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而你却是救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发起进攻

而你却是救赎 小禾花妖 2120 2020.11.16 19:38

  军官冷眸微眯,问:“你受伤了?”

  “没有。”

  “那你找医生做什么?”

  耶律夷急忙解释:“是我的一个同伴,她受伤了,而且很严重,需要医生。先前有位长官告诉我医生很快就会来,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不见踪迹,所以我……”

  他的语气有些急切,想表达的意思却是清楚的。

  听清楚了这话,军官淡淡抬眸看他一眼,抿着唇角,面沉如水的一张脸上还零星沾上了血渍,语气总算缓和了一些:“再等等吧,现在这个情况太混乱了,很多医生都在忙着救治其他伤员,会来慢一点也是正常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长官。”耶律夷不卑不亢地说。

  “没什么事就快点回你同伴身边耐心等医生到来,别到处瞎跑,”手臂上还在流着血,军官喘了口气用力捂住伤口,咬着牙严肃地说,“在这个地方没有彻底安全之前,你的任何所作所为都是在给救援行动施加难度知道了吗?”

  耶律夷点着头,斜眼望了望身旁那只已然没了生息的吸血鬼躯体,一种后怕的恐慌油然而生。

  要不是面前这个军官,他就真的死在刚才了。

  想想都吓人。

  军官叮嘱完这几句话,又想起废墟区其他的留守弟兄还在等着他回去,转身便要离开:“自己找个安全地方躲起来,在医生没有到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允许出来。”

  他垂着手臂,每走一步鲜艳的血珠便顺着手臂曲线朝下缓缓流淌,无声流进了地面,形成了一条蜿蜒又密密麻麻的痕迹。

  源源不断朝外面淌着血的伤口处一片暗红,当中泛着白色,又沾上了不少从地面上带起的灰和尘土,因此看起来有些骇人。

  “长官,你的手………”

  “说了没事。”

  他于是噤了声,不再多说什么。

  耶律夷见这名军官行走的路线跟自己的返回行程基本一样,略一沉吟也抬脚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速度都不算快,成排慢慢地行走着。

  离得还不算太近,远远地就能看见破败不堪的教堂大门外零散分散着几名持枪巡逻的军人,俱是严肃沉稳的神情。以教堂为圆心,四周拉起了红色的警戒线。

  在警戒线外,整整齐齐堆放了几十副担架,上面罩着白布,布料下凸显出一个个完整的人形,有些白布上甚至透出猩艳的红色。耶律夷心知,那些是此次事件中无辜受难的子民,被从废墟里翻、找、挖了、凑出来,兴许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见人。

  一名军人正打着手势,指挥其他人秩序井然地将这些担架纷纷抬走,搬到大卡车上再输送回难民营。哪怕是已经死亡的人,也有资格得到最后的庇护,因为无论如何他们也始终是齐柯特星球子民的一员。

  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

  受了伤的军官这时突然加快了步子,迅速与耶律夷拉开距离回到自己的队伍,打了个报告。

  一直为首指挥的军官看见他还在簌簌流着血的手臂,颜色浓重到几乎已经浸透了军服,问:“怎么回事?”

  “报告指挥官,我在离事发地五百米处的地方发现一个难民正被凶兽追赶于是上前救下了他,因一时不慎被伤到了。”

  指挥官皱起眉头:“以后行动务必小心,受伤是小事,耽误执行其他行动是大事。现在战乱当头,处处都需要我们支援。”

  “是。”

  立在一旁的耶律夷将这段对话清晰收进耳朵里,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

  原来有些人,注定要为了有些人而奉献自己,不求回报。

  他又想到温禾,她瘦小的身体奋不顾身朝自己扑过来的那一刻,脑海中是否也在想着这些?也许很多人,真的生来善良,只是我们很少看见。

  耶律夷呢喃地感叹了一句:“你们真的很伟大。”

  他想,今晚过后,我也许就会懂得太多原先我并不懂的事情了。

  他随即也转了身,准备离开这里去找温禾。

  可才没走两步,脚下的路就突然震动似的轻轻晃了晃。耶律夷一愣,低下头看看,恍然之间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摇了摇头,在心里抱怨自己太疑心重重,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随之继续猫着腰全神贯注地走着路。

  却没想到不出片刻后,大地真的开始毫无预兆地剧烈晃动,石块、建筑残骸摇摇晃晃地挪动到了其他位置,漫天尘土飞扬,就连一直安然伫立在街道旁几颗巨大的参天大树的位置好像也变换了。

  耶律夷的身体也跟着摇摆不定了一会儿,然后才勉强稳住了脚跟。

  身后是维和军官们的齐声呼喊:“出什么事儿了?”

  “怎么了?”

  “究竟是怎么了?”

  显然,他们也察觉到了异常。

  耶律夷稳住心神,匆忙扭头看了看身后,复又回过身亦步亦趋朝着原定方向小跑着前进。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他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尽管这个说辞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

  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夹杂着不知所出的森冷之意慢慢从他的后背爬上肩头,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小腿抖了抖。

  待耳畔再次传来熟悉又惊恐的凶兽啼叫声时,耶律夷这才彻底确定,是吸血鬼,再次对这片残败土地发动进攻了。

  而且这回,数量比起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似乎更加来势汹汹。

  几乎只是一瞬间,所有军人们就发现了潜伏在暗夜不远处的凶兽。他们敏捷飞快地抗起了枪,找到合适遮挡物角度保护自身安全,随后俯身原地趴下,架好枪支对准虎视眈眈的敌人方向,眯起眼睛浑身绷紧屏息以待,只等指挥官下达开枪扫射命令。届时,他们将会毫不犹豫扣动扳机,精准无误地捕杀这群丧心病狂杀人如麻的吸血鬼凶兽。

  面对危险,军人永远是时刻站在前线冲锋陷阵的那一个。

  如果近战,由于体质差异人类会非常吃亏,但远程射击一定是占据绝佳优势的。

  毕竟经由维和队长言若勋新型改良过的复式机关枪,威力巨大,一枪能抵寻常枪支五枪杀伤力,可不是吃素的。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静得诡异可怕。所有军人都已经完全做好作战准备,只等指挥官一声令下,便可发动攻击。

  

举报

作者感言

小禾花妖

小禾花妖

晚上好。

2020-11-16 19: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