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上线A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佬上线A炸了

林呱呱

  • 科幻空间

    类型
  • 2019.09.08上架
  • 14.78

    连载(字)

617位书友共同开启《大佬上线A炸了》的科幻空间之旅

学徒死亡亦是希望 学徒Violet赤狐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天才在于反思1

大佬上线A炸了 林呱呱 4943 2019.09.06 14:02

  聪慧在于学习,天才在于反思。

  平庸在于懒惰,愚昧在于无知。

  ——楚玹

  ***

  周五下午放学,周末休息。

  最后一节下课铃声很动听。

  即使是实验班的同学,也都赶紧将挑选出来要拿回去复习的作业都放进书包里,和同学互相道别后就匆匆离开教室。

  背影欢快,宛如刚学会飞翔的雏鹰,迫不及待要离开窄小鸟窝去遨游天地间大好风景。

  “…那个,今天是我们一起值日。”叶紫两手交叉着纠结一小会儿,她最后鼓起勇气,看向旁边看似不紧不慢但是写字速度很快,一张数学课堂测试卷好似不用思考般,快速解题。

  叶紫看得心中佩服,就算把答案步骤摆在她眼前,抄着也没有同桌写得快。

  果然,学神的世界,她尔等凡人不懂。

  没得到回应,叶紫也没有其他感想,早就习以为常了,她看起来很乖巧又好脾气的重复一次:“楚玹同学,今天是我们一起值日。”

  他们班是按照学号两两坐一起,每天两个值日生,轮流值日,今天正好轮到她们。

  上次轮到值日的时候同桌请假去参加奥数比赛了,没有回来。

  在叶紫以为会再一次得不到回应,想要起身自己去打扫的时候,只听见楚玹那很有特点的嘶哑声音说:“嗯。”

  她话落停笔,今天早上数学老师布置的两张课堂测试写完,只用了半个钟。

  而且期间还抽空看了份崭新的人民日报,力求与时俱进,而不是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叶紫:“……”

  她咽了咽口水,突然发现平日里阴沉沉,看起来很孤傲不好惹的同桌,此时散发着学神光辉,要闪瞎她的钛合金狗眼!

  由于叶紫的视线过于炽烈,楚玹站起来高了她半个头,细长上挑的凤眸自带凌厉,她垂眸时眼里宛如携带着阴冷黑暗,沉声道:“你在看什么。”

  “学神,可以教教我数学吗!”叶紫被视线一扫浑身打颤,脑子断片后就下意识喊出了这句话。

  说完,她后知后觉记起同桌不好靠近,慢吞吞抬头仰望对上那双细长阴沉眸子,叶紫吓得提起一口气不上不下,憋红了脸。

  她低头心虚玩着手指,默默站起来走出位置让楚玹出来,小怂包的姿态十足。

  叶紫垂眸抿嘴,眉头一皱,双手紧张着互扣,心中很是懊恼。

  这下好了,学神同桌肯定又不讲话。

  楚玹将桌面上的书本试卷全都放进抽屉里,而学校统一派发的书包里只有件薄外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她也不怕有人来偷试卷,全校唯此一家,偷了直接暴露。

  楚玹目不斜视走出位置,直接往教室里门外的走廊去,拿过放在角落里的扫把和垃圾铲,后面紧跟着像犯错小媳妇似的叶紫,她回头的时候差点撞上胸膛,叶紫连忙摆手后退两步。

  楚玹垂眸,低沉嘶哑的声音带着天然的霸气,“让开。”

  “对,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说的。只是觉得同桌你好厉害,我的数学永远只在及格线徘徊。”叶紫赶紧缩到一边拿过扫把,小眼神瞅了眼依旧面无表情的楚玹,她大了胆子发挥话痨体质。

