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蜉蝣之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蜉蝣之途

斤宅

  • 仙侠

    类型
  • 2019.11.11上架
  • 10.79

    连载(字)

381位书友共同开启《蜉蝣之途》的仙侠之旅

学徒斤宅 学徒你的y3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小叫花子

蜉蝣之途 斤宅 2752 2019.11.11 02:10

  “小兔崽子,可算逮到你了,爷这次非揍死你不可!”

  在驿城最繁华的大道上,暴躁的中年男子手持着藤条,高高举起,又愤而疾下,随即传来一声声“噼啪”的闷响,藤条一下下挥动,这闷响也连成一片。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满驿城的叫花子谁敢打你李爷包子铺的主意,就你小子胆大包天,竟敢偷到我的头上,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中年男子嗓门渐高,几乎带着嘶吼,脸上的青筋渐渐隆起,似乎这一下下抽打让他一肚子闷气得以释放,于是抽得越发起劲。

  在中年男子的藤条下,青石板的马路牙子上,正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叫花子,身上穿着一件明显太过宽大的麻衣,说是穿倒有些不合适,他那瘦小的身子几乎被这件麻衣整个覆盖起来,就像披着一件破披风。下半身也只是一件破破烂烂的麻布短裤。

  露在麻布衣裤外面的身子,黑的白的污垢一块一块,剩下的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有些是新的,有些却是旧伤。

  小叫花子双手捧着一个拳头大的白花花肉包子,直往嘴里塞,包子铺老板的藤条一鞭紧过一鞭,一鞭重过一鞭。小叫花子知道这次逃不过了,只得用背部迎着藤条,蜷缩在地上,拼命将好不容易到手的肉包子囫囵塞到嘴里。

  每一次藤条落下,都伴随着一阵钻心的疼痛,许是这两年来这样的打受得多了,这种常人眼里难以承受的疼痛,他倒是勉强能受下来了。

  与身体上的痛楚相比,他更在意的是塞在嘴里的肉包子。小叫花子知道,就算这打再毒上几分,终归死不了人,他已经两天没讨着一粒粮食了,若是没这顿包子救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挨多久。与性命相比,一顿打自然算不得什么。

  更何况,自己偷盗在先,被捉住了,挨打也是活该,谁让自己不够机灵。自己内心深处,还隐隐感到,挨一顿打也许能让他偷盗的负罪感减轻几分,不管多少,终归会让他好受一些。只是苦了他的这具身子,跟着自己挨饿不说,还要忍受这些非人的痛楚。

  小叫花子很快将一整个包子吞到肚子里,他把头埋向马路牙子,任凭藤条落在身上,只咬了咬牙,一声不吭。

  “小崽子,看不出你还够硬气,李爷今天就不信了,非打得你开口求饶不可!”中年男子卷起衣袖,脸色铁青,浑身戾气四散,俨然一座煞神,他手上力度更大,将一根藤条几乎抽出了重影。

  但小叫花子还是一声不吭!

  中年男子看着小叫花子的死硬模样,心底窜上一股无名邪火。猛然停下手上动作,抬起腿来,势大力沉地向小叫花子踢去。

  “狗娘养的小贱种!”

  小叫花子身子像一团棉絮,被踢在空中滑了一丈来远,又轻飘飘落下。

  街道上的行人被吓了一跳,纷纷停下脚步!

  小叫花子的身子分明抖了一下,只是他依旧一声不吭,似乎被踢在空中的人不是他。在旁人眼里,受了这样的一脚,总该要嚎两声才是,喊痛求饶才是,这小叫花子怎地骨头这么硬,跟驿城大街上的青石一样!

