好点了点头。我怎么能拒绝呢,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我一样要那个恶毒的犯罪分子立刻尝到他的行为所换来的苦果!

  我们像是达成了一种默契,谁都没有打破这沉默。车子在我看过三场电影的电影院附近停了下来。

  我抬头望望天空,我说:“零点的时候,会飘来一片云挡住月亮,那个时候前面不远的地方就会亮起霓虹,那时——”

  “但是今晚没有月亮啊,云层很厚,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他抬头望着夜空,担忧的说着,仿佛不甘心的样子,他伸出了手,似乎是要感受空气当中水分的温度。

  我看着他,说不出来话。

  可是我在心里说:为什么我的眼前是另一番景象,亮如玉盘的月亮挂在我的头顶,碧空如洗。

  张警官转头看我刚才看向的地方,他挠了挠头,说:“没有啊,那里什么都没有啊,只是一片废墟嘛!”

  我看过去,真的什么都没有。我吃了一惊,忙将张警官推向了另一边,然后再转头,那栋略显古朴的影院,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忽然明白过来。我解释不清楚,但我已经明白,只有我,只有我和小雪,还有阿敏,我们三个,才能去到那家影院,去看电影。

  我回过头来,推着张警官说:“这次我会看的更清楚,但是,请不要回头,千万不要,我怕我会再也走不出来,我想你明白,我不能带着真相,徘徊在另一个世界!”

  张警官点了点头,他说:“好,你放心,我绝不回头,两点钟的时候我在这里等你!”

  然后他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他真的没有回头。

  这样的背影真的很可靠,很温暖,值得阿敏一辈子珍藏!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漏过任何一个细节!我暗下决心,我毅然的转过身,朝着亮着彩色霓虹的影院走去。

  阿敏说得对,我们都是神眷顾的孩子!

  戴着老花镜的大叔看见我,分外的慈祥,他问道:“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我点点头,微笑着回他:“谢谢大叔的关心,我很好,这次我还是要三张票!”

  “好!”大叔说着就去拿电影票。

  我忽然问,我说:“大叔,我可不可以去到未来,去到我们的未来看看?”

  大叔呵呵一笑,他说:“未来是用来创造的,不是用来缅怀的!”

  我还要说什么,大叔却朝着放映厅那边示意了下,我只得微笑与大叔道别。

  直到坐到了座位上,我仍在回味大叔的那句话,未来是用来创造的,不是用来缅怀的……

  许是冥冥当中有什么将我和小雪还有阿敏三个人连接了起来,我再一次,重新审视了我们十一岁的青春,那段永不会磨灭的友谊!

  所以我们早已经心灵相通。这次,我很快就回到了小雪的过去。

  很冷,夜里,冷清的大街上。

  我站到了小雪的对面,十二岁的小雪的对面,回头,就是同样十二岁的我决绝的离开的背影。

  我竟然回到了这里,我们分手后再也没有相见过的十二年前的这里。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冒着泡泡的啤酒,它一点一点的溢了出来。

  他们都走了,只留了小雪,还有阿钟。

  小雪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我的背影,我看到她伸出手,她说:“相信我,相信我……要我怎么做,你才可以相信我……”

  小雪应该很难过,她一定很难过,那时的我,那时任性的我,哪管什么友谊,我要的,只是虚荣而已,只是努力想成为被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拿来谈论的谈资而已。

  “阿钟,不是说今天带你的妞儿给姐看吗?”一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的女人一脸痞气的拍了拍阿钟的肩膀,挑衅的看了看他。

  阿钟冷哼了一声,走到了小雪的身旁,一把揽住了她的腰,他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

  小雪受到了惊吓,她忙挣扎!

  “哟,还是个嫩蹄子!”阿霞嗤笑了一声,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小雪面前,伸手捏了捏小雪的脸,然后玩味的笑着问阿钟,“怎么样,还没尝过味道吧,得,看在你是我弟的份上,你要今晚睡了她,我就认输!”

  我看到小雪她楞了一下,然后更加大力的挣扎,她甚至已经哭出了声,她想跑,但阿钟强壮的臂膀却钳住了她,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用力。

  阿霞靠近小雪,朝她脸上吹了两口气,嬉笑着说:“别怕,很爽的!”

  然后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丢进了阿钟的手里,她朝着我走的方向走去,她边走边说:“钟,春宵一刻值千金,明儿个给我讲讲哈!”

  我定定的站在那里,怎么回事,我走后,小雪没有回学校吗,为什么,为什么,她没有跟着我,回到学校?

  我忽然很害怕,我的心扑扑的狂跳,我害怕,害怕……不,不会这样的,不会的,不会的!

  小雪,快跑。

  我跑到小雪身旁,我去拉她的手,我什么都不去想,可是,可是,我在她的世界里,仿佛空气。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惊恐万分的小雪哭着、叫着,被阿钟拖着往前走。

  这冷清的路上,一切都无动于衷。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小雪,你真的,没有能挣脱那个粗暴的男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