  能进入理科实验班,她的综合成绩自然不低。但是有个拖后腿的存在,那就是数学。

  和楚玹当同桌之后她还暗暗窃喜,有个学神在身边,她肯定可以请教请教,梦想数学能够突飞猛进。

  然而当了同桌两个月之后,她的美好畅想直接破灭。

  班里私下叫“孤傲怪物”的楚玹,几乎不讲话,整日阴沉沉,上课掐点到,下课准时走,就算她们身为同桌,可能讲话都不超过五句。

  楚玹轻瞥了她一眼,看见叶紫吓得一缩脑袋但亮晶晶的双眸,就像昨天她要做红烧兔子时看到还在啃萝卜的小白兔,也是用一双湿漉漉的双眸看着她,天真无害。

  不过两秒钟的手起刀落,很好解决。

  楚玹离开跨过门槛,背对着叶紫,罕见地回应了一句,嘶哑声音又莫名磁性苏耳,“你想说什么。”

  她也不是一句话不讲,只不过这两个月在学习家庭上忙,没时间理会无关紧要的人和事。

  再次得到回应,叶紫兴奋地比了个耶,她小跑跟上去,像只欢快小鸟,叽叽喳喳道:“同桌,以后在课余时间,我遇到不懂的数学题目,可以问你吗。还有物理,化学,生物这些。我有时候跟不上老师的速度,课后有点难理解。”

  顺着杆子往上爬,是她的属性。

  而且同桌各科都是满分,她身为学神的同桌,成绩太差是会有对比的!

  楚玹背对她说:“我的时间很挤。”

  这句话没有反对,代表还有可能。

  叶紫闻言更加高兴了,她大着胆子磨蹭在同桌旁边,抬头看了看同桌的左眼角有一道浅浅疤痕,稀碎短发下是英气侧脸,172的身高套上白衬衫黑西裤,而且女子的身材又很修长匀称,她平日里畏惧气势不敢直视,如今认真打量,叶紫发现同桌比绝大部分男生都要帅气有型啊!

  看着看着,她不小心看迷了眼。

  待楚玹已经开始扫教室外走道了,叶紫这才回神,拍了拍乱想而绯红的脸颊,赶紧小跑上去站在楚玹旁边,拿着扫把在地上乱划,眼神却看向好似在做大事般认认真真打扫的楚玹,笑眯眯保证道:“同桌,我保证不会占用你太长时间的。”

  也就是后面几道大题才会让她烦得头发要秃了。

  不看家世背景,每个学生年代都会面对一个问题:繁重的课程和作业!

  而且很现实的一个问题:有钱也不一定有个天生聪明的脑袋。

  绝大部分人的智商都普遍在同一水平,不同的是,家境差别造就了家人能提供给孩子的教育水准,这才是长大后渐渐拉开差距的根本原因。

  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影响着意识形态。

  当然,这些说法对不想学习,喜欢用钱买学历的人没用。

  楚玹头也没抬,却轻飘飘“嗯”了一声。

  虽然很轻,但站在身边的叶紫却听得一清二楚,她顿时笑成一朵花,自来熟的叽叽喳喳道:“同桌,你为什么把头发剪短呀,你每天都在坚持看报纸吗,这个和我爸好像,他每天就喜欢看报纸……”

  话匣子打开,即使楚玹全程只是冷漠应几声,叶紫一个人也讲得起劲,直到将教室打扫完,她还没有停下。

  打包好一大袋垃圾,叶紫还想说她们轮流去倒,只见她同桌已经背上挎包,双上提着两大包垃圾先行离开了,完全不需要她操心。

  “同桌,等等我呀!”叶紫连忙拿过书包,关掉教室总电闸和锁上门,紧跟上楚玹的步伐。

  等扔好垃圾,叶紫等楚玹去垃圾车旁边的水龙头洗手,看到她同样没有多言直接转身离开,叶紫又像小跟班似地追上去。

  她抿了抿嘴角,抬头看向同桌迎着夕阳红晕的侧脸,将棱角软化,少了些阴沉多了些暖意。

  叶紫尝试道:“同桌,现在天气还早,我们去喝奶茶吧。我知道有一家老店,味道很好的。”