  小叫花子嘴里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他依旧把头埋向马路牙子,不去看行人和包子铺的老板。一双眼睛望着紧挨着额头的青石路面,呆呆地,既没有恨意,也没有一点绝望,几乎不带一点色彩。

  这一脚动静太大,街上的路人再怎么无动于衷,此时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李二狗,再这样打下去,这小叫花子可就没命了,不就是偷了你两个包子么,怎地像跟你有杀父血仇。”

  这声音颤颤巍巍,却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李二狗抬起头,立刻见着站在人群中的许秀才,顿时让他想起这个穷酸秀才仗着读了几本破书,平日里看向他高高在上的眼神,嘴里骂骂咧咧道:

  “呸,许穷酸,老子教训贼人,与你有半文钱关系,你要是看不下去,想要充狗屁善人,这小叫花子偷的包子钱,你倒是替他出了。”

  大伙儿见李二狗下手忒重,这小叫花子虽然有错,但姓李的分明也不是善人,看向李二狗的眼里有惧意,有鄙夷,多半还带着几分责难之意。只是若说要出手相救小叫花子,恐怕却没几人动过这心思。

  这世道纷乱,偌大的驿城,每天被饿死打死的叫花子,没有十几个,也得有个五六个了,见得多了,也多半习以为常,可不是他们冷血无情。在这样的世道活着,自己只是勉强能保,哪还有余力,做些兼济天下,扶贫救危之举!

  此刻听了李二狗之言,大伙儿却齐刷刷将目光转向许秀才,似乎指望着他做了这件自己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

  许秀才显然也注意到四面八方的目光,伸了伸脖子,嗫嗫提声道:“他偷了你几个包子,值得了几文钱,我替他出了就是了!”

  “呵,不多,两个鲜肉包子,每个二十文钱,总共四十文。”李二狗嘴上挂着笑意,冷冷地盯着躲在人群里的许秀才。

  “你讹人,你这包子我也买过,两个合计两文钱,你今天莫不是狮子大开口?”许秀才脸上一对小八字眉几乎倒了起来,颤巍巍指着李二狗,一双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没错,老子就是狮子大开口,不瞒你说,这包子里的鲜肉馅,可是鬣猪肉,一个收你二十文还是少的。”

  “鬣猪是咱驿城外的大山里顶厉害的野兽,就连寻常虎豹见了也唯恐避之不及,你李二狗哪来这么大的本事,能弄来这等野味。”许秀才怒道。

  “这用不着你管,总之这钱你出还是不出?”李二狗目光不善地盯着许秀才道。

  “你......你这是讹......讹钱!”许秀才在李二狗步步紧逼的目光下显得有些畏手畏脚,说话也结巴起来。

  “没错,我就是讹钱,你能拿我怎么办?”李二狗见许秀才面露怯意,气势更盛,竟大大方方应了下来。

  “你......你......!”

  许秀才手指着李二狗,一副怒到极点的模样,只可惜面对咄咄逼人的李二狗,却也拿他毫无办法。看样子,这李二狗分明是不打算让他做这个善人,终归是小叫花子先偷了李二狗的肉包子,让这二狗子占了理,就算他真的打死小叫花子,旁人也不见得能说什么。

  他恨恨地剜了李二狗一眼,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小叫花子,叹了口气,一挥衣袖,却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块事非之地。

  李二狗见许秀才愤而离去,不知怎地,心中大为得意,似乎连对小叫花子的怒意也消散了大半,看见他瘦小的身子在青石路上缩成一团,嘴里似乎还流下了血痕。

  心想再这样打下去,说不好真会要了这小兔崽子的性命。他死了倒不要紧,要是让自己手上沾了人命,终归是晦气,自己还要在这驿城做生意,莫要因小失大了。

  只是他心中分明还存着最后的怒气,今天非得出了不可。他看了看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小叫花子,疾走几步,在小叫花子身边站定,扬起腿,一脚又将他踢出一丈余远。

  小叫花子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一动不动,似乎晕了过去。李二狗看了一眼,这才感觉最后的余气尽消,心中大为痛快。

  “小叫花子,今天李爷心情好,就暂时放过你,下次再让我逮着,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李二狗朝着小叫花子啐了一口,背起胳膊,仰头朝自家包子铺走去,不多会就转进了一间名为“李记包子铺”的店面去了。

  围观的人群见事主离去,另一个事主正迎面躺在大街上,显然是被李二狗临走的一脚踢晕死过去了,一时却不知他是死是活,唯恐惹了麻烦,一哄而散,急忙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

  不知过了多久,小叫花子这才悠悠转醒,被藤条抽打的背部和受了李二狗两脚的腰间立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嘴里嘶了一口凉气。

  “还好,还知道疼,看来这次又捡回了一条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