  虽然现在已经十月底了,每天依旧艳阳高照,要到晚上七点半这样才天黑。

  五点半的天空还很明亮。

  两人走出校门口,在叶紫从期待到失落,像个被遗弃的小幼崽,可怜兮兮的一步三回头。

  往相反方向背对她离开的楚玹忽然停下脚步,她微微偏过头,狭长双眸里依旧是看不清的幽暗,但她身后那抹染红天空夕阳格外美好,似乎眼底有了浅层笑意。

  她简洁意骇道:“走吧。”

  “真哒!”叶紫欣喜得在原地蹦跶。

  她赶忙跑去和来接她的司机说一声要在外面玩一会儿,顺便又打电话跟父母说了声和朋友去玩,这才追着楚玹那拉长的影子跑上去。

  其实她同桌也是很好相处的,只要脸皮够厚。

  …

  在私家车上,席星朗目光紧紧盯着校门口。

  看到楚玹走出来,他激动一笑,净白无瑕疵的脸蛋上飘起绯红,视线紧紧跟随着楚玹在移动,清澈见底的眼里满是欣喜。

  可是在见到有人和楚玹攀谈,甚至两人肩并肩离开的时候他的笑容一顿,即使对方是个女生,也让席星朗敛起本来开心的情绪,轻咬着下唇,清澈明亮的双眸满是失落。

  我真坏。

  席星朗在心中如此唾弃自己,但暗自萌生的委屈劲也让他双眸升起薄雾,看着越发小可怜。

  楚玹可以交到朋友,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人,他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可被别人发现楚玹的好,以后再也不是只有他默默关注,席星朗又感到浓浓难受劲。

  注意到少爷的情绪变化,管家又从后视镜看到走远的两人,心中疑惑一下又了然,大概也知道了是什么原因。

  他笑了笑,道:“少爷,我们回去吧。”

  少爷年纪大了,也有了小心思。

  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就要看怎么处理了。

  席星朗趴在车窗上,眼巴巴的看着两人渐渐走远,即使再不舍,他还是紧紧抱着怀里的画板坐正,垂头道:“嗯。”

  回到家,跟在客厅聊天的父母道声好,席星朗就抱着画板闷头上了三楼,那一整层全部装修成他的画室。

  席星朗搬着画架坐在扇形阳台上,一手拿着画笔,但是一手却在撑着下巴看向窗外景色,他眼神发呆,直到有小凳子咔哒声落在身边,这才回神。

  父亲温和的话在耳边响起:“星朗在想什么呢,连线条都画歪了,这个可不像你的习惯。”

  儿子对画画一直都很严谨,每当拿着画笔,从来不会出现分神的情况。

  联想到管家刚刚跟他说的情况,席城大概也想到了原因,随即脸上扬起了老父亲般欣慰笑容,自家乖儿子开始怀春了。

  “爸爸,你怎么来了。”席星朗被惊了下,转头对上爸爸那看透不说透的戏谑眼神,刚刚在脑海里幻想到的羞羞画面再次浮现,席星朗的脸颊更红了,他赶紧收回视线,连耳垂都是红艳欲滴,心虚得很。

  他刚刚也没有在想什么坏事情,真的…没有啦。

  席城见此脸上笑意更大了,他指了指不远处放置的一个画板,画纸上是他们校园门口,画面中就出现了一个人的模糊背影,他直言道:“星朗最近有小烦恼了,是因为她吗。”

  席星朗闻言像是被窥探了心秘密般,紧张得直起腰板,下意识反驳道:“不是的!”

  不过他紧抿着唇瓣,眼珠子心虚乱转,放在膝盖上的手握成拳,显得底气不足。

  席城倒是爽朗一笑,很不给面子的一阵见血道:“哈哈,就算星朗不说,爸爸也知道的,星朗是不是喜欢这个女孩。”

  安静了几秒。

  “……喜,喜欢。”席星朗憋红了脸,最后还是垂下脑袋如犯错的小孩子,很小声又坚定的承认了。

  “很喜欢,很喜欢。”

  每当人影浮现在脑海里的时候,这份喜欢又更加浓郁了些,甚至比得上爷爷开封埋藏了几十年的女儿红,飘荡着醉人的酒香。

  在席星朗以为会被爸爸说不能早恋影响学习的时候,只听见爸爸鼓励道:“既然真心喜欢,那就去追求吧!”

  “咦?”席星朗震惊抬头,他愣了两秒后眼睛亮了好几度,欣喜道:“爸爸,您不反对吗。”

  可下一秒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的双眸由亮转暗,弯长睫毛颤了颤投下一片剪影,小小失落道:“我喜欢她,可是她不认识我。”

  躲在角落里的暗恋,他不敢表现出来,就怕被残忍拒绝。

  “感情这种事情靠缘分,有些人的缘分来得晚,有些人来得早。既然星朗的缘分来了,爸爸为什么要反对。”席城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容慈爱。

  “暗恋是酸甜苦辣的集合体,如果她不认识你,也没有男朋友,那你就努力的去靠近。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为这份感情付出过努力,以后不会后悔。”

  星朗这孩子被他们夫妻保护得太好了,就像是个活在城堡里的大少爷,单纯无害,但心思也比较敏感。

  曾经他觉得以席家的地位,星朗一辈子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总归没人敢欺负。

  但是现在想想,应该让他走出象牙塔,顺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多经历一些,性格也多坚韧些。

  不过在后来,席城的想法又改变了。

  也许世界万物最合拍的情侣莫过于性格互补。

  星朗单纯又一根筋的性子,能遇到个强势又宠他的儿媳妇照看这,如此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个世界很乱,正因为被宠爱,才有单纯的资格。

  当然,这些暂且是后话。

  席星朗眨了眨眼,手上不自觉握紧画笔,心中蠢蠢欲动,但他还是有点担心:“……如果,她拒绝了我,那我连暗恋的机会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这样,他踌躇不前,只敢躲在角落里当个偷窥者。

  席城犀利反问:“既然这样,你想想看,如果看到你喜欢的女孩子被别的男生牵走,会是什么感受。”

  “会很痛,这里会很痛很痛。”席星朗没有迟疑,他捂着胸口嘁眉难受道。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幻想到喜欢的人被其他男孩子牵走,或者搞艺术的人都比较感性,他的眼眶红润起来,漂亮的星眼里泛着薄雾,更显纯粹。

  席城朗轻咬着下唇,不安道:“爸爸,我喜欢她,甚至还有过不想看到其他男孩子走在她的身边,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想法,我是不是很坏。”

  他觉得这是个很糟糕的想法,但从不会去遏制,因为他就是这样想,将来也会这样做。

  “不坏,这是满心喜欢一个人的正常心理。”席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温和鼓励道:“所以星朗不要害怕,拿出你的男子气概来,大胆地去表达自己的心意,爸爸妈妈支持你。”

  这孩子,看来暗恋不浅。

  席城看得有些辛酸,又有点欣慰。

  儿子在他们的羽翼下长大了,又有了喜欢的姑娘。

  席星朗眼睑下垂沉默了几秒,尔后他抬起头,点头坚定道:“爸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要努力去靠近藏在心里喜欢的女孩子。

  “哈哈,那爸爸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席城开心一笑,满意离开。

  趴在门口偷听的姜雅随席城离开,又噔噔跑回去握拳做了个加油的姿势,眨眼调皮道:“儿子加油,爸爸妈妈支持你哦!”

  说着,夫妻两放心离开,徒留红脸久久没能恢复平静的席星朗。

  等夕阳照到阳台,他不知不觉已经画好了几张图,同样是校园的门口,同样的背影,而在模糊背影身后多了一个人,看起来和谐美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